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重生成为树 > 第三十章 自己吓晕自己
    木讷地看着眼前的赤鸟小伍不断搞怪一般对树笼动物瞎叫着。

    蒋青山回头望向何树。

    “树哥,这些鸟怎么了?又进化了吗?”

    “差不多吧。”何树不可置否的写道。

    “卧槽,树哥它们怎么进化的,你看我怎么到现在都没有进化啊?我也想喷火啊。”蒋青山立刻露出了舔狗的态度。

    “你?”

    “怎么?不行吗?”蒋青山有些紧张。

    “行不行我不知道,不过灵液你才喝多久?再说了你的潜力能跟我家的这些宝贝比吗?”何树有些调侃。

    原来还真是灵液的作用啊,蒋青山眼神一亮,随即拍着胸脯自信道:

    “树哥,灵液你给我管够呗,我觉得只要多来几次我肯定能够后来居上,你要相信我的潜力啊。”

    呵呵,还真是会顺着杆子爬啊,何树觉得自己有必要提醒一下蒋青山自己的身份。

    这小子再不刺激一下,都要跳上天了。

    想到这里,何树立刻便用手树根写道:

    “你觉得你有什么资本让我特殊对待你?人类对森林的破坏按理来说我其实是该恨人类的,别忘了我可是树,真正的‘森林之王’。”

    “额。”

    蒋青山被噎住了。

    何树写出来的话太真实了,蒋青山都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而何树还没完。

    “再说了,你觉得我能信任你吗?你对我有什么用处?你的价值呢?”

    “价值?教你的宝贝们写字认字算吗?”蒋青山有些底气不足。

    “呵~,这点之前还有用,不过现在已经没你的事了。”

    “什么意思?”蒋青山陡然一惊,并且抬头看向何树的树冠。

    “这点你很快就能知道是什么意思,现在我只是想要告诉你,你的利用价值已经不存在了。”

    “啊!”蒋青山愣住了,并且神色立马变得苍白起来。“树哥,那...你的意思是...?”

    蒋青山慌了,没有利用价值才是最危险的,这一点蒋青山再清楚不过了。

    看着蒋青山一脸惶恐并且小心翼翼的模样,何树一乐。

    呵呵,知道害怕了?跳啊,继续跳啊?

    想到这里,何树故意用树根写到:

    “化肥吧!你小子一天到晚话很多,也很烦,我觉得废物利用就很不错。”

    看着地面的字,蒋青山面色凝固了。

    艰难的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蒋青山干笑道“树...哥,你别吓我,我胆子小。”

    “吓你?为什么要吓你?”

    当何树将这几个字写出来之后,蒋青山只感觉大脑一阵眩晕。

    眨眼睁眼之间,伴随着一阵破空声,在蒋青山根本来不及躲避的情况下,地面的树根犹如利剑一般直接将他的身体桶了一个对穿。

    “我?我要死了?”

    看着贯穿自己腹部的树根,蒋青山满眼地不可置信。

    颤颤巍巍他的吃力地伸出手摸了摸腹部侵染而出的鲜血,随后思维瞬间凝固。

    “呲~。”

    树根抽离了蒋青山的腹部,同时蒋青山也看见了自己肚子内的混合物不断从巨大伤口内宣泄而出。

    瞪大着眼睛,蒋青山的身体直挺挺的便倒在了地面。

    望着头顶遮蔽大半个天空的树冠,蒋青山满眼悔恨地便彻底失去了声息。

    而另外一边,何树看着彻底一动不动倒在地上的蒋青山,也是一脸蒙蔽。

    “不会吧?被我给吓死了?”

    何树还是第一次用自己体脂的迷幻效果试验人类,而成果嘛,则是蒋青山生死不知。

    原来刚刚何树只是在蒋青山没注意的情况下,在树根上分泌了以前他用来对付虫子以及其他动物的那种迷幻分泌液。

    分泌液蒸很快,同时也被蒋青山吸入体内,迷幻的效果下,蒋青山因为心有所想所以才会看到自己被何树用树根捅死的画面。

    没多想,何树赶紧用树根触及倒在地上的蒋青山。

    很快。

    “还好是吓晕了。”

    何树终于舒了一口气,同时感觉又好气又好笑。

    蒋青山这两天给他的感觉一直都很大大咧咧,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跳脱样,想来胆子也不小。

    结果这家伙竟然在迷幻效果的作用下自己被自己吓个半死,还晕了过去。

    简直破天荒啊。

    “就这胆子?”

    何树感觉自己第一次认识到蒋青山真实的一面。

    笑了笑,何树也不再理会地下躺尸的蒋青山,随后看向了赤鸟小伍。

    此时的赤鸟小伍差不多已经彻底说服所有变异动物了,它现在正在向今晚被何树抓来的灰白巨鸟说话。

    “真的?”

    “当然是真的,树的灵液可好喝了,我从出生都没离开过树,树对我们可好了,你看我现在都会喷火了呢。”

    此时赤鸟小伍正在回答灰白巨鸟关于灵液的疑问。

    灰白巨鸟弱弱道:“灵液就是刚刚树给那里两个生物吃的东西吗?”

    “对啊,香吧。”赤鸟小伍得意道。

    “嗯嗯,香。”灰白巨鸟砸吧了一下嘴眼神放亮道。

    “那你听话吗?”

    “听话。”

    “哦,那就这样吧。”

    赤鸟小伍眼神内充满了得意。

    他感觉自己很棒,因为自己终于艰难的完成了树交给自己的任务。

    随后,在何树的注视下,赤鸟小伍兴奋地扑腾着翅膀直接返回了还在接受着何树传给它们简单知识信息陷入沉睡的六只赤鸟所在的树枝。

    “树!树!你看见了吗?它们都同意了,它们说它们以后都会听话的。”

    赤鸟小伍一落在树枝上后,立刻便像是邀宠一般的对着何树脆生生的道。

    何树微微一笑:“嗯,树看见了,小伍做的真棒。”

    回答着赤鸟小伍的时候,何树还用枝叶不断温柔地抚摸着赤鸟小伍的头。

    “嗯嗯,小伍我才是最棒的。”

    听着何树鼓励一般的话,也感受着何树的温柔抚摸,赤鸟小伍一动不动,心里就像吃了蜜糖一般的甜。

    而此时,何树心情也非常舒服。

    在何树的眼里,七只赤鸟现在根本就不是他的宠物,而是像他的孩子一样。

    思维简单并且纯净的七只赤鸟在何树眼里完全就像人类小孩子一样。

    这种当父亲和长辈的感觉何树感觉很不错,同时也感觉到了自己的责任。

    不只是七只赤鸟,何树觉得自己以后一定要好好引导和教育自己的眷属,让它们健全成长之余,还要让它们学会分辨好坏。

    以后的路还长着,何树需要做的也很多,但是,这一刻的何树并不觉得累,反而还对以后的生活充满了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