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我师叔是林正英 > 第130章 用五雷咒来炸鱼!(万更求订阅!)
    撞鬼对于现在的张敬来说,并没有任何的威胁。

    毕竟现在的他,可不是刚穿越来那会儿。

    为混口饭吃,不得已去冒充江湖骗子帮人捉鬼,结果被吓得半死。

    现在的他,普通的厉鬼僵尸,倒是恨不得能多碰到一些,这样就能涨功德值了!

    这所谓的红白双煞,在蔗姑看来十分棘手,很难缠,但在张敬眼中,却是不过尔尔!

    虽然这些鬼怪弄出来的氛围有些阴森恐怖,比腾腾镇还让人毛,但是论威胁力,却是连腾腾镇的十分之一都不到!

    张敬要解决他们,不过是一道五雷咒的事情罢了!

    但张敬没有在撞鬼的时候立即就动手。

    因为他想看看,这红白双煞究竟是怎么回事。

    这些厉鬼半路上拦住他和蔗姑,究竟是巧合,还是必然?

    厉鬼把他和蔗姑装进棺材和轿子之后,前行的度极快,犹如飞奔一般,不一会儿就带着他们到了水边,要下水了!

    这些鬼怪的老窝,应该到了!

    “张敬,张敬,你在哪里啊!”

    蔗姑在下面的棺材着急的大喊,有些慌。

    她倒不是担心自己,更多的是在担心张敬这个师侄。

    她一不小心都着了道,被关进了这棺材里面,张敬修为才是术士境,要是出了什么意外,有个什么三长两短怎么办?

    到时候她还怎么去面对师兄?

    还有什么心情让师兄陪她睡觉?

    所以张敬绝对不能出事!

    就在这时,她上方的棺材盖子忽然被推开了,张敬站在上面,说道:“师姑,我在这里呢。”

    蔗姑看见张敬,心头的大石落地,松了口气。

    随即又怒冲中烧,她刚才有些认怂了,因为着急着赶路不想与这些鬼物其冲突,想着能避过就避过。没想到这些鬼物还真以为她是好欺负的,把她给装了进来!

    当即。

    蔗姑就拿出一串珠子,类似于一休大师的佛珠,当即就要施法试试看,是否能破开这红白双煞阵!

    但她还没来得及动手,忽然感觉周围见忽然有雷霆之力在游走。

    “咦?张敬你……”

    蔗姑眼神惊疑不定的看着张敬,正要开口说什么,就看见张敬嘴里快念完一句咒语,手中法诀轻轻一放。

    轰!

    犹如晴天霹雳,天空中忽然浮现一道带着淡淡紫色的雷霆,劈落在周围的小鬼中间。

    张敬没有施展他最强的五雷咒第四层,因为纯属浪费。

    五雷咒,第三层!

    足矣!

    雷霆何等快,连蔗姑都没有反应过来,这群红白双煞鬼,自然也没反应过来。

    当即十数只最低等厉鬼,在雷霆降落的一瞬间,哪怕只是被电芒沾染到,便当即魂飞魄散,灰飞烟灭。

    对于这些没有实体的低等厉鬼来说,他们比僵尸更惧怕雷霆!

    “叮!杀死小鬼一只,获得功德值‘6o’点。”

    当脑海中响起一道系统的提示音之后,紧接着就是足足十四道同样的提示音。

    同时张敬抽出背后的七星剑,施展斩妖诀往轿子上方猛地一劈。那看似很坚固的娇子,直接被劈成了两半。

    张敬和蔗姑赶紧跳出了轿子,视线顿时恢复了清明,往外一看,他们正是来到了一座山间的小湖边上!

    棺材和轿子现在没有了小鬼抬着,就落在了湖岸边。

    说时迟那时快。

    张敬现在施展五雷咒,几乎是就是一瞬间的事情,而用斩妖诀破开轿子,也是一刹那。

    所以当他和蔗姑跳出来的时候,刚才坐在轿子里的红衣女鬼,以及坐在棺材上的白衣男鬼,几乎都还没反应过来!

    它们对于自己的红白双煞阵十分有信心,觉得抓住这两人应该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哪知道结果不堪一击,在张敬的攻击下犹如纸糊的一般,瞬间就破阵而出,并且还召唤出了雷霆,直接将它们手下一招全部灭杀。

    等它们反应过来,做的第一件事就是……

    逃!

    因为它们知道,这次踢到铁板上了!

    这两人,是它们不能招惹的存在!

    红衣女鬼和白衣男鬼,几乎是不约而同的都朝着不远处的湖里逃去,准备遁入湖中。

    只有逃入了湖水之中,它们才有可能活命!

    “轰!”

    可是它们刚一动身,忽然天空中便有一道雷霆之力落下,准确无误的落在了红衣女鬼身上。

    这一次,雷霆中不再带有紫色。

    张敬施展的只是五雷咒第二层。

    “啊!”

    可是红衣女鬼那本来面无表情的面孔,顿时变得痛苦万分,惨叫一声后,身形便迅消散于天地间,都来不及有任何的挣扎!

    张敬见状有点蒙逼,有些触不及防。

    这么弱?

    刚才的红白双煞阵,煞气腾腾,让他觉得稍微有些不俗,想来这两只鬼的修为也应该不简单。

    施展了五雷咒第二层,应该最多就能重伤女鬼,不取会她性命。

    结果哪知道这女鬼没想到这么弱,五雷咒第二层就直接将其轰得魂飞魄散。

    而此时穿着白色衣服、带着斗笠和蓑衣的男鬼,见状吓得不轻,但却也抓住机会,拼死往湖水中遁去。

    随意它已经清楚的感应到,周围天地间已经有雷霆之力在汇聚,蓄势待,几乎已经锁定了它。

    要是它在继续逃走,那么这道雷霆就会像刚才劈女鬼那般,准确无误的劈在它身上!

    但它若是不逃,更是必死无疑!

    “逃得了吗!”

    张敬冷哼一声,眨眼间又是一道五雷咒施展而出。

    不过想着刚才自己只是五雷咒第二层,就要了要了红衣女鬼的性命,他这次便只施展了五雷咒第一次。

    因为他想留一个活口,好用来审讯逼问。

    但哪知道却因为一念之差,失手了。

    轰!

    之间雷霆之力汇聚,化作五雷咒,在白色厉鬼即将要遁入湖水中的一刹那,准确无误的再次落在其背后。

    雷霆之力绽放开来,白色厉鬼身上的蓑衣脱落,在雷霆之力中顿时爆裂开。

    但是白色厉鬼,却是因为蓑衣的抵挡,几乎没有受到雷霆之力的伤害,迅遁入了湖水中。

    “哈哈哈哈!”

    遁入了水中的白衣厉鬼,顿时猖狂得意的尖笑了一声。

    似乎是在庆幸着自己死里逃生。

    进入了水中,它便安全了!

    “靠!怎么这只男鬼又这么强?”

    张敬很无语。

    如果以红衣女鬼的实力,就算他施展五雷咒第一层,也足以将其重伤才对。

    但哪知道,这只白衣厉鬼的修为明显比红衣厉鬼的修为高不少。

    特别是它身上的蓑衣!

    竟然是类似于法宝的宝物,可以完全抵挡住他的五雷咒第一层!

    望着逐渐平静无波的湖面,厉鬼已经消失无踪,张敬站在岸边不由得皱了皱眉。

    难不成还能让这鬼逃遁了不成?

    这时蔗姑走上前,惊讶的盯着张敬,问道:“你竟然学会了五雷咒?而且还不只是第一层吧?”

    作为茅山弟子,蔗姑自然是知道五雷咒,也知道五雷咒有多难修炼。

    张敬点了点头。

    “而且,你刚才劈开轿子时施展的剑诀,是四目师兄的斩妖诀吧?”蔗姑再次有些不敢置信的问道。

    张敬再点了点头。

    “你……你怎么这厉害!”蔗姑都惊呆了,“你还没有达到炼师境啊,竟然同时领悟了这两大法诀!你是怎么办到的?”

    不管是斩妖诀还是五雷咒,大部分道士,至少也要在修为境界达到了炼师之后,才能领悟。

    就像四目道长一样,他的斩妖诀就是在他跨入了炼师境界之后,才勉强入门。

    蔗姑之前就见过张敬一面,还是在她心急如焚的时候见得。

    那时候她根本就没有太注意张敬,也更不知道张敬是这样的天才!

    什么时候,茅山派出现了这么一位天才后起之秀了?

    亏她刚才还担心出事,要靠自己去营救他呢。

    张敬笑着说道:“师姑,此话说来就很漫长了。咱们现在先想办法,怎么才能收拾这只逃遁如水中的厉鬼吧。”

    蔗姑眼神中依然有着震惊。

    不过听到张敬怎么说,也勉强压了下去,没有马上问,转而摇头解释道:“放弃吧。逃走的,是一只修炼多年的水鬼,道行已经颇为高深了。”

    原来,刚才被张敬一招五雷咒劈死的红衣女子,应该是一只在新婚之夜意外去世的新娘子!

    一般来说,如果死人在死之前船上大红色的衣服,死后就容易变成厉鬼。

    更何况是在新婚之夜死去的新娘子?如此死法必然会怨气极重,死后就会变成煞,极为厉害。

    就像刚才的红衣女鬼一般。

    至于从张敬手中逃走遁入湖水中的白衣厉鬼,应该就是不知道多少年前,在这片小湖中游泳不慎被淹死的水鬼!

    不过,一般的水鬼没办法脱离水,更没有资格称为煞。

    这只水鬼能够与那鬼新娘结合形成红白双煞阵,想必是经过多年的苦修,拥有了不俗的修为才能办到。

    蓑衣和斗笠,是阳世间人们在下雨天的用具,而在刚才那水鬼身上,却是它多年修为的表现。

    只有修为达到了一定境界的水鬼,才会在身上幻化出蓑衣和兜里。

    有了这两样东西,水鬼就能暂时离开水,在6地行走了。

    刚才张敬的最后的一击五雷咒,水鬼舍弃了自己修炼多年所化的蓑衣,用来挡住了雷霆。

    它虽然没有受伤,得意遁入了水中,但是它也会因此修为大退,在今后的很多年内,又只能被困在湖水中,不能再回到岸上兴风作浪了。

    “咱们走吧。”蔗姑解释完毕,对张敬说道。

    “师姑,真的没办法把这只水鬼从水里逼上来了吗?”张敬却是很不甘心。

    他还没来得及审问逼供,今天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这两只厉鬼为何会带着手下来拦截他和蔗姑。

    而且,白白放走这么一只经验怪,张敬也觉得可惜。

    蔗姑摇了摇头,说道:“你把一只鱼儿放入了水中,难道你还指望这只鱼儿会主动浮上水面,再让你抓一次啊?走吧,没办法了。水鬼逃入了水中,它不主动出来,我们还真拿它没办法。”

    张敬皱了皱,忽然念头一动,问道:“那用雷管炸鱼呢?雷管……师姑你知道吗?就是炸药,威力比较大的鞭炮!雷管,是可以把水里的鱼给炸起来的吧?”

    蔗姑都被张敬的比喻逗笑了。

    她就是那么随便的用鱼来比喻一下水鬼,哪知道张敬还真较上劲了。

    “是,如果你有那什么雷管,是可以把鱼儿炸起来。但是你不能把水鬼炸起来啊!”蔗姑好笑道,随即摆手催促道:“好了,好了,咱们走吧。你师叔还在平安县等我们呢。我们得在天黑之前赶到平安县。”

    破开了红白双煞,蔗姑心情也恢复了。

    再次变得火急火燎。

    她今晚可是还有大事要做,可没有时间在这里闲磨蹭!

    张敬却是不听,若有所思地道:“雷管不能把水鬼炸出来,但是五雷咒可以啊!”

    “五雷咒?”蔗姑愣了愣,随即又摆手道:“不行不行。五雷咒对于鬼怪的确是有很大的杀伤力,相当于是它们的克星。可是你现在都找不到这水鬼的本体,它隐藏在这片湖水之中,你怎么轰它?就像鞭炮扔进水里,也许还没引燃,就直接熄灭了!你五雷咒才修炼到第几层啊?在岸上你可以轰杀水鬼,但是在水里,不行的,不行的!”

    听见蔗姑这么说,张敬不但没有泄气,反而信心更足了几分,说道:“师姑你等我片刻,我试试就好!”

    当即也不管蔗姑劝说,张敬便走到湖岸边,眼睛微微眯了眯,深吸一口气后,便开始施展五雷咒。

    这次他没有再隐藏实力,直接施展出最强的五雷咒第四层!

    没办法,这片小湖虽然不大,但是想要将水鬼从水下面逼出来,也一样是难度极大。

    雷霆进入水中,会被水给很大程度的平摊,分散掉威力。

    最终落入水鬼身上的,连十分之一估计都没有!

    所以,要么就直接五雷咒第四层试试效果。

    轰轰轰!

    当第四层五雷咒一旦施展开,顿时小湖上空便异象乍现,无数电光开始浮现,雷光洒落,空中隐隐传来闷雷的声音,霹雳怒啸。

    仿若有一只无形的巨手在空中以雷霆做笔,挥毫出一张符箓。

    “这是……”

    本来还想劝说张敬不要异想天开,他的想法根本就不行的蔗姑,忽然再次愣住了。

    瞪圆眼睛张大嘴巴,合都合不上。

    她修为已经达到了炼师境,眼力劲自然是有的。

    自是能看出来,张敬这一招五雷咒,和刚才用来轰杀红衣女鬼和对付水鬼,有着天壤之别。

    其威力,怕是增加了数十倍!

    雷霆之中,那一抹淡紫色,让她都为之心惊!

    淡紫色雷霆……

    这个师侄,竟然在如此年轻的时候,将五雷咒提升到了第三层的境界!

    不!

    或许并不仅仅只是第三层!

    只能说,至少是第三层!

    简直不可思议,闻所未闻!

    如果是五雷咒第三层以上的威力,倒是还真不是不可以把水鬼从这片湖里逼出来!

    “急急如律令!”

    随着张敬念完咒语,手中法诀一指,巨大的、带着淡紫色的雷霆之力,咆哮着落入了湖水之中。

    轰!

    湖水倒是没有像丢入雷管那般被炸出巨大的波浪,但是霎时之间,这片小湖的湖面,能够清晰的看到电光四处游窜,将整片小湖的每个角落都布满!

    水鬼藏在这片湖里,必然也会被雷霆之力浸染。

    半响后,湖湖面上,还真特么漂浮起来了一些被电晕的鱼类。

    可是那水鬼,并没有任何的动静。

    张敬不由得皱了皱眉,嘀咕道:“难道没用?我这还真成了炸鱼了!”

    不过张敬也没有放弃,准备再试两次再说。

    反正以他现在的修为和法力,多施展两次五雷咒第四层,也影响不大。

    哪知道,就在张敬准备再次施展五雷咒,天空中闷雷响起,雷光洒落之时,忽然湖水中传来一阵惊恐的的尖叫声。

    同时,一道浑身湿漉漉的身影在水面上浮现,刚才逃遁如水中的水鬼,再次出现,对着张敬惊恐的大喊道:

    “上仙饶命!上仙饶命啊!我等也是逼不得已,受人蛊惑才对上仙出手的!”

    白衣厉鬼倒也干脆利落,很识时务,知道此番自己绝对已经是栽了,所以当即就认怂求饶起来。

    它万万没想到,自己就算逃入了老窝,回到了水里,此人竟然也有办法将它逼迫出来!

    刚才那带着淡紫色的雷霆之力,就算被湖水平摊了许多的威力,可是只有一点侵染到它身上,也让没有了蓑衣保护的它,差点魂飞魄散!

    要是它的蓑衣没有一开始被张敬劈掉,它还能勉强支撑柱。

    但现在,张敬要是再来一次,它哪怕躲在水下面,也必死无疑!

    这实力,简直可怕到了极点!

    所以张敬还没审讯逼问呢,这只厉鬼主动就开始交代求饶了。

    张敬终于满意的点了点头。

    还好。

    这红白双煞,在他眼中实力并不强,他要杀死它们很简单,刚撞见的时候就可以出手了。

    他没直接出手,目的就是想着要搞清楚,它们拦截自己和蔗姑要去哪里。究竟是偶然碰撞,还是蓄意为之!

    现在看来,是故意的了。

    “哦?你倒是说说,是受谁蛊惑的?”张敬不动声色地问道。

    白衣厉鬼估计是吓破了胆,被张敬的手段彻底震慑住了,都提不出丝毫的抵抗之心,当即便战战兢兢,老实说出了由来。

    ~

    (第二更送到!话说我每天都是两章一万字更新,为什么总有人说我是一天一更啊……

    我这度,已经比大部分作者都勤快了吧?你们能忍心不投月票么?

    求月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