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不要飞升 > 第七十九章 反抗军
    扑倒林初槿后,姜慕白在电光石火间推断出几条信息。

    枪声连贯说明射较高,从子弹落点分布可看出后座力较小因而射击稳定,枪声略为沉闷,且在百米开外,说明精准射程过一百米。

    综合以上特点,对方使用的武器很可能是突击步枪()。

    这回摊上大事了!

    即使是老掉牙的手动步枪,也属于联邦一级违禁品,更何况是结合步枪与冲锋枪战术性能、专为战争而设计的突击步枪!

    能用且敢用这类武器的人,少之又少。

    如果是执行机密任务的军警部队,遭遇平民时应当予以警告,而不是直接开枪射击。

    联想之前在正气堂听闻的消息,不难猜出对方身份。

    反抗军!

    姜慕白忍不住在心里对王鸣父子致以亲切问候。

    另一侧,铁蛋躲在树后,在肾上腺素的刺激下急促喘息,他躲闪的动作慢了半拍,所幸不是第一目标,否则已被打成筛子。

    回过神后,铁蛋突然想起件事,他从腰侧枪袋里抽出一把满弹转轮手枪,接着扭头看向姜慕白藏身的矮坡。

    铁蛋有些犹豫,他知道姜慕白枪法了得,也相信姜慕白更能挥出这把转轮手枪的威力,可他只有这一把枪,把枪扔给姜慕白,他只能拿开山刀防身。

    “趴下!别站在树后面!”

    姜慕白瞥见铁蛋站在树后一动不动,立刻出声警醒。

    高大树木在枪战中绝非理想掩体,借助树木掩护行进还算可行,站在树后原地不动等于找死。

    铁蛋听到姜慕白的喊声,浑身一震,下意识将转轮手枪抛向姜慕白,随后立刻向前扑倒,但倒地后仍旧一动不动。

    枪声没再响起,对方明显在拉近距离,趴着当伏地魔还不如原路往回跑,这是基本战术知识,可铁蛋从未接受过专业训练,自然无从得知。

    “别说话。”

    冰泉般悦耳的女声涌进耳道,令姜慕白镇静心神。

    姜慕白转头看向林初槿,他和她几乎脸贴着脸、鼻尖抵着鼻尖,姿势极其暧昧,但她眼里既没有与同龄异性亲密接触的娇羞,也没有被人强行拥抱的怒意。

    “请收声,不要暴露位置。还有,请放开我。”

    她的冷静令人意外,不过紧要关头没工夫细想,姜慕白立刻松开双臂。

    林初槿贴着地面爬行一小段距离,翻身展开五指,将手心里一面小巧圆镜拍在眉心处,而后似入睡一般缓缓合上双眼。双目闭合的同时,她额头上的圆镜如飞鸟般腾空而起。

    片刻之后,紧闭双眼的林初槿低声说道:“两个人,一个在左前方,二十丈,另一个在右前方,二十五丈。”

    小丫头说过,林老师是第二境法修,法修总有些神奇手段,姜慕白无暇探究,点头道:他们要包抄我们,说具体点,几点钟方向?多少米?”

    “几点钟?”

    “石英钟表盘时针,几点钟?”

    “现在是十点六十米,两点,不,三点,七十米。”林初槿睁开双眼,圆镜匀下坠,落回她右手掌心。

    “林老师,你掩护我。”姜慕白匍匐前进,握住铁蛋抛到身前不远处的左轮,打算冒险一搏。

    这处矮坡附近没有理想掩体,等着对方绕到两侧,必死无疑。

    与其坐以待毙,不如主动出击,虽然左轮枪的射程、射和精度远低于突击步枪,但只要在五十米距离内交战,仍有机会。

    就在姜慕白单手撑地准备起身做机动躲避并拉近距离时,林初槿竟先他一步起身。

    “林老师!”

    “哒哒哒哒哒哒”

    两侧枪声与姜慕白的呼声不分先后,同时响起。

    画有雪梅的油纸伞自行悬浮,伞面如盾牌般挡在林初槿身前,一层厚实坚冰以肉眼难以捕捉的度在纸伞伞面凝结成形,将十几枚子弹尽数格挡。

    冰和伞,能挡子弹?能当突击步枪的子弹?

    姜慕白瞪着林初槿身前的纸伞,瞠目结舌。

    枪声没有片刻停歇,变形的弹头与破碎的冰渣接连落地,林初槿左手掐诀置于中丹田,右手成剑指指向身前空气,腕间玉镯散白光。

    两柄无色透明的冰刃悄然成形,朝着两侧枪声传来的方向电射而去。

    冰刃飞出的刹那,纸伞伞面浮现酷似陶瓷釉面冰裂的裂纹,随后片片破碎。

    下一刻,枪声骤停。

    姜慕白愕然看向林初槿,此时她眉宇间尽显疲态,双颊惨白不见血色。

    林初槿弯腰拾起伞柄,缓慢但肯定地吐出两个字:“死了。”

    死了?

    姜慕白压下心头震惊,起身观察。

    十点钟方向约六十米处与三点钟方向约七十米处各有一具尸体,致命伤都在相同位置:冰刃深深插入颈部,几乎将他们尸分离。

    姜慕白看清两人长相,沉声道:“是反抗军,我看过他们的照片,他们还有同伙。”

    “走。”林初槿艰难出声,惜字如金,说完轻轻挥动右手,两柄冰刃转瞬间消融于血色中。

    无需呼唤,趴在地上装死的铁蛋手脚并用飞快起身,看也不看姜慕白和林初槿,沿着来时的路线拔腿狂奔。

    姜慕白看出林初槿状态不佳,关切问道:“你能走吗?”

    林初槿嗯了一声,从精致瓷瓶里取出几粒翠绿色丹药服入口中,接着把伞柄当作手杖,勉力朝着铁蛋离去的方向迈步。

    法师用完蓝条便处于虚弱状态,这是常规设定,姜慕白虽不是法修,但也有过类似体验,他在龙津街以剑出无我击毙刀齿犬后,足足半刻钟无法行动。

    以林初槿现在的步,恐怕不出百米,就被追来的反抗军打成筛子。

    逃命的关头,哪还顾得上男女有别,姜慕白伸手拦在林初槿身前,以不容拒绝的语气说道:“我背你。”

    林初槿垂下眼睑,微微侧头,看起来有些不情愿。

    都这时候了,管她情愿不情愿?姜慕白二话不说,以关节擒拿技锁住林初槿手腕,沉腰俯身将她背起,大步流星追向不讲义气的铁蛋。

    凉风吹过鬓时,姜慕白听到耳畔有微若蚊呐的声音。

    林初槿贴着他的耳垂说了声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