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重生成为树 > 第十三章 第一个免费劳力就是你了
    盯着眼前的妖树,蒋青山思绪不断的流转着。

    “我这一睡醒身上别说伤口了,连淤青都没有,够厉害啊,也不知道这棵妖树昨晚到底对我做了什么?”

    稍微原地跳了跳,蒋青山感觉一身轻松,根本就没有任何不良的感觉。

    说来也怪异,这个时候他还没感觉到饿,要知道现在他可是一天一夜都没吃东西了啊。

    “为什么自己到现在都没感觉到饿呢?”

    “难道自己真的被这棵妖树动了什么手脚?”

    蒋青山内心有些不安,同时也将目光看下了一侧在峡谷内树笼的动物。

    “这棵树妖还抓这么多野兽,他到底想要做什么?”

    目光四处扫视,蒋青山就看见了昨天追过他的那头水牛大小野猪,当然他看见的还有另外一个笼子内蜷缩着的小金丝猴。

    小金丝猴,野猪、金钱豹、大熊猫这些动物无一例外全部都老老实实的呆在笼子内。

    它们在害怕着树妖,不敢动也不敢叫,就像是一个被怪蜀黍绑架的小孩一般无助。

    看着眼前树根好久没有搭理自己,蒋青山壮着胆挪移起步子来。

    而随着他的挪动,七只赤鸟的目光也随着他而动。

    不过对于七只巨鸟的目光蒋青山已经见怪不怪了,当然也不会太害怕。

    慢慢地,蒋青山来到了小金丝猴的笼子前。

    小金丝猴此时正用手臂抱着头,整个头也全埋在两腿之间。

    蒋青山甚至可以看见小猴子因为听到响动身体还微微颤抖了起来。

    “呵,小样,之前看我摔跤的热闹就不知道害怕,骑野猪也不知道害怕,现在倒是怕一棵树妖了?”

    蒋青山暗自偷乐了一下。

    他伸出了手推了推蜷缩着的小猴子同时压低声音道:

    “小猴子,你没事吧?”

    小猴子被他一推原本惊悚的炸毛就要想远处跑,然而当小猴子看见眼前是那个熟悉的人类后,小猴子的惊恐表情瞬间便安定了下来。

    “呜呜呜?”

    小猴子好奇的看着蒋青山,同时还转头小心翼翼地看了看另外一旁的巨树。

    看着小猴子一副谨小慎微的表情,蒋青山乐了。

    “嘿嘿,你个小家伙也知道害怕啊?”

    “呜噶呜噶...。”

    或许看出了蒋青山在嘲笑自己吧,小猴子转头便对着蒋青山就龇牙露出一副不满的表情。

    “好了,好了,我不笑你还不行吗?”

    “看不出来你个小家伙倒是挺聪明的啊,迟早也得成精了。”

    蒋青山笑着,同时露出一副调侃的神情。

    不过此时的小猴子显然并不是太在意蒋青山说什么,反而它伸出了毛茸茸的手指了指笼子。

    一边指着还对着蒋青山叫着。

    “额?小家伙你是叫我把你从笼子里救出来吗?”

    蒋青山用手比划着,同时好奇的问道。

    小猴子点头,并且还时不时小心翼翼地转头看向巨树一侧。

    或许他觉得现在的巨树是睡着了吧?

    看到这里,蒋青山苦涩一笑:“救你?我都自身难保了呢。”

    “而且我现在也没有工具啊?”

    蒋青山指了指自己,同时也指了指何树的位置,最后还摊开了手。

    这一人一猴就靠着表情与手势进行着跨种族的交流。

    而在蒋青山与小猴子交流时,何树其实早就回过神来了。

    看着蒋青山与小猴子两个用手比划还一边时笑时怒,何树都有点想笑。

    “这个小子也是个奇葩啊,都能和动物无障碍交流了。”

    笑了笑,何树也不再管蒋青山,而是继续思索着后续的事。

    人类军队会不会来以及抱着什么态度这些何树觉得现在没什么可考虑的,毕竟现在想多了也百搭。

    走一步算一步而已。

    难道在人类没来之前自己还这么一直担心受怕的过不成?

    该做的事何树还是要做的。

    说到做什么?

    那么先,如果自己真想要创建一个动植物王国的话,那么这个峡谷就很有必要好好修缮一下了?

    看着昨晚被自己破坏殆尽的峡谷,何树无奈的笑了笑。

    “看来自己得开始种花种树种草了啊?不过先得先找种子。”

    想到这里,何树顿时开始细致的思考了起来。

    找种子这种事他肯定不可能亲力亲为的,而且他的树根有限距离也就三百多米而已,在这个范围内的动植物毕竟有限。

    所以这事最终肯定得落到便宜人士蒋青山与七只赤鸟身上。

    但是,说到赤鸟,现在何树不得不考虑一个问题,那就是交流问题,自己该怎么清晰的指挥动赤鸟呢?

    何树有点头大。

    以现在赤鸟的灵智程度,何树觉得自己是不是可以把教育放到位了?

    先教这些赤鸟写字?亦或者说说话?

    鹦鹉都能学舌呢,何树还不相信自己改造变异出来的赤鸟不行?

    而这个教育赤鸟写字说话的重任嘛,当然还得落到蒋青山的身上。

    总之,蒋青山现在已经没得选择了,想要逃?不存在的。

    何树现在正缺这么一个苦力呢,哪可能放过他。

    盯着七只挤在一起站在巨石上的赤鸟,何树挪动树根出现在了赤鸟身旁。

    而赤鸟们当然也看见了树根。

    “唲~唲~。”

    七只赤鸟小声的张开鸟喙叫着,并且瞪大眼睛看着何树的树根有些疑惑。

    “‘树’这是要让我们做什么吗?”

    七只赤鸟互相交流着,同时五只赤鸟中的父母赤鸟则对着何树的树根又叫了两声。

    那意思的模样大概就是叫何树好好表达到底要它们做什么。

    而何树对此当然是满意的,在他看来赤鸟们的灵智育的很好不是吗?

    何树笑着,同时操控着自己的树根上众多细小根须编制了一个粗糙缩小版人类的模样,而后又制造了一个粗糙的赤鸟模样。

    然后何树开始了动态图形表演。

    而他要表达的意思就是要赤鸟们盯好蒋青山,同时也让赤鸟们跟蒋青山学习文字交流手段。

    至于蒋青山那里,何树等一会儿就会找他好好的商量并且给他讲一下道理。

    跟着本树混,那是绝对前途无量啊。

    不接受?不存在的。

    道理必须好好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