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重生成为树 > 第十九章 动态
    何树本体所在的小岛上,此时对蒋青山心怀怨念的不但有大熊猫‘球球’,连带着小金丝猴也有这样的情绪。

    它明明之前可是救过这个人类,然而现在这个人类却对自己视而不见。

    虽然最开始这个人类还和自己比划过要救自己,但是这快两天过去,这个人类却像忘了最初的约定一般,根本就没再跟自己说过话。

    对于眼前这个人类的忘恩负义,小金丝猴很气愤。

    然而就算气愤它也根本拿眼前这个人类没办法。

    现在所有被关押在这里的变异动物谁不知道这个人类和那七只怪鸟受到树妖保护啊。

    自从变异之后,这些变异动物或多或少都产生了快的自我意识演变。

    对于事物的看法它们早就不同于以前了。

    虽然现在很多变异动物依然不善于表达,甚至很多肉食性动物还保持着暴虐的习性,但是在遇到危险的时候它们多多少少都能够知道现状的,并且认清事实。

    就比如此时被关押在另外一边的两只金钱豹。

    挨饿两天,此时的两只金钱豹看着其他树笼内的动物那是一个目光红啊。

    但是就算饿极了它们依然不敢在这里大吼大叫。

    变异之后的它们对肉食的需求量早就过了以前的一两倍,这两天没吃任何东西的它们早就饿的不行了。

    两只金钱豹趴在树笼内一边留着口水看着其他树笼内的动物,一边又无力时而颤抖着匍匐在地不敢声。

    现在外面的无数树根动作还在继续,它们吓的不行呢,哪敢自己制造噪音。

    不过总的来说金钱豹的等动物的情况还算好的了。

    因为此时比它们更惨的还有着那头水牛大的野猪。

    此时不远处被树根禁锢在地面的野猪早就有些体力不支了。

    作为森林中长期处在食物链顶端的一霸,野猪感觉到了无尽的憋屈。

    自己先是被区区一个猴子戏弄,之后更是被五花大绑绑在这里,这简直太伤他的自尊心了。

    不过谁让眼前的怪树那么恐怖呢?

    深知活命之道的它原本是打算一直装死找机会逃跑的,结果那个之前被自己吓的屁滚尿流的人类竟然还老在自己身上蹦跶。

    这简直欺猪太甚。

    要不是自己被树根缠着,野猪觉得自己肯定一口咬死那个可恶的人类猴子。

    此时正睁大眼睛的野猪感觉很憋屈,同时也很饿。

    睁着拳头大小的眼睛它的目光一直停留在高大的树冠之上。

    看着高大树冠上两个才出现的蜜蜂窝,野猪嘴里的唾液不由地便分泌了出来。

    在它慢慢有了强烈自我意识的这段时间内,它清晰的记得上次它无意撞断一颗树吃了一个蜂窝后的那个美好记忆。

    虽然它当时嘴里被蜜蜂蛰的不要不要的,但是那个时候的蜂蜜美味一直都在它心中徘徊。

    “好想吃啊。”

    野猪的味蕾不断分泌出唾液,而它自己也不由地再次挣扎起来。

    然而,它的短腿如何蹦跶除了能将泥土刨开以外根本就起不到任何其他的作用。

    野猪这个时候突然有些伤心了起来。

    它感觉自己真的好憋屈。

    嘴巴不能开口不说,腿也不能走路,简直生不如死。

    明明其他动物也不过是关在笼子里而已,为什么只有我被这些该死的树根绑在地上?

    这很不公平,级不公平。

    野猪开始愤怒地大叫起来。

    然而嘴巴被树根箍着的它只能出一段段喘着鼻音的粗气。

    原本在一旁教着七只赤鸟认字的蒋青山听到声音后,侧头看向了野猪。

    一人一野猪四目相对。

    时间放佛静止。

    然而下一刻

    蒋青山对着野猪斜眼幸灾乐祸一笑,随后便不再理会。

    看着蒋青山那幸灾乐祸的模样,野猪感觉自己受到了极强的屈辱。

    它誓,只要自己能够出来,一定要这个可恶的人类知道惹怒自己的下场!

    “嚎!!!!”

    野猪内心在愤怒地咆哮。

    ————

    对于树下生的一切此时的何树可没心情关注。

    此时用树根给环形湖加固之余何树还在不断的迁移远处的一些花草。

    连带着泥土一卷,然后连根带花就被何树直接挪移到了环形湖外围。

    将野花放置在早就挖好的泥坑后稍加调整,何树这才继续小心翼翼的重复工作起来。

    “好歹也要暂时充下门面不是,不光是花,自己还得移植一些树苗到环形湖的周围来。”

    何树正是基于这种想法所以才继续开始着工程的。

    十多根分树根做着着移植花草树木的事,而另外十多根树根则做着环形湖的细致砂石修整。

    当然,何树也没忘重要的一点,那就是给环形湖做一道不深不浅的河道,以此来维持环形湖的水位。

    环形湖和何树的位置处于峡谷出口的两百多米开外,所以理所应当的何树所处的这个峡谷阶段是有一些坡度的。

    而这也为制作河道起到了一部分便利作用。

    没有多想,何树用一根分树根直接便开始了河道的小工程。

    而就在何树这边开始欣欣向荣走上正轨之时,七八公里外的森林中,四男两女正安营扎寨休息着。

    “彪哥,你说这雨会下到什么时候啊?”

    营帐内,被称作彪哥的虎背熊腰男子看了一眼身旁的瘦高男子,随后道:

    “怎么?这就沉不住气了?”

    “额,我这不是担心嘛。”瘦高男子背着猎枪尴尬的笑了笑。“这一路上大家也不是没有遇到危险,变异虫和动物简直多不胜数,咱们可是还带着两名伤员呢。”

    瘦高男子说着还将头瞥向了帐篷内的一男一女。

    “呵~”

    贺彪转头,看了眼营帐内的受伤男女,随后面无表情道:“好好的大学生不做,以为灵能觉醒就能来钱快了?当初进山之前我可好心奉劝过,现在嘛,自找的而已。”

    说罢,贺彪根本懒得理会受伤的人,而是自顾自的走到一旁坐了下来开始闭目休息。

    一时间,整个营帐内沉闷异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