橘子小说网 > 我穿越了我自己 > 059章 杨广的问题
    一模一样的胭脂香味。

    这话一出口便让白少棠感受到了一股强大的压力正扑面而来。

    要遭!

    从之前的对话中,白少棠已经知晓独孤凤自是悄无声息的潜入进了天上人间见到了李秀宁,否则的话也不会做出那般东施效颦的模仿对方抚琴的动作,那既是独孤凤在羡慕年纪大一些的女人的魅力,也是在暗指着她现了什么。

    胭脂。

    一个武功高手的嗅觉自然很灵敏,尤其这个高手还是一个女人的时候,那么这个嗅觉只怕要提升数倍。

    相同的胭脂香味,自然是李秀宁在扮演假冒花魁的时候使用了出自青楼的独特胭脂,也是当初自己化身花魁的时候使用的胭脂。当时回来后,白少棠在这里保有那份胭脂,是为了准备倾池再出山的准备。

    现在看来这个准备出现了坏处。

    也许计划得再度改变。

    以后若是想要倾池再出,他得弄一份独一无二的香水来,譬如夺魂勾魄什么的来着。

    全天下间只有他一个人拥有。

    免得出现今天这样略显尴尬的情况。

    果然。

    一时间太过放松,而忘记了这一点,在心里白少棠觉得下次定要在做好准备才好。

    心思电转间,白少棠迎着独孤凤那狐疑的目光,先是抬眉疑惑道:“香味?噢~~~”一脸恍然大悟的白少棠,似乎想起了真正的缘由,这才解释道:“那是因为我在之前也悄悄的查探了一下那天上人间,去了那李秀宁的闺房检查了一番,也想要知道堂堂出身李阀的三小姐怎么会扮演一介花魁?想来是沾染上了那胭脂吧。现在看来,李阀在这彭城有着自己的据点,而且极有可能是与东溟派兵器交易的地方。”

    “……”

    目光上下打量着神情十分认真严肃的白少棠,独孤凤没有出声,只是脸上的狐疑之色还是存在,比较之前要少了不少。

    对于皇太孙能悄无声息的潜入其中,独孤凤并不觉得有什么问题,要知道他可是在众目睽睽之下从防守严密至极的王府中消失无踪的人啊,有没有这个能力独孤凤丝毫不担心。

    “小师傅。”

    “我已经调查过,这李阀也在与那做兵器交易的东溟派有所勾结,他们之间的武器交易数量恐怕大的惊人。”

    “而且除去李阀外,还有宇文阀,宋阀,甚至……”

    目光怔怔的在独孤凤的身上停留了一下,白少棠语气停顿了半晌,最后还是略过没有提,“有些事情需要理由,需要大义,对付他们不能以莫须有的罪名来,所以我想要这份交易账簿来做打算。”

    果然。

    在这个话题下,独孤凤的心思很快便转移到了这个上面,她这次走出独孤阀,便是因为这个理由,而且她更清楚白少棠那口中未说出的那个家族是哪个。他是在给自己这个小师傅留面子,虽然两人心底都知道,却没有必要直接点明。

    一旦点明,两人之间的关系就不止是师徒,还夹杂了家族立场。

    皇权。

    世家。

    这些东西会使得彼此的关系不再那么美好。

    但,这些终究是要面对的。

    沉默半晌,独孤凤的目光在白少棠的脸上停留了半晌,开口说道:“其实你不用这么自欺欺人的,我走出独孤家便已经是有了心理准备。”

    “没错。”

    “与东溟派的兵器交易,独孤家也有份。”

    说到这里,向来天不怕地不怕的独孤凤的眼神变得有那么一丝的怯弱,有一点不敢面对眼前那个正在用柔和的目光盯着自己的皇太孙。这种感觉,便好似她是一个小偷正在偷东西的时候,遇见了主人。

    而眼下,四大门阀不都是小偷吗?

    他们正在做。

    而且是即将要大张旗鼓的做了。

    改偷为强抢了。

    乱世,在不知不觉中已然到来。

    “我知道。”

    看着小师傅独孤凤难得出现这种怯弱的表情,白少棠一时间沉默难言,许久才笑道:“所以我才说那王府是一座看不见的牢笼,在那里看不到任何的未来,只有走出来,我才有机会看能否只手挽天倾。”

    有一句话白少棠没有说明。

    他的心思又何尝纯粹?

    他与她之间的师徒关系都是下了心思运作而来,倒是在真正的接触后,尤其是在独孤凤的剑法呈现长足进步后,白少棠就现对方开始朝纯粹的方向踏步走去。

    刀剑一途,在最后都归于纯粹。

    傅采林如此。

    宋缺也是如此。

    只不过在最后他们是否忠于手中的刀与剑,还是忠于人。

    这是白少棠在梦境中学会了叶孤城与西门吹雪的剑法后得来的感悟。

    身为一个绝顶剑客,白少棠哪怕是现在不用剑,当做了压箱底的武功,但在这个时候,他也能感受到自己的这个小师傅的武功已经到了要彻底决定未来方向的地步了。

    是诚于剑?

    还是诚于人?

    这是独孤凤即将面临的问题。

    出走独孤阀,也未必不是她想要在这一路上为她的剑道寻一条看得见的道路。

    “而且小师傅你也没有必要这样,诚于自己的心便罢。”

    白少棠察觉到了独孤凤心里的那丝情绪,微微一笑,劝解道:“不过小师傅你既然已经得到了我传出的消息,而且以这般快的度寻到我,想来是该有什么大事才会让你来的这么急。”

    再见面,独孤凤除了暗指李秀宁身上的胭脂香味后,她并没有询问扬州双龙寇仲和徐子陵的武功来历,也没有问自己为何会这样的武功的时候,白少棠便知道这其中定然有着更为重要的大事压下了她原本心中探究的心思。

    一直以来,独孤凤都是一个好奇的女人。

    听到这里,独孤凤的神情立即变得认真起来,刚刚的一丝小女儿情绪一瞬间消失无踪,她的目光锐利至极,盯着白少棠,说道:“圣上,出问题了。”

    嗯?

    白少棠一愣,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

    出问题?

    杨广一直就表现的有问题,再荒诞再昏聩又或者是在隐藏,白少棠都不觉得有多少的意外。毕竟,在一个人最为高傲自负的时候,致命的打击会让一个人破碎自信之后,那么这个人如何的自暴自弃白少棠一点不意外。

    这是他结合历史,结合杨广无法挽回局势后的表现后得出的一个结论。

    大好头颅,谁当斩之?

    杨广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的下场。

    似乎是感受到了白少棠眼中的疑惑,独孤凤神情十分认真的说道:“不是你想的那样!”

    “而是他在一天一天的改变,就好似换了一个人一样。”

    见白少棠还是一头雾水,独孤凤用脚踹了地板一脚后,终于在心底寻找到了合适的形容词,说道:“确切的说,当今圣上正在一点一点的变傻。”

    “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