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我师叔是林正英 > 第333章 我黎某人一生行事,不曾后悔!
    就算甘田镇所有的乡绅土豪,乃至平民百姓,都积极参与进来。

    毕竟这可是关系到所有人性命安危的大事,只要不想死,就得来帮忙。

    在众人**协力之下,还真是在太阳下山之前,找到了附和这样条件的两个人!

    至此,十二生肖的鲜血全部收集完毕。

    除了子午火之外,毛小方又还制作了一系列对于僵尸有着克制作用的道具,准备用来一起烧!

    众人马不停蹄的再次来到慈禧墓。

    开坛做法,布下法阵。

    毛小方以最快的速度做完一切准备工作后,对两个徒弟道:“阿海,阿初,去陵墓门口洒血!十二生肖是阳间最有灵性的动物,用他们血内的阳气,去克制陵墓内的僵尸,一定可以奏效!”

    “是!师傅!”

    阿海阿初两人各自端了一大碗鲜血,朝着陵墓门口走去,将血淋了一地。

    **在旁看着。

    对于子午火这个说法他没听说过,完全不了解,也不知道毛小方是在他们伏羲堂的什么典籍里翻到的。

    虽然他觉得不是怎么靠谱,但也没说什么。

    反正到底管不管作用,过一会儿就知道了。

    很快。

    十二生肖的血洒完,各种道具也都布置到位,毛小方挥舞着桃木剑,运转法决,点燃了几张符箓,正要借助太阳真火引燃子午火时。

    忽然后方传来一阵脚步声,由远及近。

    有一大队人马正在迅速赶来,远远就喊道:“住手!不准烧!”

    毛小方做法的动作为之一顿,朝着脚步声来源看过去,发现赶来的竟然又是一群穿着正规军制服的士兵!

    这群士兵,看上去大部分都是生面孔。

    但是人群中有个人是很熟悉的,正是**长!

    昨晚僵尸在甘田镇大开杀戒,将上百名士兵几乎屠戮殆尽,不过保安队的人在清点尸体的时候,并没有发现**长的尸体,可以确认此人是没死的。

    不过在众人看来,这位**长肯定是被僵尸吓破了胆,带着仅剩的几名士兵,拿着一小部分慈禧墓内盗来的金银珠宝逃之夭夭了。

    怎么现在又回来了?

    还没被僵尸杀害怕?

    不过当这群队伍走了近了之后,众人看得真切,很快就发现了不对劲。

    **长似乎并不是自己回来的。

    前几天在甘田镇威风凛凛,不可一世作威作福的**长,此刻双手被绳子绑着,腰间的配枪也被下了,灰头土脸,狼狈不堪。

    一副阶下囚的样子!

    这是怎么回事?

    宋子隆作为镇上保安队的队长,当仁不让地走上前,询问道:“你们是什么人?”

    军队中,走在最前面的是一位国字脸,气势不怒自威的中年男子。

    中年男子带着白手套,嘴角上方留着两片八字胡,一副军官打扮,说道:“我姓黎,是北洋政府徐总统麾下,你们可以叫我黎军长。我是奉命来追拿叛党的!”

    宋子隆问道:“什么叛徒?”

    黎军长挥了挥手,后面的士兵立即将双手被绑的**长押了上来。

    意思不言而喻。

    甘田镇其他人听到不明所以,只是心中颇为忐忑,刚走了一个军长,现在又来了一个军长。

    这不是相当于送走了一个瘟神,又来一个瘟神嘛?

    没办法,**长和他的部队之前在甘田镇给居民留下的印象实在是太糟糕了。现在甘田镇这样岌岌可危,也全是**长一手造成的。

    所以众人下意识的觉得,所有军长和部队,多半都是一个德行。

    现在又来一个黎军长,指不定又会给甘田镇带来什么劫难呢!

    宋子隆却是想得更多,很是惊讶地问道:“此人是叛党?”

    虽然他早已经猜到了**长以及他的麾下有问题,但却没想到他们竟然是叛党,拥护旧制之人!

    “没错!”

    黎军长沉声道:“此人拥护复辟帝制失败后,就私自逃离,到处打家劫舍,我找他们很久了。没想到,他竟然躲在你们这里盗墓!”

    说完之后,黎军长走上前,看着毛小方、**,以及众多甘田镇的居民,冷声道:“大家听着,墓里面的古物,乃是属于北洋政府的,任何人不得私自占有!如果有谁盗了,那马上就拿出来,上交国家!否则,小心脑袋不保!”

    很显然,黎军长在抓住**长之后,把甘田镇的情况、以及慈禧墓的情况,都打听清楚了。

    **长偷跑的时候,十分匆忙,只带走了很小一部分宝藏。

    绝大部分金银珠宝都留在甘田镇了。

    黎军长回来,自然是为了这笔宝藏。

    要知道,**长带走的一小部分宝物,都已经让这位黎军长目瞪口呆,震惊不已了。

    如果是全部的宝藏,有多少实在是难以想象,黎军长不可能放弃。

    毛小方现在那有什么心思管什么宝藏啊。

    虽然他们修道之人,也明白钱财的重要性,帮人作法都会收取报酬。

    但是,却也绝对不会嗜钱如命。

    “墓里面的金银珠宝你们要拿,拿走便是。但是现在,这墓里面的尸体,都已经全部变成了僵尸,必须要马上烧掉,否则到了晚上,将会有大ma烦!”毛小方急切道。

    黎军长闻言冷笑了一声:“僵尸?这个世界,怎么会有僵尸?”

    毛小方认真解释道:“当然有僵尸。而且这个墓里面的僵尸很厉害,非同一般,必须得在太阳落山之前,把它们全部消灭。”

    “胡扯!”黎军长眼睛一瞪,指着毛小方训斥道:“中国就是因为有太多你们这样的臭道士,在妖言惑众,才会搞得人们有事就求神论鬼!如果你再妖言惑众,我立马抓你去坐牢!”

    果真。

    这些军长大多都是一个德行,脾气暴躁得不行。

    而且,也都挺会为自己脑袋上口大帽子的。

    不过众人不知道的是。

    这位黎军长他和叛党**长,其实是有本质的区别。

    这些慈禧墓里面挖出来的宝藏,虽然让他震惊不已,他却没想过私自吞下,而是真的准备用来上交国家,用来充公的!

    现在国库空虚,到处有仗要打,军费严重不够。

    如此多的金银珠宝,要是换成军饷,不知道可以养活多少士兵,或者购买多少新式武器!

    也就可以少牺牲很多士兵的性命。

    所以这人,算是一位合格的军人。

    只不过他脾气比**长还要火爆一些,也不会说话,耿直得很。

    毛小方也是心胸宽广,闻言并没有生气,道:“鬼神之说,对于你们军人来说,或许是无稽之谈。你们军人,也的确不应该把注意力放在这上面。但是今天这事,事关所有人的性命安危,你最好还是让我试一试。”

    道士降妖除魔,替天行道,其实所做的事情,和军人们保家卫国也是同样的目的。

    甚至从某方面来说,他们这些道士,还比不过这些军人。

    道士只能护一方平安,却不能抵挡他国的入侵。

    所以有道之士,对于真正可以抛头颅洒热血的正直军人,是十分敬佩的。

    不过这位黎军长油盐不进,丝毫不妥协,坚定道:“墓里面的任何东西,都是古物,我绝对不会让任何人破坏!至于百姓们的安全,用不着你操心,会有军队保护,你放心吧。”

    口从心。

    黎军长所说的话,他的确是这么想的。

    他不相信什么僵尸,觉得都是骗人的把戏罢了。

    而且,慈禧墓里面那么多宝藏,虽然根据**长交待,已经全部搬出来了,但他并不放心。再加上大头的宝藏都还没有在他手上,他还得慢慢收集。

    在把所有宝藏都拿到手之前,自然得保护好现场证据。

    毛小方被呛得不知道该说什么。

    **见状摇了摇头,走上前劝说道:“黎军长,其实曾经的我也和你一样,是个坚定的无神论者。但是后来现实,却给我狠狠上了一课,我劝你现在说话不要这么绝对。”

    “你也是道士?”黎军长冷冷地瞥了一眼**。

    **点了点头,道:“如果你不相信我们,那你可以问问保安队的宋队长,他昨晚可是跟我们一起杀了很多僵尸。又或者,你可以问问**长,昨晚他也是和僵尸交过手的。”

    宋子隆闻言,连忙走上前,诚恳地道:“黎军长,这陵墓里面,真的有僵尸!你还是赶紧让毛师傅做法烧掉坟墓吧。要不然到了晚上后,可是会酿成大祸的!”

    “荒谬!”黎军长瞪了宋子隆一眼,生气地道:“你是身为保安队的队长,怎么可以说这种话?”

    宋子隆一点也不被对方气势所震慑,说道:“就是因为我是保安队的队长,所以黎军长你一定要相信我!”

    “住口!这样荒谬的话,我以后不想再听到。”

    黎军长痛心疾首地道:“你身为本镇的执法者,怎么可以被道士蛊惑,扰乱民心?要是上了战场,你这样的人是要被枪毙的知不知道!”

    “枪毙?黎军长你知不知道昨晚上,有上百名带枪的士兵,全部被僵尸杀死!你现在手下的这些队伍,根本不可能是僵尸的对手!”宋子隆顿了顿,指着**长,喝问道:“说,你昨晚有没有遇到僵尸!”

    沦为阶下囚的**长没有了往日锐气,心有余悸地点头道:“有僵尸,真的有僵尸!这些僵尸,枪对它们都没用,根本杀不死他们!我跟黎军长早就说过了,劝他不要来甘田镇,可是他不相信我......”

    “一个叛党的话,我岂能相信?”黎军长冷笑问道:“你说有上百名士兵被僵尸杀了,那这些士兵的尸体呢?给我看看。”

    宋子隆一愣,随即道:“为了防止这些尸体也变成僵尸,我已经让人全部烧了......”

    “那就是没有证据了。”黎军长摆手道。

    宋子隆看了眼逐渐西沉的太阳,着急地道:“我不知道该怎么给你解释,但还不少陵墓,就真的来不及了!”

    “正好,我也不想再说了!”黎军长低喝一声:“来人!把这些人都给我赶回去,如果谁要敢再散播谣言,统统军法处置!”

    “是!”

    一群士兵领命,纷纷拿着枪围上来,警戒地看着众人。

    宋子隆还想说什么。

    **拍了拍他肩膀,说道:“宋队长,算了吧。既然这群人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那有什么后果,他们就自己承担好了。谁能阻止得了一个人送死呢?”

    本来**对这位黎军长还是印象不错的。

    但这人固执到了这种地步,他又何必再去热脸贴冷屁股?

    还真当他堂堂张某人,脸面是不值钱的吗?

    想作死,那就慢慢作,死了也是活该。

    该提醒的都已经提醒,该做的都做了。

    我又不欠你们什么!

    宋子隆担忧地道:“他们要找死,是他们的事。可是,我就怕到了晚上,僵尸出来,甘田镇的居民遭殃啊!”

    **说道:“放心吧。这些僵尸如果在陵墓里面,借助里面的风水局和龙脉之气,会威胁力大增,所以我不敢杀进去。但是如果他们主动出来,我还是有把握能够保护甘田镇百姓居民安危的。”

    “张道友说得对!”

    毛小方闻言,也走过来表示同意,脸色有愠怒地道:“这些人不信邪,要找死,那就随他们去好了!不管我们的事!甘田镇百姓,我们会尽力守护!”

    好人也是有脾气的。

    他废了的好大的精力,才找到了这么一个办法,有希望解决僵尸办法,现在被人误解成是别有用心。

    简直比窦娥还冤!

    宋子隆闻言点了点头,也没有什么更好的应对之策,只能这样了。

    于是,众人在军队的驱赶下,返回了甘田镇。

    回到甘田镇时,太阳基本已经落山,只有一丝红晕还在挂在天边。

    黑夜,即将到来。

    **看了眼雄赳赳气昂昂的黎军长,嘴角微微上扬,道:“黎军长,希望你今晚能睡得安稳。”

    黎军长一点也不在意**的言外之意,自信十足地道:“放心,我这个人向来睡眠好,就算在战场上也照样能睡着!”

    “是吗?那就祝你今晚做个好梦,不要后悔。”**笑眯眯地道。

    “后悔?我黎某人一生行事,从来不曾后悔!”黎军长冷笑说完,便大步离开。

    **看着着不可一世的背影,嘴角愈发上扬。

    今晚, 等一个真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