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重生成为树 > 第十四章 被恶心的何树
    临近中午时分。

    “我日你大爷,1号傻鸟,你再抓我跟你拼命了啊?”

    “日,你还来?”

    此时的蒋青山正蹲着地上欲哭无泪的叫着。

    而在他的对面,此时七只赤鸟正傻模傻样的看着他写字。

    “再说一遍,这叫树,树,这样写的知道吗?两木一又。”

    蒋青山用着枯枝在地面写着,同时还时不时的指着何树的本体对着赤鸟叫着。

    “咕?”

    七只赤鸟偏着头,盯着蒋青山写的字,同时盯着何树的本体咕咕叫道。

    而且它们竖起一根爪子真的有模有样的跟着蒋青山学了起来。

    只不过,它们用爪子写出来的字真的不要太别扭,完全四不像啊。

    “咕?咕你大爷,你们是鸽子啊?树,叫树?”

    蒋青山欲哭无泪。

    这都什么事啊,自己这被抓壮丁抓的,尼玛,自己一个堂堂七尺男儿竟然在这里教几只鸟写字学语言?

    教鸟写字学语言他也不说了,虽然它们现在的语言有点像是鹦鹉学舌最开始的样子,但关键这几只鸟竟然还真学的有模有样。

    这特么的不是成精了是怎么了?

    当然,这成精的事现在蒋青山已经见怪不怪了,但这几个傻鸟不好伺候啊。

    自己不耐烦的多吼叫了几次它们还抓人,一抓手臂就是几个血痕,要不要这么狠啊。

    好歹自己也是它们老师啊?懂不懂尊师重道?懂不懂老师是半个父亲啊?

    真的操蛋。

    自己难道他上辈子欠这几只鸟的啊,老天这么换着法来折磨自己。

    ——————

    “咕咕咕?”

    赤鸟父母中的雄鸟歪着头看着蒋青山再次叫了几声,鸟眼内竟然好像觉自己学的挺厉害的正在炫耀一般的连续叫着。

    “咕你大爷!”

    蒋青山直接骂娘了,而且还忍不住直接一巴掌拍向赤鸟父亲也就是他口中的1号傻鸟。

    然而,他这一拍出事了。

    下一刻一声惨叫声直接响彻山谷。

    “我的手啊!卧槽,痛死我了。”

    蒋青山蜷缩在地上抱着右手鬼哭狼嚎起来。

    因为此时他的手背竟然被刚刚的1号赤鸟飞起来用爪子抓出了数道血肉模糊的深痕,手背上那清晰可见翻开的皮肉让蒋青山痛的哇哇直叫。

    而七只赤鸟则大眼瞪小眼,它们围着惨叫的蒋青山并且看着蒋青山右手的伤口。

    它们觉得眼前这个‘大号没毛猴子’也太大脆弱了。

    都没使力呢,这就出血惨叫了?

    比虫子都弱,这是七只赤鸟的认知。

    此时惨叫的蒋青山也是不知道这七只赤鸟的想法,要是知道了他估计都想红烧鸟肉了。

    也太埋汰人了,什么无毛猴子?什么比虫子弱?

    你们特么的抓的虫子都是变异虫昆虫好吧?能比吗?

    看着地上惨叫的蒋青山,何树也是无奈。

    “这怪谁啊?自己不把身份调整过来不说,惹谁不好还偏偏惹这七只小可爱,简直自找的。”

    当然,对于这种情况何树也不会不管。

    在蒋青山惨叫的时候,何树怪异一笑便用树根的树尖粗暴的插进了蒋青山的嘴里,并且在蒋青山面色苍白惊恐呜咽着的时候分泌出了灵液。

    “嗯嗯嗯?”

    原本想着要死了要死了的蒋青山在灵液进入口中的一刹那瞬间便安静了下来。

    那灵液特殊的香甜口感让他瞪大了眼睛,刚刚还惨叫呜咽着的蒋青山匆忙便使劲的吞咽起来。

    灵液进入喉咙不到几秒,蒋青山只觉得自己全身好似被冬日温暖的阳光照耀一般有种强烈的舒麻感。

    从灵液进入身体的一刹那,那种无形中向着全身疏导开来的能量让他非常舒服,那种感觉蒋青山说不出来,但是绝对不比贤者状态前一刻的感觉弱多少。

    在蒋青山吞咽灵液的时候,他的嘴角也有丝丝灵液渗出,灵液的香气这一刻彻底在四周弥漫开来。

    七只赤鸟习惯性歪着头,并没有觉得有什么。

    然而,原本那些在树笼中安静或者装死的动物们却是全部睁开了眼。

    它们直直地盯向了蒋青山的方向,同时全部吞咽起口水。

    水牛大的野猪装死装不下去了,虽然他的身体被树根箍在地面,嘴巴也被树根箍住了,但它的四只小短腿却开始不断蹦跶起来。

    而小猴子和大熊猫则全部一脸渴望地看着蒋青山那边,甚至小猴子和大熊猫还小心翼翼地低声呜咽起来。

    同时,金钱豹、白唇鹿、羚羊与其他五只变异鸟也全都在这一刻开始叫了起来。

    他们是害怕极了何树这棵灵力波动巨大的树妖,但是他们更想吃到灵液。

    先不说灵液对他们有一种本能的巨大诱惑力,他们可已经饿肚子一天没吃东西了。

    也不管死不死,这一刻这些飞禽走兽全部慢慢叫了起来,并且声音也越来越大,同样胆子也越来越壮。

    “嘿,有意思,这些家伙饿一天就受不了了啊?”

    何树当然能够知道自己灵液对于变异动物们的吸引力,更何况他现在的灵液效力还是以前的几十倍,这种巨大的变化肯定是这些慢慢‘妖化’的动物不可抵抗的。

    不过,何树对这些动物的叫声依然不闻不问。

    何树觉得它们还饿的不够,现在还不时候,至少要等这些家伙都有气无力,叫都叫不出来的时候才行。

    ————。

    慢慢地,蒋青山手背上深痕内的鲜血止住了,而同时何树也停下了对蒋青山的‘投喂’。

    然而。

    尼玛,何树刚一动树根想要抽出来,结果蒋青山这货还上瘾了,直接拉住他的树根并且疯狂舔着没有再分泌灵液的树根树尖。

    “再来一口,树哥,别小气啊,真的,最后一口!只要一小口。”蒋青山抓着何树的树根不放,并且双眼放光的看着何树本体吐字不清的道。

    何树呆滞了。

    而蒋青山还不依不饶。

    “树哥别抠门啊,真的就最后一口啊,你看我都按您指示给您的小鸟们当老师了,功劳没有也有苦劳啊,一口,真的,树哥再来一口就行。”

    沉默,蜜汁沉默。

    最终,何树的意识海中出了巨大的咆哮声。

    “给老子滚!”

    何树恶心至极地大力抽出树根,同时还控制树根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向着蒋青山身上抽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