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不要飞升 > 第七十七章 搜救队
    两个选择摆在面前,一是赶往萧山,与临老师一同进山搜救,二是留在这里,面对雷佩琪的纠缠。

    这还用想么?

    “实在抱歉,雷小姐,临时有事,我们改天再谈。”

    姜慕白朝成风正和雷佩琪道了声歉,本想直接离开,可临近出门时眼角余光瞥见练功服腋下和胸前的汗渍,不由地止住脚步。

    穿这一身出门,未免太邋遢了。

    姜慕白匆匆上楼换了套武服,雷佩琪睁大眼睛追到他身前,问:“去哪儿啊?我送你嘛,我车就停在门口呢。”

    成风正张了张嘴,欲言又止。

    姜慕白连连摆手:“雷小姐太客气了,不用麻烦你们,我自己骑车过去,回见。”

    说完,姜慕白闪身避开雷佩琪伸来揩油的小手,出门后转瞬间消失在两人视线内。

    骑车过去只是说说而已,穿着武服骑自行车,画风堪比武当道长脚踏平衡车。

    为免雷佩琪跟踪,姜慕白出馆后绕了几圈才坐上黄包车。

    赶往萧山的路上,他一直在思考。

    为什么临老师会打电话请他加入搜救队伍?

    这事看似奇怪,其实不难理解,如果王子帅真的冒险进山,多半是受了刺激,想要效仿姜徽音的壮举,而这小子之前又被姜徽音痛殴两回,很难说两件事情之间毫无联系。

    虽说智商正常的人都看得出,王子帅这熊孩子犯二,跟姜家兄妹毫无干系,但仇恨会蒙蔽理智,如果王子帅意外身亡,王鸣很可能暗中记恨,他是开窍武修,家里也有些闲钱,倘若不计后果展开报复,就算威胁不到姜慕白和姜徽音,也可能对其他人造成伤害,比如徐千算,比如汤师傅,比如刘龙虎。

    如此想来,或许临老师不仅是以教师身份寻求助力,还是为两个家庭营造缓冲空间。

    王鸣也不像是不明事理的人,如果姜慕白主动加入救援队伍,不论最后结果如何,他都没有理由记恨姜家兄妹。

    退一步说,即使姜慕白不惧报复,也该表个态度。

    熊孩子该打,但不该死,毕竟是条人命,能帮则帮。

    “这么想来,应该不会是想见我才找借口把我约出来吧。嗯,肯定不是。”

    姜慕白自言自语两句,心思有些微妙,没来得及仔细探究,车夫已停下三轮车。

    “公子,到萧山了。”车夫侧身扭头,露出讨好的笑容,在他看来,年纪轻轻便能穿上武服的,只有高高在上的富家公子。

    姜慕白习惯性道了声谢,递出车费后下车走向距离不远的废弃茅屋。

    此时废弃茅屋旁聚着十几号人,看样子也是刚到不久。人群中有头凌乱的王鸣,有身穿制服的巡警,有山林巡防队队员,有萧山文武学校的几位老师,还有先前打过照面的几位家长,应该都是王鸣或临初雪请来的帮手。

    此外,还有几个黑人并排站在茅屋底下,躲避炙热的阳光,站在最外侧的正是老黑的跟班,铁蛋。

    姜慕白快步上前,朝他打了个招呼,问:“你们要上山打猎?”

    铁蛋摸摸他那酷似卤蛋的光头,回道:“那位老板的儿子走丢了,他雇我们带队上山找人,你呢?”

    “一样,过来帮忙。”姜慕白恍然,心想王鸣这回倒是聪明。

    萧山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算上相连的山岭和山谷,得有上百人才能搜遍,如果没有熟悉山林的职业猎人带队,凭这十几号人进山搜救,恐怕是希望渺茫。

    “他给你多少?”铁蛋问。

    “嗯?”姜慕白愣了愣,随即明白铁蛋是在比较报酬,摇头道,“我过来帮忙,不收钱。”

    铁蛋擤了下鼻子,说:“真羡慕你。”

    “什么?”姜慕白没听明白。

    铁蛋耸耸肩,嘟囔道:“如果我们像你这样跑来干活出力还不收钱,晚上就得饿肚子。只有你们这样不愁吃穿的人,才会吃饱了撑的管别人闲事。妈的,我也想吃到撑,管闲事。”

    姜慕白无言以对,只好用沉默结束谈话,然后迈步走到临初雪身旁。

    临初雪正在与王鸣交谈,她上午穿的是长裙,此时已换成便于行动的衣裤和登山鞋,不过手里仍是那把画有雪梅的纸伞。

    “临老师,你来指挥我没有意见,你让我请猎人我请了,你让我报警我也报了,我现在,我能做的都做了,我要进山去找我儿子啊!”王鸣一边说一边挠头,急得六神无主。

    “王先生,请您冷静,搜救队伍人手不够,您现在情绪很不稳定,随队上山很可能添乱,所以请您留在山下等候,您的妻子还在召集亲戚朋友,等他们来了,您带他们上山,好吗?”

    临初雪柔声安抚王鸣,接着朝铁蛋做了个手势,铁蛋跨上前,取出一张手绘山形地图递到王鸣手中。

    “王老板,我们分成几支小队上山,多你一个少你一个,没区别。你看,这是萧山,我们现在在这,一会儿我跟兄弟们各带一支队伍从栈道上山,过了栈道我们往不同方向搜找,动作快的话,天黑之前能把萧山搜完。”

    铁蛋说着,又拿出一个对讲机和一筒烟花。

    “现在天还没黑,山里不算危险,所以你先别着急,这是对讲机,就像移动电话,移动电话你知道吧?我教你用,很简单,频道调好了,按这里说话,我们就能听见。”

    铁蛋把对讲机放在王鸣手里拨弄两下,接着说道:“我们申请不到军用对讲机,这玩意儿进了山里可能听不清楚,要是你儿子在外边找着了,你就放个烟花,要是我们有人在山里找到你儿子,我们也会放个烟花,然后带他下山。老板,你听明白没?要不要我再说一遍?”

    “不要不要!”王鸣连连摇头,“你们赶紧上山找人!”

    “行,我们这就出。”铁蛋左右看看,开始分配队伍。

    几位黑皮肤猎人依次带队上山,最后剩下姜慕白和临初雪两人,跟在铁蛋身后上了栈道。

    上山途中,铁蛋忽然凑近姜慕白,以极快的语低声说道:“你欠我一千。”

    “噢?”姜慕白回头看了眼身后的临初雪,顿时明白铁蛋打得什么算盘。

    铁蛋的眼睛贼溜溜转了两圈,又补了一句:“你再加两千,一会儿上去了我就尿急尿频尿不尽。加五千,我就闹肚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