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权宠悍妻 > 第一百三十四章 好人该有好报
    陈国公没能把人救回去,老夫人很失望。

    陈守成当时就怒了,“是你不愿意救还是救不出来?他都伤成那样了,衙门还能看着他死不成?”

    袁氏撇嘴说:“两个人打架而已,又不是很严重,且还受了伤,怎么就救不出来?若是要银子疏通打点,大哥直说便是,母亲总不至于舍不得掏这银子,若大伯觉得,还得给您一些银子您才愿意去救……”

    “闭嘴!”老夫人脸色铁青,瞪着袁氏。

    袁氏只得闭嘴。

    老夫人看着陈国公,语重心长地道:“守业,这些年,母亲一直为你主持着国公府的事情,内外打点,是没少费劲,除了这两年在南国之外,几乎一腔心血都倾注在你身上了,但是这些年来,母亲求过你几次?你掰着手指头都能算出来。这一次琦儿是不争气,但是好歹也是咱陈家的人,是你的亲侄子,如今又受了伤,若得不到医治,会出什么事谁都不知道。你看在母亲的份上,便救他这一次,等他回来,我必定严格教导,绝不叫他犯下那样糊涂的事情来。”

    这是老夫人的杀手锏。

    以往每一次都管用,几乎是说得陈国公心中感动得不得了。

    但是,这一次,他竟然无动于衷。

    这两天听了太多庶子论了,听得他的心都麻木了。

    若是往日,他一定会掏心挖肺,但是如今听了,面子上虽然感动,心里却没有一点感觉。

    “儿子便是想帮他也帮不了,儿子进去见了他,他一句实话都不愿意吐,可人家的口供在那呢,他若不说,怎么帮他?怎么教他反驳对方的口供?”

    袁氏听他有意帮忙,连忙就道:“这孩子素来娇惯,出了这样的事情他大概心里也害怕,且他是被诬陷的,肯定又愤怒的,大哥,你跟他说话的时候不能凶他,哄哄他,他就什么都说了。”

    陈国公对袁氏厌恶得很,淡淡地道:“弟妹,这事关他以后的人生,还要哄?他不是三岁小孩了,他自己不在乎,还指望别人怎么在乎?”

    袁氏拉长了脸,“虽不是三岁小孩,可到底也不懂事,哄几句怎么了?大哥若不愿意哄,便叫我进去,我去哄哄他。”

    陈国公淡淡地道:“好,明日我就安排你们去,他如今很安全,住在石屋里,也有大夫给他治疗了伤势,他也说过要见祖母的,明日我便安排你们一同过去看看。”

    袁氏急道:“还等到明天?他今晚肯定害怕的……”

    老夫人淡淡地扫了她一眼,“难不成大晚上的一而再再而三去衙门打扰?”

    袁氏嘀咕道:“琦儿可从没在外头过夜的。”

    “怎么没有?他眠花宿柳,出去多少个晚上都没回来你不问问?”老夫人说起这些就生气,这些她原先不知道,可袁氏知道,袁氏竟也帮着他来瞒骗她。

    袁氏知道老夫人今日心情很差,也不敢再造次,退在一旁去垂头噤声。

    陈国公也拱手出去了。

    夜星斑斓,夜风细细,很美好的一个夜晚,但是,陈国公心情却奇差。

    初三叔和他一同走着,道:“时候也不早了,该回去歇着了。”

    “去看看晖哥儿睡了没有。”陈国公寂道。

    陈梁晖没睡,也睡不着。

    今晚发生的事情,对他来说,怕是一辈子都忘记不了。

    莫说今晚睡不着,他估计自己好几晚都不能睡着。

    他以往总觉得,只要自己做得足够好,就算不能和其他兄弟姐妹一样得到祖母和父亲的喜欢,可也一定不会再排斥他。

    但是今晚他彻底清醒了。

    清醒是痛的,痛彻心扉。

    痛是因为曾经在乎。

    “小石头!”他坐起来,叫了身边的小厮。

    “公子,您还没睡呢?”小石头推门进来,诧异地道。

    “给我倒口水,口渴得很!”陈梁晖神情有些怔惘。

    小石头应声,晚上是备好了茶水防着他半夜起来喝的,倒了一杯拿到床前,“大公子别想了,明日还要去翰林院报到呢,明日才是您的大事。”

    “小石头,你阿娘呢?”陈梁晖大口大口地喝下一杯水,水已经冰凉了,喝下去,让他觉得浑身的闷热烦躁似乎驱赶走了一些。

    “小人的娘死了。”小石头说,“父亲后来娶了后娘,便把小

    人卖到了人伢子的手中,最后辗转,进了国公府。”

    “看来,天下的后娘都不是好东西!”陈梁晖叹息道。

    小石头摇头,“不,小人的后娘是好人,小石头小时候多病,都是后娘照顾小人的,给小人熬粥,但凡有好吃的,她都会留给小人。”

    “但是她卖了你。”陈梁晖道。

    小石头笑了,“这是小人的意思,后娘病了,没银子抓药,没药就会死,所以小人偷偷地叫隔壁三哥介绍了人伢子,卖了三两银子呢,阿娘后来便痊愈了。”

    陈梁晖看着他的眉心眼底,说起他的后娘,他脸上是洋溢着幸福的,可见,后娘对他是真的好,这种好,甚至让他不惜把自己卖给人伢子做奴才来救后娘。

    “那你后娘如今怎么样?”陈梁晖问道。

    “和阿爹一起搬来了京中,阿爹在码头打零工,阿娘给人洗衣裳,小人一个月回去看他们一次。”小石头笑着说。

    府中小厮丫头每月有一日的休息,这一日,他们可以出府游玩。

    “那随我去南国这两年,你岂不是见不到他们?”

    小石头摇头道:“没有啊,在南国的时候,他们也跟着去了南国,阿娘说,小人去到哪里,她就带着阿爹去到哪里。”

    陈梁晖听得很心酸,也觉得小石头很幸福。

    他拉住小石头的手,“委屈你了。”

    小石头咧齿笑了,“不委屈,这是小人自己的选择。”

    陈梁晖暗暗记下,若以后有机会,定要提拔一下他,好人是应该有好报的。

    “大公子还没休息呢?”初三叔出现在门口,问道。

    陈梁晖见到初三叔进来,连忙就吧茶杯递给小石头,穿鞋下来,“初三叔,这么晚……”

    他话还没说完,便见国公爷出现在初三叔的身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