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重生成为树 > 第二十六章 惊喜与忧虑
    七只赤鸟此时的体型并没有多少变化,大小依然如脸盆,不过它们的鸟冠羽毛全部变成了如火一般的红黄色。

    鸟冠如火,全身赤血,这让它们看起来非常的妖异。

    而此时的何树对它们的外貌变化并没有太多的关注,他现在关注的点完全放在了刚刚经历的那件事上。

    “眷属;降神。”

    这是何树进入心灵空间在接触代表一号赤鸟灵魂之火后获得的信息。

    这股信息有些类似于网文中的神道,但也略有不同。

    信息的来源何树无从追溯,这信息出现的感觉就好像是动物生下来本能就知道要吃东西一样,比较难以理解,但也在情理之中。

    眷属;受眷主生物影响,并且生巨大、贴合眷主属性特征改变的生物。

    降神;眷主生物将意识降临在眷属体内的,从而达成短暂意识降临的目的。

    “这感觉倒是有些像神话中的神道一途,不过稍微有少许不同。”何树思索着。

    “如何成为眷主?自己又为何能够眷顾其他生物?”

    关于这一点何树虽然有一定的了解,但也有些模糊不清。

    如果说如何眷顾其他生物的话,那么何树现在唯一能想到的就是自己的灵液了。

    因为自己用本体分泌的灵液长期喂养七只赤鸟的缘故,所以赤鸟才生了这么大的改变,同理,这也意味着何树能够靠着灵液源源不断地制造自己的眷属。

    类似传承记忆的信息中,眷属的好处有很多,其中一点是能够降神,而另外一点则是何树可以通过心灵空间与眷属直接进行意识层面的沟通。

    这一下直接将省去何树一直苦恼如何清晰明白给七只赤鸟下达命令的麻烦。

    “有趣。”

    何树既欣喜,也感觉有趣。

    自己倒是越来越像在往幕后大Boss展啊。

    兴趣所致,何树直接尝试着用意识向一号赤鸟出了命令。

    “小壹,你们不要玩了,赶紧叫小2、小3,小肆,小伍,小六与小柒都下来。”

    “是谁?谁在跟我说话?”

    天空之上,一号赤鸟鸟眼一愣,像是受惊一般的看了看自己的伴侣与五个子嗣。

    “呵呵,小家伙别害怕,我是树,就是你们身下的树。”

    “树?”

    一号赤鸟鸟眼一瞪,随后便紧张地俯下鸟头看向了身下的树。

    而此时何树的树根也正一摇一晃像是正向它招手一般。

    “树!!!”

    “是树!!!”

    一号赤鸟像是确认了什么一般,陡然便在高空兴奋高鸣。

    “树跟我说话了!!!树跟我说话了!!!”

    一号赤鸟与二号赤鸟还是普通鸟类的的时期它们的记忆很模糊,但是它们跟何树一起生活的这大半年内它们的记忆尤为清晰。

    自从有了自我意识的这大半年里,它与它的伴侣一直被何树悉心照顾,完全就是孩子一般被抚育。

    下雨了,有树给它们遮雨;受伤了,有树精心照顾它们;肚子饿了,有树给它们提供灵液。

    对于树,它们有自内心的喜爱与亲切。

    现在树终于能够跟它说话,一号赤鸟的喜悦可想而知。

    “树?”

    “大鸟说树跟他说话了?”

    其他五只赤鸟歪着头有些疑惑,他们感觉自己的‘父亲’是不是脑袋出问题了?

    为什么它们怎么没听到?

    而赤鸟母亲同样感觉疑惑。

    然而,根本不等它们询问,在它们所有鸟的脑海内,何树的声音同时出现了。

    下一刻,漆黑雨夜的天空中,赤鸟们兴奋的长鸣不断响起。

    几分钟后。

    七只赤鸟纷纷停在了何树的枝丫上,并且模样亲昵的任由着何树用树叶抚摸着它们。

    小壹:“我叫小壹,树给我起的名字真好。”

    小2:“嗯嗯,小2的名字也不错,树真好。”

    小3:“.....。”

    这一刻,七只赤鸟只感觉心满意足,它们全部依偎在何树的气息下,静静的全部像一个个人类小孩躺在父母怀抱一样。

    七只赤鸟的等阶不算低了,按照人类的等级划分绝对是达到了c级的标准,并且在c级内还属于中等偏上的妖化动物。

    但是,毕竟七只赤鸟意识形成的时间还短,所以七只赤鸟的意识并没有人类复杂。

    而且由于它们没有像人类一般有什么接受过系统教育的缘故它们的智商IQ值其实真的并不高。

    它们的意识仅仅不过是知道趋避利害而已。

    同样,它们不存在道德观念,更不存在三观,它们只知道什么叫喜欢与不喜欢,好吃与不好吃等等简单的直白思维而已。

    何树需要教育它们的还很多,不过何树现在却一点也不觉得麻烦。

    因为这些小家伙成为他眷属后他可以直接用意识将自己的知识打包一般的传递给这些小家伙们,让它们很快便能知晓很多事物。

    不过,就目前而言,何树还没准备给予它们太多的知识。

    因为接受过小说熏陶的何树当然会考虑它们的意识能不能一下接受那么多信息量。

    这得慢慢来。

    而且也不是现在。

    此时,何树目光看向了树下树笼中的动物,同时也看向了天空中已经渐渐稀少的变异鸟与四周跑过的变异野兽。

    “自己这下终于可以做成以前很多做不成的事了,倒是一大喜事。”

    何树感觉自己想要创造动植物王国的想法或许不难了。

    不过,当他回过头想到空气中狂暴的灵力波动后,何树想要马上动手捕捉动物的想法停了下来。

    这一次人类世界算是真的遭了秧,这是不用细想也能知道的事实。

    陷入狂暴与噬血的变异生物本能的逃避灵力狂暴区域,那么它们的去向也不由而知了。

    何树灵视的视野可以清清楚楚看见越往山外灵力越稀薄的现实,所以结论他当然很快就能得出。

    望了望树屋内睡得像头死猪一样还在打呼噜的蒋青山,何树无奈一叹。

    “各安天命吧,目前我能做的也只有自己可以触及的范围。”

    抛开有些杞人忧天的想法,何树直接进入了修炼状态。

    他要借灵气狂暴的机会尝试一下自己能不能获得新的突破,同时也尽力吸纳狂暴的灵气来稳住自己最大程度可以控制的范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