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我师叔是林正英 > 第207章 对不起,我是个道士!
    一般来说,被鬼附身是不会死的,最多大病一场,阳气受损而已。

    但这一批从地府逃出来的厉鬼,不知道有着什么样的神奇手段,可以将自身的气息掩饰到极致,几乎难以察觉。并且附身之后,不用脱离躯体,可以像正常人一样生活。

    若非它们终究还是厉鬼,无法和躯体合二为一,几乎都可以称得上是夺舍了!

    如此诡异非凡的手段,自然不可能没有代价。

    从张敬这几次接触的情况来看,只要被这些厉鬼附身后,躯体原来的魂魄,就魂飞魄散了。

    所以张敬才会对绿蚁说,春意阁内的这只厉鬼,不可能像她说的那般纯良,不曾害过任何人的性命。

    ……

    ……

    嘎吱!

    犹如刮动窗户,声音极小,张敬悄无声息的推门而进。

    本来想着秋生和女鬼刚平息了战争,应该注意力不会太集中,张敬进去他们也未必能现,说不定可以偷袭,简简单单的就将女鬼制服。

    结果没想到这只女鬼的警惕性倒是很高。

    前一秒还在对秋生上下其手,极尽温柔,媚眼如丝。

    但下一秒却是眼神骤然变得凌厉起来,看向了屏风后面的门口位置,问道:“谁?”

    秋生自然之道这时候进来的是谁。

    见状本来还有些心猿意马,眼神在纠结之后,倒是也迅推开身边的女人,拉着一条被子就翻身而起,下了床。

    看着从屏风后面走出来的张敬,秋生讪讪地笑了笑,说道:“师弟,我可是圆满的完成了你给我的任务。”

    张敬打趣道:“还真是辛苦你了,不容易啊!你这是以身饲虎了吧?”

    秋生一手抓着被单裹着身子,一只手挠了挠头,笑道:“不用把我说的这么伟大,其实还好。”

    张敬懒得搭理他,看他状态颇为不错,依然生龙活虎的样子,又皱了皱眉,问道:“没有被吸阳气?”

    这女鬼在春意阁接客,等猎物主动送上门。

    为了隐藏身形,她不会一次性把男人吸得太狠,搞出人命。但是也不可能太仁慈,至少要把男人搞得双腿软,两股颤颤,精神萎靡不振才对啊。

    秋生刚才根本就没注意这件事,太投入了。

    听到张敬提醒,才感应了一下自己的情况,说道:“好像……只被吸了一点点。”

    这时女鬼也从床上缓缓起身,随意的拉了一件薄纱将自己的娇躯简单遮掩了一下。

    只是她这样犹抱琵琶半遮面的样子,似漏非漏,却是比穿着衣服或者不穿衣服,诱惑性都更胜一筹!

    好家伙!

    这只厉鬼,该不会生前也是青楼从业人员吧?

    随便的一个举动,就魅惑感十足,专业无比!

    “公子,你这是干什么?”香兰一双眼睛委屈的看向秋生,楚楚可怜地问道。

    秋生吞了口口水,废了好大的劲,才勉强将心中的旖旎给压下,而后沉声道:“你不用再伪装了。其实,我早就知道你的身份。我们今日来春意阁,真正的目的,是为了除鬼!”

    哗!

    听到这里,本来心中只是隐隐有所猜测的香兰,脸色才算是彻底改变。

    这两人,看穿了自己的真实身份!

    “为了除我?那为何还要和我上床?”香兰冷笑讥讽道。

    秋生脸色有些红,辩解道:“我这是为了迷惑你!”

    香兰再次冷笑一声,没有再争辩,也没有直接动手或者转身逃跑,和之前的厉鬼都有所不同。

    她只是眼神阴鸷地看着秋生,哀声道:“看在我们刚才鱼水之欢,把你伺候舒服了的份上,可不可以放我一马?”

    张敬在旁边,听得,满头黑线。

    这一人一鬼,搞什么黄色呢!

    开车都这么直接的吗?

    要是放在后世网络小说中,你们两人说的这些话,都足够被和谐了知不知道!

    过分!

    不过,让张敬更加没想到的是秋生的回答。

    面对女鬼的请求,秋生脸色更加涨红,好半响之后才憋着声音说道:“对不起,我是个道士!”

    说完后,秋生还转头看向张敬,问道:“师弟,我说得对不对?”

    张敬嘴角抽了抽,面无表情地道:“对!你说得很对!都可以去演无间道了!”

    这家伙,虽然本性难改,但觉悟至少还是高了不少。

    “道士又怎么样?难道道士就可以下床后就不认人吗?”香兰很气愤,身上的鬼气也不由得泄露得多了一点出来,怒声道:“我虽然是只鬼,可我也想做一只好鬼!”

    “我……我……”

    秋生再次被质问住,一时之间结结巴巴,半天‘我’不出个所以然来,哑口无言,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还是张敬上前一步,冷声道:“为了隐藏自己身形,便强行夺去他人身体,害人性命,也能算是好鬼?要是你这具躯体的原来主人香兰姑娘泉下有知,听到你这话,恐怕棺材板都压不住吧?”

    女鬼闻言一点也没有被拆穿谎言后的心绪,反而越愤怒地道:“她是该死!难道只允许她当初害死我,让我受尽屈辱而死,难道我就不能找她报仇吗?”

    张敬闻言眉头皱了起来,问道:“你在生前,就认识这位香兰姑娘?”

    这一点,倒是张敬没想到的。

    “当然认识!”女鬼咬牙切齿地说道,眼神都带着些许癫狂。

    原来,这只女鬼原来名叫依依,也是这春意阁的‘技师’之一。

    而且还是人气最高的一位,比她现在这具躯体的原主人香兰都要更胜一筹!

    有她在的时候,香兰都只能屈居第二。

    不过女鬼依依和香兰关系极好,以姐妹相称,倒也没有什么矛盾。

    但知人知面不知心。

    香兰表面上和依依是情同手足的姐妹关系,但实际上却是十分嫉妒依依压在她上面,名气、人缘、土豪顾客各方面都要比她更胜一筹!

    所以她想将依依赶走,独领风骚。

    于是香兰想出了一个毒计,不知道从哪里找来一个风度翩翩,有着一副好皮囊名叫徐林的年轻男子,专门来勾引依依。

    因为有香兰帮忙出谋划策,对于依依什么性格喜好、喜欢什么样的男人,都一清二楚。

    徐林根据这些信息,对症下药,很快就赢得了依依的芳心。

    俗话说,最怕小姐动真情。

    依依又是个敢爱敢恨的人,性格颇为洒脱。

    动了心后,哪怕徐林并不富裕,她也愿意跟着他。

    她甚至愿意掏出自己多年来积累的大半积蓄,将自己从春意阁赎身,然后和徐林离开。

    当依依满怀希望的准备开始全新的人生时,最后的结果却让她追悔莫及。

    徐林将依依哄骗走了没多久,便本性暴露无疑。

    此人不但是个嗜赌赌徒,而且还抽大烟,花起钱来自然挥霍无度!

    在将依依手里剩余的积蓄花光了后,便对经常对依依大打出手,甚至还要依依重操旧业,再去接客赚钱,来供他挥霍!

    依依自然是不肯。

    她对徐林的爱意,也早就在一次又一次的失望之中彻底消耗殆尽。她找了个机会,准备逃跑。

    可惜,她的运气实在不怎么好,在逃跑的过程中,竟然被徐林一个同为赌鬼的朋友现,两人迅将其给抓了回来。

    抓回来之后,依依受到的折磨就更加凄惨了,不但惨遭强暴,更是在一次被殴打的过程之中,伤到致命部位,丢了性命!

    依依死后怨气太大,化作厉鬼。

    化作厉鬼之后的依依,自然不甘心放过生前折磨她的恶人,要报仇!

    于是,她将徐林以及他的几名狐朋狗友,通通杀死!

    并且,她在杀徐林的时候,徐林因为惊恐,告诉了她整件事幕后的凶手,是她原来一直视为好姐妹的香兰!

    听到这个消息,依依自然更加的愤怒。

    她相信徐林所说的话。

    且不说徐林在生死危机的关头不敢骗她,而且这件事本来就透着诡异。

    徐林如此一个烂人,如果不是有人替他出谋划策,他怎么可能赢取到依依的芳心?怎么可能知道她所有的喜好,专门投其所好?

    而且依依仔细回想起来,在当初徐林追求她的时候,香兰的确不断在其中推波助澜,不留余力的撮合两人!

    一开始依依还没有往这方面想,因为她实在想不到自己最好的姐妹会如此对待自己。

    从徐林口中说出来后,依依才确信。

    当即,依依就要返回春意阁,要让香兰为她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

    结果她还没来得及行动,就因为杀了太多人,被鬼差抓去了地府。

    这次,她抓住机会从地府逃了出来,办的第一件事,便是回到春意阁,完成复仇,让香兰这个蛇蝎女人魂飞魄散!

    听完女鬼依依的回忆,张敬和秋生都有些愣神。

    特别是秋生,本来就意志不是很坚定的他,此时更是满脸歉意,羞愧无比,甚至都迫不及待的要拉着张敬向女鬼道歉了。

    “师弟,看来是我们错了!依依和之前的厉鬼不一样!”

    “她虽然杀人了,但却杀的都是该杀之人!她是没有错的!咱们不能不辨是非啊!”

    张敬瞪了他一眼,没好气地道:“你给我闭嘴!”

    他自然不会这么轻易相信女鬼的话,冷声质问道:“如果按照你所说,当初你变成厉鬼之后,杀的都是该杀之人,鬼差为何还会将你当做犯人一样抓回去?”

    女鬼冷笑了一声,像看白痴一样看着张敬,道:“为什么不会?你以为这些鬼差,个个都是铁面无私的包青天吗?未免太天真了吧!”

    ~

    (汗,上章像大家简单、纯洁的介绍了下‘箫’这件古老的乐器,都被警告修改了,以后看来不敢开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