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残王霸宠:重生逆天小毒妃 > 第94章 战王有点小幼稚
    “你可别冤枉我,这就是英雄冢的解药。”

    “你……”

    夜天放见夏倾歌嘴硬,气的吐血,他忍不住怒吼,可他才开口,就被夏倾歌打断了。

    “你性子太急了,之前就一直催我配解药,我根本来得及说,英雄冢的解药,其实也是一种毒,正所谓万物相生相克,以毒攻毒什么的,最好了。”

    “你……”

    “对了……”

    夏倾歌勾唇,她眼光精明,再次打断夜天放的话。“这毒虽不要命,可却痛苦难当,比之七色魅的致痛,有过之而无不及。而且它最大的特点是毒发的快,如果我是你的话,就什么话都不说,什么火也不发,赶紧坐下来运

    功调息,压制毒性。这样,还能保证自己顺利的走回府。否则,一旦真的毒发到鼎盛时期,只怕就得爬着回去了……啧啧……”

    夏倾歌一边说,一边摇头,那模样,仿佛有多嫌弃似的。

    夜天放气的吐血。

    他扭头看向死士,“杀了她。”

    今日,若不是杀了夏倾歌,难消他心头之恨。

    死士闻言,二话不说提剑冲着夏倾歌刺去,凉嬷嬷见状,快速上前迎战,护住夏倾歌。

    有这片刻的喘息,夏倾歌冷眼看向夜天放。

    “你可以杀了我,也可以关押我,但我保证没有我的解药,你也活不了多久。我区区一个不受宠的煞星女,死不足惜,只是不知道,你若死了……会有多少人开心?”

    皇权,自古以来就是一种致命的吸引。

    夜天放稳坐太子之位,看似风光,可从他上位的那一刻开始,就成了很多人的眼中钉。

    他若死了,太子之位易主,这天陵的未来也会变。

    夜天放在乎皇权,也在乎自己的命。

    夏倾歌的烂命,不配和他相提并论,更不值得他赌。反正夏倾歌也跑不了,抓她杀她,不急在一时。

    “让她滚。”

    听着夜天放的吼声,死士迅速停手。

    只是,他忍不住多看了夏倾歌一眼,虽然那眼神平静无波,像是一潭死水,可是夏倾歌还是感受到了。

    她的心里,隐隐觉得那眼神有些奇怪。

    只是,现下不是想那些的时候。

    夏倾歌转头看向凉嬷嬷。

    “咱们走。”

    话音落下,她带着凉嬷嬷一起,快速离开。

    夜天放看着她们的马车走远,才瘫软的坐在地上,缓缓运功压制毒性。

    他是太子。

    他的高傲,不允许他狼狈的倒下去。

    暗处。

    冥九站在夜天绝的身边,低声开口,“王爷,这一仗夏大小姐赢得漂亮,您可以放心了。”

    “放心?”

    低声呢喃着这两个字,夜天绝眸光微冷。

    他怎么放心?夏倾歌的胆子,大的超乎他的想象,她居然敢拿自己的命去赌夜天放的高傲自负、刚愎自用。她就没想过,若是夜天放真的心狠,不受她的激将,直接让人杀了她,她该

    如何?

    那种情况,夜天绝不敢去想。

    这些话,夜天绝没说,可是冥九看着他那浑身的冷意,便能猜出来一二。

    冥九压低声音,小心翼翼的道。“王爷,夏大小姐不是莽撞之人,她敢这么做,就势必还有后手。况且,刚刚就算那人动了杀机,二哥认出了凉嬷嬷后,也势必不会下死手的。刚刚和凉嬷嬷对打的时候,

    他不就留了情面的嘛。”

    二哥……

    这一声,冥九叫的亲昵,他指的就是夜天放身边的死士。

    想来,夜天放做梦也不会想到,他培养了十几年的死士副头领,他最看好的杀人王熬战,会是夜天绝的人。

    十几年……

    夜天绝藏的,远比他想的要深得多。

    听着冥九这话,夜天绝的心,才微微放松几分,冥九说的不错,刚刚就算有万一,熬战在认出了凉嬷嬷的情况下,也会尽量保全夏倾歌的性命。

    是他关心则乱了。

    心里寻思着,夜天绝缓缓舒了一口气。

    只是,片刻之后他便道,“通知老二,若再有类似的状况发生,可不用隐藏,护倾歌要紧。”

    夜天放心性多疑,往他身边安插人,难度固然不小。

    可是,夏倾歌只有一个。

    一旦有意外,曝光一个熬战又能如何?

    冥九听着夜天绝的话,差点栽倒,他……听到了什么?“王爷,二哥他潜伏这么久,要是为了……”

    “听不懂本王的话?”

    打断冥九要说的那些大道理,夜天绝开口,声音冷凝,连带着他看向冥九的眼神,也更多了几分寒厉。

    冥九不由的打了一个寒颤,他连连摇头。

    “冥九领命。”

    “嗯。”

    淡淡的应声,夜天绝转身离开,那潇洒的身影,让冥九一阵无奈,他快速运功,追了上去。

    “王爷,现在咱们去哪?”

    “回府,”夜天绝回应,还不忘解释一句,“倾歌说本王要多休息。”

    听着这话,冥九无语的想要翻白眼。

    现在想起来休息了?

    想之前,在府里他拼死拼活的想要拦着,不让他出来,还跟他讲了一大堆道理,说运功会伤身子,不利于双腿康复的时候,他怎么不听?

    遇上夏倾歌的事,赫赫战王就跟变了个人似的。

    腹黑,还幼稚。

    夜天绝如有读心之术,冥九的腹诽,他心思了然。给了冥九一记眼刀,他冷冷道。

    “再敢腹诽本王,就别当暗卫了,滚去郢城挖矿,正好那边赶工缺人手。”

    冥九听着夜天绝的话,心里一阵苦。

    ……

    马车上。

    夏倾歌完全不知道夜天绝就在附近,还看到了一切,她更不知道夜天绝的担忧和吩咐,再次回到马车上,她只感觉累。

    可是,那种累却压制不住她心底的畅快。

    今天这毒,够夜天放痛一阵子了。

    只是可惜,她如今还是太弱,身后又没有势力倚仗,不能像夜天放这般,明目张胆的动手。

    她更不能下死手。

    不论夜天放多阴狠,他都是当朝太子。夜天绝双腿未恢复,大皇子夜天宇出身低微,四皇子夜天承表现懦弱,五皇子夜天焕口不能言,六皇子夜天熠行事低调,八皇子夜天仲无心政事,九皇子夜天稷年纪尚幼…

    …

    怎么看,皇帝暂时也不可能舍弃夜天放这个太子。

    若是弄死了他,她也好不了。

    大仇未报,这个时候,她还没有鲁莽恣意的资本。有些事,她必须得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