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重生成为树 > 第四十二章 蓬湖县
    西蜀省澎湖县。

    “总算到了。”

    望着远处澎湖县进城最后一道新建立起的卡哨,蒋青山心中越的忐忑起来。

    卡哨处有着十多名军人正在持枪巡逻,这是西蜀军区安排到澎湖县的一个加强团的兵力。

    而卡哨后过了桥便真正意义上算是进入澎湖县县区了。

    澎湖县,距离蜀都市市区三环大概三十公里左右,并三面环人工河。

    这里是天然的避风港,地里位置比很多县级单位都好。

    因为大夏联邦这些年来的疯狂基建工程,在澎湖县内空置的楼盘多不胜数,这样的环境放到现在倒是极大的解决了公民的安置问题,算是难得的一点优点吧。

    运输车队一到,卡哨的军人直接便放行了,根本没有遇到一点阻碍。

    十多分钟后。

    车队终于停了下来。

    这里是一个厂房的仓储中心,车队刚一到,便看见无数人从厂房内出来。

    而蒋青山一下车便看见了赵满。

    “满叔?”蒋青山急忙喊道。

    “嗯?”

    赵满转头,随后脸色一板。

    “你小子还活着?”

    “(⊙o⊙)…。”

    蒋青山愣了,这一见面不用咒自己死吧?

    不过想起赵满为了找自己所花费的力气,他顿时便底气有些不足的挠了挠头道:“额,那个稍微命大一些,还死不了。”

    “哼!”

    赵满没有给蒋青山好脸色,只是淡淡道:“回来了就赶紧去看看你爸妈。”

    “爸妈?”

    蒋青山一愣,随后脸色露出了惊喜的神情。

    “我爸妈没事?”

    赵满没有回应,只是看了看蒋青山肩膀的两只赤鸟一眼,随后又看向了一旁刚下车的霍立国。

    “老霍麻烦你了。”

    赵满对着霍立国感谢道。

    不过霍立国立刻就笑着摆摆手:“呵呵!不麻烦,我们之间不用说这话,而且我可没有去找这个小子,是这个小子刚好自己跑到南溪镇里去了,刚好被我撞上。”

    “嗯。”赵满点点头。

    霍立国现在身上的任务很重,他也不可能专门去山里找差不多被判定死亡的蒋青山。

    想到这里,赵满看向蒋青山心底倒是稍微安慰了一些。

    那一晚村里死了近一半人,现在回来一个自己从小看着长大的蒋青山,赵满心底还是高兴的。

    不过性格使然,赵满话也比较少,而且总是板着脸,所以在蒋青山看来他还以为赵满在生他的气。

    见眼使法,蒋青山很自觉的没有开口,只是站在一旁一个劲地对着赵满傻笑。

    看着傻笑的蒋青山,又看了看蒋青山肩膀上将他胖脸挤得都快变形的脸盘大小变异鸟,赵满心底充满了疑惑。

    这小子从哪里弄来的两只变异鸟?而且还从那一晚活到了现在?

    暂时压下心底的疑惑,赵满对着霍立国道:“老霍,我先带这小子去他父母那里,回头我们再聚聚。”

    “行。”霍立国笑了笑,同时撇了一眼笑的像个傻子的蒋青山。

    “对了,老赵明天记得把这滑头的傻小子带到我民兵团办公楼报道。”

    赵满脸上的表情呆了呆,不过很快便像是明白了什么一般。

    深深地看了一眼蒋青山,赵满随即点了点头:“行!明天他要是不去我直接绑着他过去。”

    “啊?”

    蒋青山的脸顿时变了。

    要不要这么狠?他还想着今晚给父母报个平安就跑路呢,这下完蛋了。

    “啊什么啊?就你小子能进民兵团也不知道走了哪辈子的运,怎么?你还想不去?”

    “没有国家和政府的护持你能平安地长这么大?你的父母能安全到达澎湖县?你知不知道这一次为了保护人民国家死去了多少年轻的士兵?”

    “现在轮到你了?你就打退堂鼓了?”

    赵满板着脸盯着蒋青山,越说越气,要不是这里有很多外人在,估计蒋青山一顿打跑不了的。

    要知道,赵满可是和蒋青山的父亲是拜过把子的兄弟,虽然那是上个时代他们年轻上学时候的笑谈,但是对于两位年近半百的人而言,以前的笑谈可不是真的是笑谈。

    看着血气上涌就差动手的赵满,蒋青山底气不足地立马弱弱道:“不,不是,满叔你别生气,我不是这个意思,我这不是想多陪我爸妈两天嘛。”

    “哼!”

    赵满没有理这个混蛋小子,轻哼一声便继续对着霍立国道:

    “老霍,你放心,这小子要是跟我耍滑头,明天我直接把他腿打断给你送过去。”

    “呵呵~有你老赵这句话我就放心了。”

    霍立国笑了笑,同时对着一旁脸色苍白的蒋青山似笑非笑。

    “腿打断了也没事,能指挥动那两只鸟就行了。”

    卧槽!

    蒋青山心中简直万马奔腾,这两个都可以当他爸爸的人了竟然这么无良的合起伙来坑自己啊。

    当然,这种事蒋青山也是这么无良地一想而已。

    现在政府与人民的处境很艰难,如果两只赤鸟真是自己所拥有他肯定会选择留下,毕竟他父母还在这里呢。

    但是现在情况不同啊,这两只赤鸟根本就不是自己的,而且自己还只有一个月的停留时间。

    自身实力在当今的重要性,蒋青山再没心没肺也知道了。

    何树那里的灵液他不想放弃,同时他更不想做一个背信弃义的人。

    面对两难的选择,他其实想跑的前提也是建立在另外一个两全想法的基础上的。

    他自己要变强,同时回去也会尽量哄何树开心。

    顺道求何树帮一下他的忙,为澎湖县力所能及的做一点点他自己能够办到的事。

    蒋青山的想法直白的讲,就是他不会求何树太过分的事,只是简单的希望何树以后能派赤鸟每天来澎湖县看一圈,遇到麻烦的时候也希望赤鸟顺便帮忙解决一下。

    这很简单,而且也很可行,毕竟现在霍立国已经认得赤鸟。

    而自己走了,那么之后每天有赤鸟过来看,赤鸟也不大可能会受到攻击。

    这样一来,也表面了自己就算跑了,但也在暗中注意澎湖县,澎湖县有难自己也会回来的。

    大概就这么一个意思。

    蒋青山并不是一味的没心没肺,有些事他其实一直在考虑,只是没有表明出来而已。

    然而,就在蒋青山想着自己的事时。

    霍立国的卫星电话在腰间响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