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无限聊斋世界 > 第87章 看似简单的任务
    从故事中的信息来看,要想找到于公,先要做的,就是去客栈打听他的消息。

    这一次,苏晨没打算低调地跟在两个资深者后面,而是打算单独行动。

    这次只有三个新人,只要苏晨保证自己不死,任务难度就不会提升,因此他不想跟这些人待在一起,而是准备单独行动。

    “你要去哪里?”

    但苏晨刚走了两步,就被人拦了下来。

    那个面目阴冷的男子挡在苏晨的面前,冷冷地看着他。

    苏晨脸色微沉:“有事么?”

    “回去!作为新人,就要有新人的觉悟,不要擅自行动,影响我们完成任务!”阴冷男子不客气道。

    见到阴冷男子的态度,苏晨也没有多说话的兴趣,手中长刀突现,血气迸,向着身前的阴冷男子劈去。

    面对苏晨的突然攻击,阴冷男子悚然一惊,连忙向后退去。

    但苏晨这一刀的度太快,阴冷男子后退的度无法避开这一刀,眼看着就要被长刀斩在身上。

    阴冷男子的瞳孔骤然一变,原本的圆形瞳孔变成了竖条形的细长瞳孔,身体如同面条一般,扭出一个夸张的幅度,勉强躲开苏晨这一刀。

    轰!

    附着在长刀上的血气爆,如同无数牛毛细针,攒射进阴冷男子体内。

    “哼!”

    阴冷男子闷哼一声,身体一僵,摔倒在地,皮肤表面甚至浮现出许多细小鳞片。

    刚才攒射进他体内的血气,引了他体内的妖兽血脉,他现在需要全力压制体内的妖兽血脉。

    “不要逼我杀你,杀了你,可不会增加任务难度!”

    警告了阴冷男子一句,苏晨收起长刀,向着远处走去。

    魏修杰站在不远处,一副饶有兴趣地模样,看着这边生的事情。

    “这么强悍的新人,真的是少见啊!看来这次故事世界,就要轻松不少了!”

    虽然刚才苏晨只出了一刀,但已经证明了他的实力不弱于资深者,这样一来,他们轻松多了,至少不用管剩下那两个新人的死活了。

    反正这个故事世界,只要有一个新人活下来就行了。

    没有理会躺在地上的阴冷男子和那两个新人,魏修杰一副懒洋洋的模样,径直离开了。

    ……

    单独行动之后,苏晨的目标就是各个客栈。

    银钱开道,苏晨只是跑了五六家客栈,就打听到了于公的消息。

    “这位客官,您找我打听于公的消息,可算是找对人了!这于公之前就是住在我们客栈,由我伺候的。不过,他也是倒霉,几个月前,不知道怎么,突然生了怪病,一下子就痴傻了!”

    “连吃喝拉撒都得人伺候,殿试的事情,自然也就黄了。他那个仆人也真不是东西,找了几个大夫,现他家主人彻底治不好了,就卷了主人的财物跑了。我们客栈不是做慈善,没钱就把他赶了出去!”

    “我听人说,他现在就在城南的一座破庙里住着,也不知道是不是有好心人照顾着,这都过了几个月了,听说还没死呢!”

    听完了小二的叙述,苏晨给了他一些银子,将他打走了。

    果然如同之前的两个故事世界一般,故事中描述的事情,早就在他们进入之前生了。

    那个将算命先生押到衙门处死的于公,此时已经变成了一个傻子。

    按照小二所说,苏晨来到了城南,打听了一番,就来到了一座破庙门外。

    还没有踏入门内,他敏锐的嗅觉就闻到了一股恶臭,就好像庙里藏着一个粪坑。

    苏晨微微皱眉,掩着鼻子走进了破庙之中。

    看见破庙内的情景,苏晨感觉一阵恶心,胃部一阵翻涌,差点就吐出来。

    一个双目呆滞,流着口水的中年男子躺在破庙的角落,他身上穿着破烂衣服,衣服上还有着屎尿痕迹,周围一圈土地,更是已经被屎尿浸透。

    他身上有着许多溃烂,伤口处和周围的排泄物中,还有着蛆虫爬进爬出。

    说实话,这样活着,还不如死了算了!

    【找到于公,第一条主线任务完成。现在布第二条主线任务。】

    【第二条主线任务:恢复于公的神智。】

    【任务奖励:2ooo故事点。任务失败:无惩罚。】

    看到无惩罚三个字,苏晨的瞳孔骤然一缩。

    根据他的经验,斋灵布的任务如果没有惩罚,往往意味着这个任务十分危险,如果无法完成任务,极有可能死在完成任务的过程中。

    这样一来,自然也就不需要惩罚了。

    如果这是在现实世界,苏晨还有可能不接受任务,但这是在故事世界之中,完成不了主线任务,所有人都无法离开,一直都会被困在这个世界之中。

    第二条主线任务的描述很简单,好像也没什么危险。

    只不过是治好于公的病,让他恢复神智罢了,能有什么危险。

    但经过两个故事世界,苏晨对斋灵的尿性已经有了一定了解,越是这种简单的任务描述,背后隐藏的事情就越复杂,有太多隐藏的信息,需要顾客自己挖掘出来。

    小二告诉他的信息里,这于公的仆人,也曾经找了大夫来给他看病,但结果却是无能为力。

    不过,这也正常。

    脑部的疾病别说在古代了,就算在医学达的现代,照样难以给出什么具体的治疗方案,都是保守性治疗。

    就在苏晨沉思,该从那里调查的时候,耳朵微动,听到一阵脚步声,有人在向着这里走来。

    这里就是一座破庙,庙里又被于公弄得屎尿满地,如同粪坑,还有什么人会到这里来?

    不多时,苏晨就看到一个老头拎着食盒,用衣袖捂着鼻子走了进来。

    “你是什么人?”

    看到站在庙里的苏晨,老头一惊,连忙问道。

    看了看老头手中拎着的食盒,苏晨眼神微凝:“这段时间就是你给于公送饭的?是谁让你送的?”

    “你是谁?我为什么要回答你这些问题……”老头一梗脖子。

    哗啦!

    苏晨一掌拍在身旁的废旧供桌上,直接将供桌拍散了架,烟尘四起。

    看到这一幕,老头咽了咽口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