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不要飞升 > 第七十章 杀破狼(感谢灯火染江愁盟主打赏~)
    自伤势痊愈以后,姜慕白每晚打坐修炼,从未间断,今晚也不例外。

    运行大小周天时,五感并未封闭,因此在姜徽音放下墨阳剑时,姜慕白已注意到客厅的响动,于是走到门边,透过木门与门框间一丝缝隙,暗中观察。

    看到姜徽音提起短剑和麻袋,推着自行车出了门,姜慕白犹豫再三,没有出声阻拦。

    姜慕白想知道姜徽音为什么要在凌晨悄悄出门,于是带上墨阳剑和左轮枪,骑着另一辆自行车远远跟在姜徽音身后。

    姜慕白开了眼窍,借着月光星光足以看清道路,不需要开灯照明,而姜徽音心事重重,满脑子都是嘟嘟和特殊考核,一路骑行始终没有察觉到身后有人跟踪。

    骑出两公里后,姜慕白根据姜徽音的行进方向,猜出了她的想法。

    萧山区得名于萧山,萧山离城区不算远,姜徽音此行的目的地显然是那里。

    这丫头是要上山打猎。

    大人们常常不自觉地把自己的思考模式代入到孩子身上,姜慕白也犯了同样的错误,晚饭前他对姜徽音说武道意志是守护、是挑战、是向更强者拔刀,只是希望姜徽音坚持自我,保护她想保护的宠物。

    可没想到,姜徽音有了全然不同的理解,竟打算上山找一个“更强者”,对其亮剑。

    不得不说,她的胆量让姜慕白吓了一跳。

    山里可能有大型野生动物,若是姜徽音遇上凶猛的肉食性野生动物,后果不堪设想!

    然而,姜徽音显然没有想过后果。小孩子认定一件事并决定采取行动时,往往不会像大人那样考虑后果,这样的勇敢可不值得夸奖。

    这丫头!

    回去得狠狠批评,好好教育!

    心里虽是这么想,但姜慕白没有追上去拦住姜徽音。

    只有亲身经历的教训,才会铭记于心。在姜徽音面临危险之前把她带回家,她未必能意识到自身的错误,更不可能意识到错误的严重性。

    当然,姜慕白不可能让姜徽音置身险地,所以他仍然悄悄跟在姜徽音身后,等着关键时刻出手救援。

    定武正府先后几次组织大型清剿行动,萧山离城区最近,当其冲,山里残留的魔怪早已被屠戮一空,剩下的野生动物,对他并不构成威胁。

    到了山下,姜徽音把自行车放在一间曾有猎户居住的废弃茅屋旁,卸下电筒攥在手里,毫无畏惧地走向上山的栈道。

    栈道只修了一小段,往后就没了路,姜徽音把麻袋绑在腰间,左手握着电筒,右手拔出短剑,小心翼翼地向前探查。

    离开栈道后,她迈步的度降了许多,每向前一步,她都要先用电筒探照脚下,然后用脚尖贴着地面慢慢滑向前方。

    山路崎岖不平,看似是铺有落叶的平实土地,却有可能埋伏着一只毒虫、一条毒蛇或是一个暗坑,经验丰富的猎户都有各自的诀窍,才能在山里健步如飞,姜徽音没有上山狩猎的经验,因此只能放慢动作。

    这份谨慎和机敏让姜慕白感到满意,心想这丫头果然不是莽撞愚笨,只是不知道今晚想了些什么,居然背着他偷偷上山。

    先前在路上姜徽音没有察觉,现在进了山林,她更不可能现跟在身后的姜慕白。

    小心翼翼地往前走了约摸二十分钟,一无所获的姜徽音停住脚步。

    出门时,她心里没有哪怕一丝名为“害怕”的情绪。

    可上山之后,行走在静谧的山林里,她只觉得四面八方都是危险。

    那些看不见或看不清的地方,好像有一双双猩红可怖的眼睛在盯着她,每当她看过去,眼睛便闭上,但在她转头挪开视线后,眼睛又张开,死死地盯住她。

    稍有风吹草动,她就紧张得心跳加。

    虽然只是虚惊一场,但支撑着她上山狩猎的那口气,已消耗殆尽。

    想起哥哥,想起嘟嘟,想起学校里的老师和同学,姜徽音低头看了眼因电量不足导致亮度降低的电筒,不由地心生退意。

    就在这时,右前方的灌木丛突然抖动,姜徽音立刻将电筒转向传出响动的灌木丛,只见一只灰色野兔蹿了出来,眨眼间跑出老远。

    姜徽音松了口气,紧接着倒吸一口凉气。

    顺着电筒射出的光束,她看到一张脸,像极了狐狸,但不是狐狸。

    近六十厘米的肩高,不算尾巴都过一米的体长,再加上后背十几条黑褐色横纹,无不彰显着它的猛兽身份。

    姜徽音咬牙抿唇,握紧短剑,缓缓屈膝。

    尽管害怕,尽管双手都在微微颤抖,但她没有大喊大叫,也没有转身逃跑。

    躲在树干后的姜慕白显出身形,打量着与姜徽音对峙的野兽,目光落向它的后腿。

    它的右后腿上有椭圆形咬痕,伤处深可见骨,已经腐烂化脓。

    肉食性动物受伤后难以捕食,所以它现在应该是饥肠辘辘,绝不会轻易放过任何进食的机会。

    这等体型的野兽,即使后腿受伤,也能轻易扑倒姜徽音,然后用尖牙利爪撕咬她细嫩的皮肉。

    有了直面野兽的经历,想必小丫头会记住这个教训,姜慕白不再观望,抬起手臂将枪口对准猛兽的脑袋,指尖抵住扳机。

    “嗷吼——”

    一触即之时,灌木丛后体型瘦长的野兽嚎叫一声,三足力奔向姜徽音。

    与此同时,姜徽音一百八十度转身,朝着身后一颗大树拔腿狂奔。

    “嗯?”姜慕白大感诧异,硬生生止住扣下扳机的动作。

    看这丫头的动作,不像是受惊后慌不择路地奔逃。

    她要做什么?

    下一秒,疑问有了解答。

    姜徽音右腿蹬地,看似娇柔的小小身体里爆出同龄人难以拥有的力量,使她高高跃起。

    随后,她上身后仰,左脚踩上面前树干,借力之后左脚换右脚,再踏一步。

    右脚脚尖离开树干后,姜徽音的身躯在空中翻转过二百七十度,如同一只蝴蝶,于饿狼头顶飞舞。

    “嗤”

    短剑刺入野兽后脑,狐脸直直撞上树干。

    一击毙命!

    野兽的尸体扑倒在地,姜慕白眼前场景陡然变幻。

    红叶环绕的庭院中,一位仙风道骨的老者将手中狼毫笔递向重瞳少年。

    “七杀、破军、贪狼三主星在命宫三方四正会照,你啊,命格杀破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