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重生成为树 > 第十二章 树妖?
    龙卧山脉保护区、断龙峡谷。

    “嗯!嗯!”

    树笼内,此时身长约一米的大熊猫闪烁着无辜的眼神正不断的向着远处才清醒过来的有些没回过神的蒋青山嗯嗯着。

    “我这是在哪里?”

    背靠着巨树,蒋青山直愣愣地看着对面黑色树根牢笼内的大熊猫一时头还有些没搞清楚状况。

    转头向身侧看去。

    刹那间,当他看见另外一旁无数个大小不一坐落在残垣断壁峡谷地面的树笼与动物后,蒋青山终于清醒了,也回忆起了。

    “我该不会是被树妖绑架了吧?”

    蒋青山慌乱的爬起身。

    想起昨晚的可怕场景,再看着一侧七只如同苍鹰大小的赤鸟正站在不远处巨石紧紧盯着他的模样,蒋青山瞬间面色苍白。

    而也就在这时,在他的身前,一根手臂大小的树根却是从地面钻了出来。

    “卧槽!”

    蒋青山被吓了一跳,并且不由自主的后退了一大步。

    他很想跑,真的很想跑。

    然而想起昨晚昏死前那蜿蜒的树根后他放弃了。

    这一刻,他的腿肚子颤抖着,并且紧张地看着慢慢延伸向自己的树根,直到树根停在他的身前。

    嘴巴颤抖着,蒋青山吞咽了一口口水,努力的控制着自己不至于太过失态。

    “树,树妖大哥,昨晚是您救了我吗?”

    蒋青山迟疑着,颤抖着,他真的很害怕。

    然而现在他根本就没有退路,他的背后就是树妖的本体,前方又是七只凶猛巨鸟,这跑肯定是跑不掉的啊。

    所以在这巨大的危机下,蒋青山反而稍微镇定了下来一点。

    蒋青山没有指望树妖能够听懂自己的话,他只是想让树妖看出他真的人畜无害啊。

    然而,让蒋青山没有想到的是,眼前的树根竟然在自己说话间竟然上下摆动了一下。

    “不是吧?”

    蒋青山长大了嘴巴。

    “您,您能听懂我的话?”蒋青山迟疑的结巴道。

    树根再次上下摇摆。

    而且在蒋青山有些怀疑人生的情况下,树根的尖端竟然在他身前慢慢接近地面,并且开始了书写。

    在蒋青山的木讷注视下,何树写下了这样一句话。

    “人类,你的话我能够听懂,昨晚我已经从你脑子里得到了我想要的知识。”

    “什么?我的脑子?”

    好吧,当蒋青山看到这一行字后整个人都不好了,并且毛骨悚然起来。

    “从我...,从我的脑子得到了您想要的东西?”

    “狗屎!!!”

    蒋青山差点就骂出口了。

    不过巨大威胁下,他只是吞咽了一口口水,并且用手颤抖着触碰着头皮,同时他的腿肚子抖的就像筛糠一样。

    他快要被何树吓死了,从脑子里,蒋青山紧紧地盯着这几个字没晕厥过去已经算好的了。

    蒋青山平时小说可没少看,他现在正胡思乱想着呢。

    比如什么自己昏死过去的时候自己的脑袋被树妖掉包了,又或者说自己被搜魂了,再则就是自己已经死了,自己是在树妖的操控下所以觉得自己还活着。

    总之,这一刻蒋青山整个人都陷入了魔怔。

    而看着眼前蒋青山这个胆小模样,何树也快被他逗乐了。

    “这小子胆子也太小了一点吧?不过这样一来倒也稍微好忽悠一点。”

    想到这里,何树也没管蒋青山的怀疑人生。

    而是自顾自的继续写道:“人类小子,你叫什么名字?”

    然而,蒋青山根本没有理何树,显然还在思考着何树刚刚说的话到底代表着什么。

    “啪!”

    何树直接用树根向着蒋青山身上抽了一下,直接抽的蒋青山跳脚。

    “啊!我...,您别,别打啊!我回答,我马上回答还不行吗?...。”

    蒋青山被这一抽直接抽醒了,摸着老腰现在他很想哭。

    如同怨妇一般的他看了看地面的字然后显然呆了呆。

    “我的名字?”

    “不是说从我脑海中知道了想要的吗?怎么还问我名字?”

    蒋青山有些疑神疑鬼的看了一眼眼前的树根。

    不过生怕挨打的他也不好问,不敢过多磨蹭,所以他很快认命般地便立刻道:

    “树妖大哥,我的名字叫蒋青山,22岁,未婚,西蜀省东河村人...。”

    好吧,这一次,蒋青山直接便像是倒豆子一般的将自己的情况给说了一个遍。

    随后根本不需要过多赘述,何树与蒋青山便这么直接一问一答起来。

    一个多小时后。

    听完蒋青山知道的事后,何树倒是对现在的情况终于有了一个大概的了解。

    现在的何树的确还在西蜀省,而且是在龙卧自然保护区。

    其次就是这场灵力复苏的时间也的确是从他才重生的那个时间段开始的。

    而且灵力复苏也并不是只有西蜀或者大夏联邦,同时全世界各国也都有生这种事。

    “有点意思啊,看来变化的地方还真不是自己这座山啊。”

    “之前搞的我还以为是我的影响呢。”

    何树没由来的舒了一口气。

    这场灵力复苏事件不是他导致的,也不仅限于这座山便好,不然他不就成了众矢之的了吗?

    在何树稍感安慰的时候,蒋青山通过对话明显也现了一些何树不对劲的地方。

    特别一点就是,这棵妖树问了这么多,这真是从自己脑子里获取过所谓记忆的情况吗?

    “难道说这棵妖树能力不足,所以从自己脑海内搜魂搜到的内容并不完善是吗?”

    而且,这棵妖树干嘛这么关注人类世界的事啊?它这是害怕人类还是打算占领人类世界?

    总之,这一刻蒋青山的脑子也是充满了无数个问号。

    何树刚刚不但问了他这期间人类死了多少,还问了政府有没有放火烧山过等等之类的。

    总感觉这棵树有些问题啊?他是隐瞒着自己什么吗?

    蒋青山感觉脑子有些不够用了。

    也不知道这棵妖树留下自己是为了什么,难道仅仅是为了问我们人类的情况?

    另外,这棵妖树总的来说还救了自己,这么说来这棵妖树应该也不算坏吧?

    最主要一点这棵妖树还是可以交流的,这是不是说明自己其实也是有机会逃走?或者说求对方放自己走?

    不过,对于让对方放自己走这一点蒋青山感觉希望不大。

    原因很简单啊。

    这棵妖树要是不想自己把这里的事传出去的话应该是不会放自己走的吧?

    很绝望,蒋青山真的有点绝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