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不要飞升 > 第七十二章 弱肉强食
    为期三日的期末考核从今天开始,天色微亮时,毛大可已经起床,由住家丫鬟服侍着洗漱更衣,然后坐到梳妆台前,等着大她五岁的丫鬟毛萍萍为她扎梳辫。

    往常毛大可会利用这段时间翻看课堂笔记或课外书,但今天她一直盯着镜子。

    毛家只有一个丫鬟,不像豪门大宅那般规矩森严,毛萍萍在毛大可出生后不久就住进家里,至今已有十年,平时相处更像是一对姐妹,而不是小姐与丫鬟,见毛大可表现反常,毛萍萍出声问道:“大可,你怎么啦?”

    毛大可怔怔看着镜子里的毛萍萍,突然抛出一个让她意想不到的问题。

    “萍萍姐,假如有一伙悍匪闯进家里要杀我,你愿意替我去死吗?”

    毛萍萍愣住了,她知道大可妹妹早熟,但没想到她会提出这样的问题。

    “你不愿意,对吧。”毛大可幽幽叹了口气。

    毛萍萍强颜欢笑,忍着心头毛毛刺刺的古怪感觉回道:“怎么会?我是毛家的丫鬟,怎么会不愿意,大可妹妹,真要有那样的事,我替你去死就是了,我这条命是老爷夫人给的,要是没有老爷夫人收养我,我早就饿死、冻死了,甚至,可能被人扔进锅里煮了。”

    说到最后一句,毛萍萍不由地打了个哆嗦。

    临海魔祸距今已有十年,但她仍然忘不了那口汤水滚沸的大锅,更忘不了锅里沾着浮沫的人脸和手指。

    如果没有毛大可父母出手相救,她早已进了魔怪或灾民的肚子。

    毛大可抬手捧着脸颊,托起两团婴儿肥,嘟嘴道:“萍萍姐,你不愿意,也不该愿意。”

    毛萍萍忽然明白毛大可的问题从何而来,她停下梳辫的动作,叹道:“大可妹妹,你不想让毛球变成一盘菜,只能用那只菜市场买来的兔子去替毛球,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你就不要再想了。那些兔子生来就是这个命,就算它没被我买来,也会被别人买去,到头来都是一个结果。”

    毛大可嗯了一声,没再开口。

    早餐过后,毛萍萍坐上电动车,熟练地戴上骑行头盔,转动钥匙,准备送毛大可上学。

    毛大可提着兔笼走出门后,朝隔壁院子里穿紧身运动服的青年挥手打招呼:“徐哥哥早。”

    每天早晨,住在隔壁的大哥哥都会在院子里和他爷爷进行一种叫作“羽毛球”的运动,毛大可也打过羽毛球,但打得不好,不像徐哥哥那样,总能精准控制角度力度,把球送到坐轮椅的老人面前。

    徐千算收起球拍,朝毛大可点头,见毛大可手里提着兔笼,便推着轮椅走出院子,问:“今天期末考核啊?”

    “嗯呐。”毛大可低头看看兔笼里的兔子,“徐哥哥,你说萧山文武学校比白河区的基础学校好,爸妈才把我送去的,早知道五年级的特殊考核是这样,说什么我都不去!”

    徐千算听出小姑娘语气里的埋怨,笑道:“我读书的时候就有这项考核啦,你知道我是怎么通过考核的吗?”

    毛大可摇摇头,徐千算微微昂起下巴,得意洋洋地说道:“我去校长办公室,对当时的校长说,天京大学招生会给我了邀请函,如果他不帮我搞定特殊考核,我就在毕业之前转校。然后嘛,通情达理的校长在考核开始前就给我批了满分。”

    “那,那你的兔子呢?”毛大可急忙追问。

    “吃了啊。”徐千算脱口而出。

    “啊?!”

    “我只是懒得动手而已,动动嘴还是可以接受的,嗯,说起来,红烧兔肉的味道不错。”徐千算砸吧砸吧嘴,哈哈笑着走了。

    毛大可愣了半晌,气呼呼地坐上电动车后座。

    毛萍萍笑了笑,把兔笼放到踏板上,接着给毛大可戴上头盔,然后转动握柄,稳稳当当骑上主道。

    ………………

    早读时间,五年级学生在各班班主任的带领下来到操场排好队列,校长、教导主任和各班老师们坐在高台上,俯视运动场的跑道与草坪,检阅下方着装统一的队列。

    由数百名学生组成的十二个方阵前,监考老师拿着花名册一一点名。

    “温奥宇。”

    “到!”

    “毛大可。”

    “到!”

    “姜徽音。”

    “姜徽音!”

    “姜徽音同学在吗?”

    毛大可扭头看向身后,只看到姜徽音的同桌。

    温奥宇揪住毛大可的麻花辫,担忧道:“大可,她该不会不来了吧?”

    “你放开!”毛大可抢回辫子,给了他一个白眼。

    一阵尖锐刺耳的噪音过后,田主任的声音从扩声音响中传出。

    “喂,喂喂,保持安静,请保持安静!同学们,对你们而言,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请用掌声欢迎这场为你们带来蜕变的特殊考核!”

    田主任做了个开场白,然而预想中的掌声并未出现。

    绝大多数五年级学生已经得知考核内容,胆大的对着高台上怒目而视,胆小的看着脚下的兔笼垂头丧气,极少数没心没肺的嬉笑着起哄,嘲笑那些哭鼻子的同学。

    田主任有些尴尬,咳嗽两声后对着话筒继续说道:“同学们,在之后两年的课程里,你们会逐渐了解到魔怪的残忍和强大,面对这样强大的敌人,我们每个人都要有足够的勇气和决心,才能抵挡魔潮的侵袭!”

    “同学们!这是一个弱肉强食的世界!如果你们没有吃肉的勇气,那就注定会变成别人嘴里的肉!”

    “我相信,你们之中大部分人已经知道这次特殊考核的考试内容,看到你们站在这里,我很欣慰,我们萧山文武学校没有逃兵!”

    “哦,等等,五年一班的姜徽音同学还没来,我希望她只是迟到了,因为我们萧山文武学校,绝不教育懦夫!同学们,你们要知道,不来参加考核,并不意味着考核的结果会因此受到影响,逃避现实的结果,就是,就是……”

    田主任的讲话戛然而止,因为运动场上的一阵骚动使所有听众转向操场入口。

    五(1)班队列里,温奥宇兴奋地揪住毛大可的麻花辫,喊道:“来了来了,大可,姜徽音来了!”

    毛大可一边掐温奥宇的胳膊,一边歪着脑袋看向身后。

    她看见姜徽音朝这边走来,与其他同学不一样,姜徽音没提兔笼,而是拖着一个大大的麻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