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重生成为树 > 第二十九章 屈打成招
    “山雨欲来风满楼啊。”

    何树感应着森林中依然狂暴的灵力不由地的暗自叹了一口气。

    何树虽然感觉自己很强大,但是无法移动的他对很多事情其实都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现在拥有了眷属这个变数,何树觉得自己其实可以尝试开始探查一下外面世界的事情了。

    不过,为了保险何树还是会一步步来,特别是,现在他最应该做的还是扩大自己的眷属族群。

    想了想,何树看向了树下笼内一群饿的眼睛都绿的动物们。

    微微沉吟,他随即便对着树枝上唯一还睁着眼精力旺盛的赤鸟小伍道:

    “小伍,给树笼内的小家伙们说,只要他们以后好好听话,树以后就天天给他们灵液吃。”

    “好的树,小伍这就去。”小伍愣了一下,扑腾着翅膀兴奋地就飞下了树枝。

    小伍很高兴,他觉得树应该最喜欢自己,所以才把这个任务交给自己,不然树为什么不叫‘小壹和小2’父母啊?

    也正是因为这般,所以小伍很兴奋也很骄傲。

    从树上飞下来后,小伍骄傲的昂起脖子并且一摇一摆的走到了野猪的笼子边高傲道。

    “喂,大块头,树说你以后只要听树的话它就给你灵液吃,明白了吗?”

    在赤鸟小伍的简单思维中它感觉自己的意思传达的应该很清楚很直白了。

    但是在蒋青山以及其他的变异动物眼里它却是正在野猪身前一通乱叫。

    而野猪看着眼前的小不点,那眼睛更是冒起了绿光。

    它根本就听不懂小伍的意思,它现在唯一的感觉就是眼前有一块很烦的移动肥肉。

    当然,此时的野猪也没忘记小伍的身份,同时也没忘记刚刚这鸟在天上吐火的景象。

    所以它只是翻开眼皮看了一下小伍后便哼哼一下再次闭上了眼睛。

    小伍看着野猪闭上了眼微微呆愣了一下。

    而愣了一下后小伍就感觉很愤怒。

    现在树正看着呢,这个大块头竟然理都不理自己?这让它感觉很受伤。

    “坏猪,我要惩罚你!”

    小伍想也没想,直接便张开嘴便向着野猪的头愤怒地喷去一道不算太大的火舌。

    “嗷!!嗷!!!”

    野猪头上的黑毛瞬间被一扫而空,并且冒出滚滚焦味。

    因为嘴巴被树根箍住的原因,野猪四只短腿挣扎着,动作还非常大。

    野猪感觉很疼,非常的疼,疼的它眼睛内都流出了眼泪。

    “干嘛啊?我都服输了,为什么还要欺负我?简直太欺负猪了,哪有这样的?呜呜呜...。”

    野猪心里又苦又伤心,想起以前的自由生活,它有史以来第一次落下了伤心的泪水。

    “哼哼,知道我的厉害了吧?”小伍看着动作很大、并且眼睛内流下泪水的野猪不为所动,反而得意的昂起了头。

    “树叫你们以后要听话,知道了吗?”

    小伍完全不知道野猪明白不明白自己的意思,只是一个劲单方面用鸟语说着。

    而野猪则只是无辜又害怕的看着小伍。

    变异野猪现在非常害怕眼前的小不点,他只感觉自己的猪头好痛,它不敢再说话,只是用无辜的眼神求饶一般地小心翼翼看着赤鸟小伍。

    而小伍看着半天不回话反而盯着自己看的野猪,顿时便又有些生气了。

    “哼!你到底回答不回答?我又要烧你了啊!”

    赤鸟小伍叫着,并且开始张开了嘴,而它嘴里的火星隐隐可见。

    看到这一幕的变异野猪顿时就慌了。

    它感觉眼前的赤鸟应该是在向自己表达什么意思,但是自己听不懂啊,语种不同作为猪的我有什么办法?

    紧张委屈的野猪开始急忙的叫了起来。

    它箍住的嘴里出了一连串的慌乱“嗯嗯”声。

    而看到野猪害怕自己的眼神,以及嗯嗯着点头,小伍顿时便觉得野猪应该是答应了。

    作为树最信任的聪明鸟,小伍才不认为自己理解错了意思,而且它也觉得自己肯定不能在树的面前说自己不懂野猪的意思啊。

    所以赤鸟小伍自以为是的便有模有样地晃着鸟头道:

    “明白了就好,早答应小伍的话小伍就不会烧你了,这是你自己自找的,可不能怪我啊。”

    这般说了之后,赤鸟小伍顿时便一摇一摆地迈着步子走向了另外一边紧张得不得了的大熊猫‘球球’面前。

    “喂,你是什么动物,刚刚我说的话你听到了吗?你的回答呢?”

    小伍对着大熊猫球球的树笼开始叫了起来。

    而大熊猫‘球球’那是一个乖啊,根本想都没想眼前这只鸟嘴里叫的是什么意思,直接就不断的低声‘嗷嗷’着点起了头。

    刚刚变异野猪的下场大熊猫‘球球’可是一直看在眼里,它现在紧张的心都快跳出来了。

    大熊猫球球一边点着头,一边还不断紧张的祈祷着。

    “这只傻鸟千万别对我吐火啊,不管啥意思,我都答应,我都明白,这总行吧?”

    “不要烧我,千万不要烧我,我很乖,也很听话的。”

    大熊猫球球一边对着赤鸟小伍疯狂点头小声悲嚎,还一边用起了泪水的攻势。

    那可怜的小模样,简直听者落泪闻者伤心啊。

    看着眼前树笼内的大家伙这么配合赤鸟小伍明显又愣了一下。

    不过,很快它就再次骄傲地昂起了头。

    “果然你们这些家伙需要一个教训啊,不做点什么你们一个比一个嘴硬,哼哼。”

    叫了几句之后,在大熊猫球球以为赤鸟小伍对他不满害怕的直接后退连连抱头蹲地刹那,赤鸟小伍看也不看他地便走向了另外一边神情惶恐的小金丝猴树笼前。

    而大熊猫球球等了好一刻也没等来火烧,它这才紧张地慢慢睁开了眼。

    在看见赤鸟小伍原来离开了并且已经到了小金丝猴的树笼前后,它的心这一刻终于安定了下来。

    “还好我聪明,好险。”

    “.......。”

    看着一个个动物接连在小伍的‘劝说’攻势下答应下来,何树倍感欣慰。

    何树完全就不知道不同动物之间的语言不通的事情,所以它当然也不可能知道树笼内的小家伙们全部都是被赤鸟小伍变相的屈打成招!

    而一旁像是看乐子一般的蒋青山也没看出来这一点。

    他只是觉得赤鸟应该在要求这些树笼中的动物做什么,但是到底做什么他却不知道了。

    而且他现在关注的点也根本不在赤鸟小伍对其他动物屈打成招的事上。

    “卧槽,这只鸟竟然会吐火了?”

    “我睡觉的时候到底错过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