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不要飞升 > 第七十一章 物种重生
    姜徽音没有松懈,落地后立刻沿着原路后退,与树下的野兽尸体拉开距离,以免它临死反扑。

    这番应对让姜慕白大感满意,虽说那头野兽已经死透了,但谨慎总不会错。

    武道坎坷,艰难险阻,莽撞冒失者绝不可能走到最后。

    姜慕白举枪瞄准时没有隐藏身形,因此姜徽音抬头后一眼便看见了他。

    “哥?”小丫头轻轻唤了一声,脸上表情微妙复杂,既有诧异与愕然,也有疑惑与迷茫,没等姜慕白回应,她先在自己胳膊上掐了一下。

    姜慕白把她的小动作看在眼里,心中猜到这丫头可能以为自己在做梦,不禁莞尔。

    “施师兄和丘师姐没有说错,你的确是武学奇才,徽音,你刚才的应对,很好。”

    批评教育之前,姜慕白先用鼓励肯定的话语喂了颗糖。

    回想姜徽音从遭遇野兽到击毙野兽的整个过程,她表现出了远同龄人的沉着与胆识。

    先是转身佯装逃跑,诱骗野兽追击,再依靠地形转移身位,利用自身行动灵活的优势与野兽后腿受伤的劣势,弥补体型与力量的差距,把握机会一击毙敌。

    姜慕白并不认为她是先在脑子里做好了计划再采取行动,即使是心智健全的成年人,都未必能在短短时间内想到这些,更不用提一个脑部尚未完全育的孩子。

    如果姜徽音确实只是凭本能行动,那就证明她真是万里挑一的武道天才,因为身体本能源于潜意识。帮助姜徽音击杀野兽的潜意识,就是无数人求而不得的技击天赋。

    “唔——”姜徽音看见哥哥时就确信自己脱离了危险,此时受了表扬很是激动,但又知道自己做错了事,种种情绪一同涌上心头,闹得她不知所措。

    姜慕白看到她咬唇眨眼、耳根通红的模样,心里的气恼转眼间消融大半,原本打了几通腹稿的严厉训斥,到了嘴边就变成一声温柔的关怀:“没受伤吧?累不累?”

    “没,哥,我没受伤。”姜徽音急忙摇头,“哥,你是不是生气了?”

    是有一点点生气,不对,比一点点还要多一点点,嗯,应该有两点点生气吧。

    姜慕白心里说着俏皮话,脸上表情却十分严肃,走近姜徽音身旁后,他沉声问道:“告诉哥,为什么一个人偷偷跑到这来?你知不知道这样做很危险?”

    “我知道。”姜徽音的回答出乎意料,“每年武道班老师都会带七年级武科生上山打猎,我听同学们说过,我知道一个人上山很危险。”

    “知道危险,还要冒险?”姜慕白紧锁眉关,“为什么?”

    “因为,因为……”姜徽音十指绞着袖口,声音越来越小,“因为我想知道我到底是软弱还是勇敢,如果告诉哥哥,如果哥哥跟着我来,我就……就没法知道了。”

    原来如此。

    女孩的心思真难猜。

    姜慕白哭笑不得地摇了摇头,问:“这次我现了,跟过来了,下次呢?你有没有想过,如果你出了意外,我会是什么感受?”

    “没……没想过,对不起,哥。”小丫头垂下脑袋,老老实实承认错误,“我错了,我不该冲动,不该冒险,哥,我保证,不会有下次了。”

    姜慕白故意叹了口气,语重心长地说:“现在,你已经向你自己证明了你的勇气和决心,我希望你答应我,以后不要再像这样冒险,至少,事先要跟我商量,好吗?”

    姜徽音用力点头:“嗯嗯,哥,我答应你,以后我一定听话。”

    姜慕白跟着点点头,接着把视线移向树下的野兽尸体。

    这只野兽体型瘦长,脑袋上是张狐脸,背部、腰部和臀部有十几条类似虎纹的黑褐色横纹,但身体结构却像是犬科动物。

    姜慕白越看越觉得怪异,他从没见过这种动物,却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熟悉感。

    审视半晌后,姜慕白右手成爪,扣住野兽后颈,左手扼住野兽下颚,将尚有余温的尸体提了起来。

    这野兽约摸五六十斤,体型不小,但皮肉下的骨骼算是纤细,前足五趾,后足四趾,下巴像脱臼似的,能轻松掰开几十公分。

    姜慕白左手继续摸索探寻,伸到野兽腹部时,动作陡然停滞。

    他想起了这只野兽的学名,也明白了自己为何会对一种从未见过的生物感到熟悉,因为他在这只怪异野兽的腹部,摸到一个向后开口的袋子,袋鼠妈妈用来养育幼崽的那种袋子。

    这是袋狼!

    因斑纹似虎,别名塔斯马尼亚虎,是近代体型最大的食肉有袋类动物,与袋鼠等有袋动物一样,袋狼母体长有育儿袋,用于培育幼崽。

    这种夜行性动物曾广泛分布于新几内亚热带雨林和澳大利亚草原,但在1936年,最后一只袋狼因暴晒死于塔斯马尼亚岛的霍巴特动物园。

    这是已经灭绝的物种!

    姜慕白对此十分肯定,他之所以熟悉袋狼,就是因为当年“克隆项目小组宣布袋狼dna酶复制成功,有可能克隆袋狼、复活灭绝物种”的新闻传遍全球。

    然而袋狼终究没有重现人间,袋狼dna酶复制成功七年之后,澳洲博物馆中止了袋狼克隆项目,各路媒体为吸引流量,组织了一场更加声势浩大的批判会。

    此前在书店中搜寻线索时,姜慕白不止一次看到过“灵气复苏使灭绝物种重现于世”的说法,但此时看着手里货真价实的袋狼尸体,他还是深感震撼。

    灵气复苏怎么会让灭绝物种重现人间?

    姜慕白想不通,书里也没有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但事实摆在眼前,不容置疑。

    姜徽音看出异常,不无担忧地问道:“哥,怎么了?”

    “嗯?哦,没事。”姜慕白镇定心神,把袋狼尸体装进麻袋,抬头看了看天,说,“天快亮了,走吧,我带你去学校。”

    “去学校?”姜徽音想起今天的特殊考核,神情低落。

    “对,带着这只袋狼,去学校。我教你怎么说怎么做,虽然不能保证你通过考核,不过,总得试试,你说呢?”

    “嗯!我都听哥的!”

    “都听我的?”姜慕白笑着蹲下身,“那你上来,我背你去学校,你睡会儿。”

    “啊,唔,好吧。”姜徽音揽住姜慕白脖子,突然高兴起来,“哥,你很久没有背我啦。”

    “嗯,特殊情况,特殊待遇,快休息吧,养足精神,上考场!”

    “嗯嗯!”

    紧绷许久的神经终于放松,先前不敢出现的困意猛烈袭来,姜徽音不再抗拒,脑袋紧紧贴着哥哥颈后,沉沉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