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重生成为树 > 第二十三张 何树目前的立场(求推荐票)
    是夜,此时已是距离蒋青山被何树‘绑架’的第二天晚上。

    今晚,蒋青山早早便回自己树屋睡觉去了。

    而这个时候的何树却是依然苏醒着。

    经过一天的装点,现在何树范围内的环形河风景差不多已经有模有样。

    不过何树这边是有模有样了,但在他可控制范围内的森林就遭了秧。

    此时峡谷之上很多草都被拔了下来,一些树和野花当然也没逃掉。

    在何树可控制的方圆三百米内、两百米外,其中一百米到处都是这里缺一块那里少一点,看起来就像被狗啃了一样。

    当然何树也没忘记做一些简单的补充,那就是在这些光秃秃的地方用树根在地下散布了部分灵液。

    以此来加那些还有着草根的草好重新尽快的生长出来。

    看着环形河四周有树有花的整齐模样,何树稍微有些成就感。

    虽然现在花草五颜六色很杂,树的品种也很杂,但好在还有些有模有样的感觉不是?

    而且之后自己便也可以让蒋青山带着赤鸟在山中找一些好看的花草回来慢慢改造装点环境。

    “总算告一段落了。”

    何树那拥有夜视仪一般的视觉看着眼前的一切成就感十足。

    “要是附近再住一些人家,然后再搞一些名风名俗的歌舞,感觉完全可以复古啊。”

    “然后,湖里养些鱼,养一些白鹭,再填几艘木质小船,这样的生活才是我之前一直都想要的啊。”

    何树很喜欢大夏文化中的古典风俗,同时也比较喜静,闲云野鹤一般的生活这才是他前身一直希望的。

    然而前身的自己对比起现在仿佛如梦。

    最近这里多了一个蒋青山,何树之前半年来的孤独因为两人的交流被疏导了不少。

    思想稍微活跃了一点,心情当然也好了不少。

    “可惜现在自己已经不是人类了,如果现在自己被人现还不知道要面对什么呢?”

    心底微微一叹,何树心灵显得有些空寂。

    要是自己重生是在古代该多好啊,自己想要神化自己不要太简单,同时也不用注意热武器的伤害。

    何树心里很希望自己能在这里建立一个世外桃源,看着自己认可的人类在自己的庇护下生老病死,体会那种自己已经不可能体会的作为人类的感觉。

    然而现在的社会却根本不会允许。

    对于蒋青山陈述的现在社会的变化,何树真的很担心自己的计策会不会成功。

    毕竟不是每一个人都是傻子。

    他目前只是尽力打算通过蒋青山来表达出自己对人类的善意而已。

    通过蒋青山表达这一点很合适,因为这总比自己一个树妖表达要好。

    何树要表达的意思就一点。

    那就是自己不会无缘无故伤害人类,但同时也不希望人类世俗的打扰,更不想参合人类的事情。

    所以,现在被他捉来的蒋青山,何树其实只是想要和蒋青山接触期间让蒋青山看出自己无意伤害人类的心态。

    同时找个合适的时候让蒋青山帮助自己出去和以后可能来的某些人圆谎。

    虽然现在何树禁足蒋青山稍微可能引起他的不满,但从侧面来说也算是为他好。

    毕竟有现在世界如果真如同蒋青山说的那样,那么自己帮助蒋青山获得了实力,那么他也理因对自己产生拿人手短的心态。

    当自己和他长期相处并给予了他巨大好处后再跟他说明自己这么对他的理由,按理来说一般富有良好素质和道德三观的人都应该会配合。

    至少,何树觉得自己就是这样的人。

    滴水之恩涌泉相报这个理一般来说只要不是太坏的人都会有这样的心理。

    没有人是天生的坏人,如果所有人都会如同很多心理学说说的一样会因环境而变质,变得不满足,那么何树觉得自己除了失望也没什么好说的了。

    蒋青山这个人,是何树对自己身为人类立场的最后交代。

    如果蒋青山让他失望,那么何树便再也不会相信人类。

    何树现在就如同扔硬币一般来判断人类善和人类恶,有些小儿作态,也有些可笑。

    但何树目前也只能这样了,因为他的前身身为人类的阅历本身就不多,有着极大危机感的他目前也就想到这样一个办法。

    在尽量拖延时间提升实力的同时稳住一部分可能现他并对他有恶意或有贪念的人,如此而已。

    前身患有先天性心脏病的他如果没有大夏联邦政府的补贴和爱心人士的捐款,他也根本不可能活不到22岁。

    什么样的经历决定什么样的人产生什么样心态。

    何树自己很明白自己,他目前借蒋青山来只是为了给自己的良心和道德交一个答卷。

    这是他的选择。

    他不知道为什么前身社会会有那么多人觉得社会不公,觉得生活不如意。

    参考了很多,想了很多其实说到底答案就两个,一个是‘贪’,而另一个是‘懒’。

    没有人出生就是富人、官员,有的不过是别人自己以及或许是祖祖辈辈打拼来的而已。

    一句话否定别人其实也是在否定你自己,仇富的人哪里都有,而不仇富期望靠自己努力来改变的也大有人在。

    不一样的人看到的社会肯定不一样,没有拼掉最后一点力气的人是没资格说社会不公的,因为这是你的‘选择’。

    因为何树前身身患病症,所以对于很多东西他没事的时候就是一个人瞎想瞎看,以上的看法其实就是他自己得出的结论。

    不过,人类的三观,并不是他现在需要注意的。

    他现在需要注意的不过是考虑不同种族立场,自己是否会被人类接纳而已,他现在并不会一棍子打死所有人,但也不会轻易相信每一个人。

    只要蒋青山没有做出让他失望的事,那么他便不会一棍全部打死,但是如果不是...。

    “希望你不会让我失望吧?”

    看着树屋中熟睡的蒋青山,何树微微叹息。

    整个山谷此时陷入了寂静,而不久后因为长久不散的乌云,连绵不断的绿色山脉中大雨再次倾盆而下。

    冬季的大雨落下,看的人是如此的寒颤,也是如此的诡秘。

    而也就在这场不一样的雨夜下森林中原本静谧的气氛被打破。

    一个个动物眼睛变得血红起来,而这一切何树并没能第一时间现。

    因为在他的灵气场范围一切都很正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