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残王霸宠:重生逆天小毒妃 > 第81章 青莲夫人夏倾歌互挖坑
    “是。”

    金嬷嬷应声,缓缓走向夏静怡。

    金嬷嬷是夜天绝母妃的陪嫁丫鬟,伺候了夜天绝的母妃一辈子,一直到他母妃去了,这才出宫到了战王府,照顾夜天绝。

    她是看着夜天绝长大的,自然了解夜天绝的心思。

    夏静怡得罪了夏倾歌,犯了夜天绝的忌讳……

    教训,自然不能轻了。

    夏静怡不知道金嬷嬷的身份,更不知道她的心思,在金嬷嬷带人靠近的瞬间,夏静怡猛地起身,忍着手腕上的疼,一把将她推开了。

    “王爷,你别被夏倾歌骗了。”

    “哦?”“没错,夏倾歌是入了宫,她乘的也是王爷的马车,这都是我的误会,是我的错,我可以向她道歉。但是,她打伤了我二姐,还卸了管家的胳膊,这却是事实,单凭这一点

    ,打她就不冤枉。”

    话音落下,夏静怡快速看向夏婉怡,想让她出来帮忙。

    可惜,夏婉怡连看也没看她。

    夏婉怡的心思,夏静怡看不明白,可青莲夫人看的明白。

    如今,夜天绝如此帮着夏倾歌,闹下去只会更加狼狈,夏婉怡这是收手了。

    可夏静怡蠢笨,想不明白。

    青莲夫人无奈,只得看了王管家一眼,夏婉怡不愿意出头,现在只能舍了管家,让他周旋。

    王管家也是个有眼色的。

    青莲夫人看向他的瞬间,他便站了出来,“王爷,老奴有话要说。”

    “说。”

    “三小姐所言所为,也是事出有因,因为大小姐的确伤了老奴,还恶语相向。老奴身为侯府管家,劳碌半生,三小姐也是心疼老奴,才会与大小姐起争执。”

    听着王管家的话,夜天绝微微挑眉。

    “所以,今日是非,有一半是因你而起?”

    “是。”

    “那就好。”

    夜天绝淡淡的说着,语气平静,那模样让人看不出他的喜怒,更看不出他的心思。

    看向金嬷嬷,夜天绝一边摩挲着自己手上的扳指,一边慵懒的开口。

    “那就先惩罚三小姐口无遮拦、污人清白的那一半。”

    “是。”

    金嬷嬷应声,她一招手,就出来了两个暗卫。

    比起丫鬟婆子,暗卫的威慑力更强,他们两个一起到夏静怡的身边,拉着她到木凳上,随即拿过木棍开始惩罚。

    夏静怡的叫声、哭声、求饶声,传遍了云寿苑。

    那声音让人心悸。

    然而,这对夜天绝来说,只是苍白的背景音,一点都不影响他要做的事。转头看向夏倾歌,夜天绝问道。

    “他的胳膊,是你伤的?”

    夏倾歌也不逃避,她嘴角微扬,露出一抹危险的笑容。

    “是。”“王爷,”夏倾歌话音才落,青莲夫人就开了口,“大小姐不是莽撞之人,她做事有理有据,断不可能无故伤人。王管家固然是被她所伤,但……我们也得听听大小姐的理由

    ,给她一个解释的机会,对吗?”

    青莲夫人这话,听来像是向着夏倾歌的,想要给夏倾歌开脱的机会。

    可夏倾歌如何不明白,这是个坑。

    理由?解释?王管家教训连姑姑,打的是连姑姑手脚不干净,动了老太君东西的幌子。虽说这事是子虚乌有,可当着夜天绝和左秋成的面,她不可能拿出来说,一来她没有王管家诬陷

    的证据,二来这事也不足以让她动手伤人。

    说出来,只是自曝家丑,也暴露她的蠢笨。

    这嚣张无脑的名声,她就担定了。

    青莲夫人倒是好算计。

    只是,她会怕?

    夏倾歌眸光微冷,她淡淡的瞟了青莲夫人一眼,随即看向老太君。“祖母,倾歌虽然在外多年,但好歹还是安乐侯府的嫡出大小姐,不论我是事出有因,还是无事生非,是有理有据,还是嚣张跋扈,都是安乐侯府的家事。说的更直白一点

    ,这不过是主子教训奴才罢了,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主要仆亡,仆不得不亡,这也算不得什么大事。难道真的要像二姨娘说的,当着大家的面,一一说清楚吗?”

    外人还在呢。

    老太君顾及颜面,最容不得丢脸的事,夏倾歌轻而易举的在这上为青莲夫人挖坑。

    夏倾歌的话,说的理直气壮。

    可落在青莲夫人的耳中,便成了她心虚,想要逃避。

    夏静怡被打成那样,青莲夫人怎么可能给夏倾歌逃避的机会?她怎么甘心?

    “大小姐此言差矣。”

    看向夏倾歌,青莲夫人低声道。“虽说王管家是安乐侯府的人,主子教训奴才,无可厚非,可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王爷是天家人,他平时无暇管这些琐碎小事,如今遇上了,就当管管自己家事,也说得过

    去。更何况,这还关系着大小姐的名声……”

    青莲夫人步步紧逼。

    夏倾歌眉头微蹙,“祖母,自曝家丑的事,好说不好听。”

    “侯府想来磊落,无事不可对人言。”

    “二姨娘确定?”

    这几个字,几乎是从夏倾歌的牙缝中挤出来的,她那不甘不愿的模样,成功的取悦了青莲夫人。

    青莲夫人浅笑,一脸的坦然洒脱。

    “没错,侯府磊落,没有什么是不能说的,更何况是在王爷面前遮掩?”

    “好。”

    夏倾歌淡淡的应着,她勾唇看了看老太君。

    “祖母,这都是二姨娘逼我的。”

    话,夏倾歌说的不咸不淡的,可是老太君的心里,就是有种不好的预感。她宁可夏倾歌嚣张一些,也不想看到她示弱的模样。

    似乎每次夏倾歌示弱,都会有反击。

    心里寻思着,老太君不由的开口。

    “王爷诸事缠身,哪有工夫理会这些琐事,你不必说了,等……”

    “老太君,本王想听。”

    “……”

    “再说了,本王若是不理会,岂不是辜负了青莲夫人的一番心意?天家事,天家人如何能袖手旁观?更何况,这还关系着侯府的磊落,断然遮掩不得。”

    听着夜天绝的话,老太君心里的不安愈发的浓了几分。

    青莲夫人倒是松了一口气。

    她还真怕夜天绝偏心夏倾歌,随意的将这事敷衍过去。

    夏倾歌将青莲夫人的心思看的透透的,这一刻,她倒是觉得,夏静怡和青莲夫人有那么点像了。

    作死的时候,还不忘沾沾自喜的样子,十分相似。心里寻思着,夏倾歌看向王管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