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重生成为树 > 第十六章 我难道是救世主不成?
    入夜。

    此时已至入冬时节,天空中在今晚再次下起了蒙蒙细雨。

    峡谷中,此时在峡谷一侧的岩壁上蒋青山正躺在一个何树临时给他搭建的树根屋内呼呼大睡。

    而七只赤鸟则全部躺在树屋内蒋青山的一侧,它们充分的执行着何树给它们下达监视蒋青山的命令。

    雨越下越大,整个森林内的杂音都被雨声覆盖了。

    而就在这样的雨夜下,何树却依然忙碌着。

    现在的何树对睡眠的需求几乎略等于无,他此时正全神贯注地做着峡谷的改造工程。

    如果此时有人站在峡谷顶部向下看的话,那么一定会现此时峡谷内无数黑色的翻滚着的丝滑树根。

    这些树根如同巨蟒一般互相纠缠并且不断的来回活动着。

    这些树根有的形成一个个巨大的网布状不断将泥土挪走,而有的则卷起一个个石巨石,并将他们粗暴的扔出很远。

    何树此时可不管会不会砸到花花草草和动物,他此时唯一在意的不过是他的改造工程罢了。

    经过一下午的规划思考,他打算暂时将自己方圆五十米范围外的所有泥土挖空,深度大概在十米就好,以此形成一个巨大的环形湖。

    环形湖的宽度何树大概设置为二十米左右,而在环形湖外则种植花草树木等等。

    何树所处的整个峡谷宽度最大的地方也不过才接近四十米,而何树却要在自身树干方圆1oo米内做出这样的事。

    那么毫无疑问的。

    何树是同时在对峡谷进行着改造。

    七十三根分树根,包括分树根上的根须它们全部都在这一刻动作着。

    峡谷岩壁的改造,何树是利用的分层进行搬运工作。

    他利用树根在峡谷顶部距离地面十米的地方用树根不断在地下做着岩石切割,同时也用其他树根一块一块的把切割下的岩石包裹并挪走。

    这项工程很大,同时对何树的精神也有很大的负担。

    要知道何树现在要做的事可是同时控制着七十三根分树根与树根上的成千上万小根须啊。

    这样的精确操作要不是可能是因为何树本身就够天赋异禀,或许这样的大规模举动他还做不出来呢。

    雨夜下,无数树根形同无数触手一般重复忙碌着,而雨也越下越大。

    次日早上。

    峡谷内的雨还再下,不过这时已经是绵绵小雨而已。

    密不透风的树根屋内此时的蒋青山打着哈欠慢慢转醒。

    看着身旁全部趴在书屋内的七只赤鸟蒋青山盯了好一会儿,随后这才摇了摇头坐立起身。

    “昨晚睡的可真香啊,算是这出来几天睡的最踏实的一天了吧?”伸着懒腰的蒋青山慢慢站了起来。

    而也就在他站起身后他身旁的七只赤鸟也接连睁开了鸟眼。

    “走了,傻鸟们,准备吃早餐去。”

    “咕咕嘎?”1号赤鸟。

    蒋青山捂额,看来自己对七只傻鸟的教育道路任重而道远啊。

    懒得理赤鸟,蒋青山直接便推开了树根屋的根须门。

    然而这一推开门之后蒋青山傻眼了。

    “卧槽,我在做梦吧?”

    看着门外的雨天下那大变模样的峡谷蒋青山有些显得不可置信。

    此时门外一侧原本微斜的峡谷岩壁犹如被什么咬了一口似的,竟然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弧度。

    而在沿着这个被啃了一口的弧度岩壁往下看,一个巨大的环形湖就这么出现在了蒋青山眼里。

    湖水非常浑浊,但是这不是主要的,主要的是何树的巨大树干竟然在环形湖中央的近两百平米小岛之上。

    “这是树妖一晚上做的吗?也太夸张了吧?”

    蒋青山看了半天才回过神。

    而七只赤鸟则啥感觉没有,刚刚就在蒋青山愣神的时候飞到了何树巨大树冠的树枝上。

    而在何树的树下,那些可怜巴巴被关押在树笼内的动物则有气无力的闭着眼。

    昨晚这些被关押的可怜家伙可是亲眼再次目睹了何树那树妖的恐怖全貌。

    一直惊恐的它们昨晚可一直没睡觉,而现在何树好不容停下动作它们当然就安心的休息了下来。

    又累又惊又饿的它们此时一点力气都没有了,全部都耸拉着头趴在笼子内一动不动。

    而何树的意识此时早就因为昨晚消耗了太多精力也难得的进入了休眠状态。

    蒋青山喊了何树好久,不过迟迟没能得到何树的回应。

    “这树妖太累了,所以睡着了吗?”

    蒋青山猜测着,同时也颇有些意犹未尽地看着巨大的环形湖。

    “这么大的湖要是再养一些鱼,同时在湖边种满桑树肯定看起来不错。”

    不过,刚这么一想蒋青山就感觉有些不对味了。

    “我艹,我在想什么呢,难得树妖睡着了,我现在不应该想想该怎么逃的事吗?”

    不过,蒋青山刚这么一想,他便看见了树干上那些直直地盯着自己看的七只赤鸟。

    蒋青山没招了。

    “这特么的还逃个***前一堆眼睛盯着我,人跑的难道还能有鸟飞的快?”

    蒋青山有些有气无力。

    甚至此时他还想到了昨天下午他亲眼看见1号傻鸟的爪子爪一块岩石直接把石头抓的四分五裂的模样。

    这特么要是这些傻鸟往自己身上使力,自己怕不是都被它们抓出脑髓来。

    蒋青山感觉自己好苦逼。

    自己难道要一辈子都在这里陪这个树妖不成?

    就算最后自己因为有了树妖的灵液身体产生了巨大的变化,但如果没人看自己装逼这还有意义吗?

    说到底装逼也得装给人看才行啊,而且人类可是高度社会性的高等生物,这一直活在山里迟早得自闭。

    想到这里,蒋青山没由来的又有些对力量的渴望失望起来。

    难道自己还能指望靠着从树妖那里获得的力量打败树妖逃跑不成?想想都不可能。

    “看来自己还是得想办法获取树妖的信任才行啊。”

    “只有获得了树妖的信任自己才有可能借着树妖的虎皮出去装逼。”

    这么一想,蒋青山觉得自己得找机会说服树妖才行,最好让树妖对人类社会有兴趣,当然,同时自己也有必要好好引导树妖不要与人类为敌。

    这一刻,蒋青山眼中精光大放。

    他觉得自己的身影好像慢慢高大了起来。

    “自己这难道就是小说中那些注定要成为救世主的存在不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