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不要飞升 > 第七十八章 平地起惊雷
    看来铁蛋在分配队伍时就想到了该怎么赚外快,这算盘倒是打得响亮。

    他未必知道姜慕白与林初槿认识,之所以选了姜慕白,想来是因为他只认识姜慕白。

    这种生意,没法跟陌生人谈。

    想到这,姜慕白不禁失笑,买枪时他没还价,那晚借宿酒馆时他也没还价,看样子是给铁蛋留下了人傻钱多的印象,才会让铁蛋狮子大开口,讨要好处时竟用“千”作为单位。

    铁蛋见姜慕白不吭声,急道:“你嫌贵?机会难得啊,这样,老顾客,我给你打八折。”

    姜慕白竖起中指,笑道:“老铁,你跟黑老板一样,很会做生意。”

    “是吗?我也觉得。”铁蛋厚着脸皮嘿嘿笑,“怎么说,你是要我尿频,还是要我腹泻?”

    “我要你找人。”姜慕白摇摇头,“王子帅独自进山,就算没碰上野兽,也可能摔着磕着,说不定会掉进坑里。对了,山里有没有你们布置的陷阱?”

    生意没做成,铁蛋有点失望,他撇了撇嘴,回道:“放心吧,以前有砍柴的被误伤,所以我们每次下山都会把布置好的陷阱拆了带走。再说,我觉得王老板的儿子压根就没上山。”

    “哦?”姜慕白边走边问,“为什么?”

    “小孩子吹牛我见多了,他要是真打算上山,就不会跟别人说,反正要上山,打着猎物才回来炫耀不是更好,万一没打着猎物,两手空空回去还不是被人笑话,是这个道理吧?”

    铁蛋挠挠光滑的头顶,嗤笑一声:“要我说,应该先去找黄包车,从学校到萧山,要么骑车,要么坐车,山脚下没有自行车,他又不可能扛着车上山,那他只能是坐车来的,十一岁的小孩坐车到萧山,车夫不可能没印象。”

    姜慕白认真思考一番,把竖起的中指换成拇指,说:“你的分析未必正确,不过,你的推理挺不错,你不该做猎人,依我看,你更适合当警察。”

    “我倒是想哦,可定武警署不肯录用我啊,狗日的说我会影响警队形象。”铁蛋呸了一声,忿忿道,“等我攒够了钱,我一定要去第四域,或者第五域。”

    这时,跟在后面的林初槿插入话题:“铁先生,其实你不必走那么远,如果有机会你可以申请短途旅行去大城市看一看,我曾去过邺都、临海和天京的黑人街,建议您也去看看。”

    姜慕白很是意外地看了她一眼,邺都在冀州,临海在青州,天京则是第二域都,林老师年纪轻轻就去过这么多地方?

    “黑人街?”铁蛋头一回听说这个新鲜名词。

    林初槿微笑点头:“是的,黑人街和白人街一样,是第二域内的少数人种聚居地,天京的黑人街有数万黑人,其中相当一部分黑人还在使用母语,并且保留了旧时代习俗,当然,他们的第二域通用语也说得很好。”

    “还有这样的地方?来,我们往这个方向,再往前我们轮流喊他名字,王子帅,对吧?”铁蛋走在最前面带路,一边用手中开山刀劈砍灌木丛,一边问道,“真有那么多人?那他们吃什么?大城市的山脉森林那么大,能养活几万人?”

    林初槿微微蹙眉,面露疑惑,显然没听懂铁蛋的问题。

    姜慕白出声解释道:“林老师,您刚来定武,可能还不清楚。大部分定武人认为黑色皮肤是魔化体征,所以,黑人在定武城找不到其他工作,只能做猎人。”

    林初槿恍然,微微叹了一声,柔声道:“在天京,黑人不会受到不公正待遇,更不会受人歧视,聚居在黑人街的黑人可以从事任何工作,只要他们具备相应能力。”

    “能当警察吗?”铁蛋问。

    林初槿点头:“当然,天京警署有位黑人副署长。”

    “副署长……真好啊。”铁蛋无比羡慕地赞了一声,抬起双手放到嘴边作喇叭状,深吸一口气,大喊道,“王子帅——”

    几只叫不出学名的小鸟应声振翅,高高飞起。

    除此以外,再没有其他回应。

    片刻功夫后,右侧远处隐隐传来呼声,也不知是回音,还是另一支队伍的呼喊。

    “山里树多,声音传不远。”铁蛋摇摇头,继续前进。

    三人边走边喊,逐渐与其他队伍拉开距离。

    深入山林后,姜慕白没来由地感到焦躁,抬头看看天色,也不算太晚,按说他还有耐心,却不知为何心生退意。

    气机感应?

    脑海中闪过这个名词,姜慕白陡然停下脚步,转身看向林初槿。

    林初槿面色凝重,似乎也有同感。

    姜慕白与她交换一个眼神,刚要开口,就听见不远处轰隆一声巨响。

    “我嘈!”铁蛋惊得连退两步,嘀咕道,“没下雨啊,怎么突然打雷?晴天霹雳啊。”

    “不是雷声。”

    姜慕白和林初槿异口同声,两人对视一眼,都从彼此眼中看到惊疑。

    那是爆炸声!

    深山里怎么会有爆炸声?

    仿佛听到姜慕白心中疑问,林初槿轻声说道:“山中异响,也是天地异象之一,可能有小型遗迹出世。”

    小型遗迹出世?

    怎么不说是潜修老怪炼丹炸了炉子呢。

    姜慕白抬头远望,爆炸声传来的方向已有灰黑色粉尘烟气飘至半空,高过树木。

    “那是什么?”铁蛋指着四处扩散的粉尘,问,“也是天地异象?”

    姜慕白缓缓摇头,心中不安感愈强烈。

    以粉尘飘起的位置估算,爆炸地点与己方三人之间,直线距离应当不过三百米。

    山间奔行三百米,需要多久?

    从他们靠近此处到现在,过了多久?

    “趴下!”

    强烈的不安感袭上心头,姜慕白来不及解释,断喝一声将身旁林初槿扑倒,搂着她向另一侧滚了两圈。

    下一秒,他与林初槿原本站立的位置尘土飞扬。

    “哒哒哒哒哒哒哒”

    几乎在子弹触地的同时,枪声传入耳中。

    姜慕白用力抱紧林初槿,翻滚至一处低坡,不顾形象怒骂道:“嘈!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