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不要飞升 > 第六十九章 不必畏惧与众不同的后果
    该怎么办?

    这真是道难题,恐怕没有正确答案。

    只有充分了解问题,才可能给出有价值的建议,姜慕白思索片刻,问:“徽音,老师有没有说过为什么要这样做?”

    “没。”姜徽音轻轻摇头,“田老师只说让我们明天带兔子去学校。”

    “喔,那么,设置这项特殊考核的意义是什么?”

    提出这个问题时,姜慕白是在自言自语,姜徽音毕竟只有十一岁,不可能抛下感性,客观理性地分析出题者的意图。

    “毛大可说,这是学校的传统。”姜徽音止住哭泣,一边回忆一边说道,“杀兔,是为了让我们学会弱肉强食的自然法则。要通过考核,我们不但要杀兔,还要吃兔肉,兔头。王子帅说,这样才能证明我们有勇气和决心,他还说,如果没通过考核,就不能进武道班,因为学校老师认为下不了手的人都是懦夫,不配进武道班。”

    “哥,真的是这样吗?”

    姜徽音看向姜慕白,目光中满是怀疑,既有对他人的怀疑,也有对自己的怀疑。

    姜慕白看得出来,她在怀疑自己是否真的软弱,因为她知道自己下不了手。

    没有分毫犹豫,姜慕白斩钉截铁地回道:“当然不是。”

    “唔?”姜徽音眼中的怀疑淡了几分,相比同学老师的看法,她更信任哥哥的判断。

    “徽音,你要知道,人都会犯错,学校的老师们也是人,也会犯错,他们的观点未必都对。”

    话说到一半,姜慕白觉得这样讲道理太空泛,重新组织语言后,接着说道:“杀死一只没有反抗能力的兔子,就能证明勇气和决心?这个想法显然大错特错,不是么?难道我们追求的武道意志,就是欺凌弱小,滥杀无辜,并且以此为荣?”

    “不,真正的武道意志,是坚持,是守护,是挑战,是向更强者拔刀!”

    “所以,你不想杀死嘟嘟,并不意味着你内心软弱,不配成为武者。明白吗?”

    姜徽音用力点头,眼神坚定,不再留有怀疑。

    “可是……”她用指尖轻轻划着嘟嘟脑袋上的绒毛,低声喃喃,“不通过特殊考核,就不能进武道班,我文科理科都不好,不去武道班,就只能读职专预科。”

    这倒不是问题,萧山文武学校只是一所普通基础学校,只要姜慕白以聚英馆关门弟子的身份请学校领导帮个忙,他们不会不给面子。

    姜慕白刚想说这事由他解决,话到嘴边念头一转,又咽了回去。

    鼓励孩子去挑战规则,未必是坏事,但也讲究方法。

    如果姜慕白去学校走后门,的确能让姜徽音轻松度过难关,可同时也会让她失去一次磨砺自身的机会。

    更糟糕的是,过度保护只会让孩子变成经不起风雨的温室花朵,一旦养成求助于哥哥的习惯,姜徽音很可能渐渐失去独立自主的思维能力,这对她的成长极为不利。

    念及于此,姜慕白改口问道:“那,你怎么想呢?是放弃进入武道班的机会,还是?”

    姜徽音低头蹙眉,左右为难,她显然不想读职专预科,因而迟迟无法做出决定。

    或许多年之后回想此事,她会觉得这是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但在此时此刻,对一个十一岁的小丫头而言,这是次无比艰难的抉择。

    姜慕白没有催促,耐心等着她的答案。

    十几分钟后,姜徽音终于开口:“我听他们说,有些同学会拿自己的兔子去交换别人的兔子,然后再……再杀掉。”

    姜慕白淡淡嗯了一声,心中暗自叹息,古有易子而食,今有易宠而戮,也许是三观不合,反正他觉得这项考核不可理喻。

    “换成别的兔子,也许我下得去手,可是,我不想让嘟嘟被杀掉。”姜徽音接着说道,“毛大可说,学校往后走两条街有个菜市场,那儿有人专门卖兔子,她说她打算去菜市场买个兔子带去操场,运气好的话,不会被现。”

    姜慕白点点头,问:“所以,你想去菜市场买只兔子,再用买来的兔子跟别人交换?”

    姜徽音咬住下唇,既不点头,也不摇头。

    姜慕白笑了笑,柔声道:“先,你换来的兔子,可能也是别人从菜市场买来的兔子,可不要觉得只有自己聪明,别人都是傻瓜喔。其次,如果跟你交换的同学运气不好,被监考老师现了,你说他会不会举报你作弊呢?”

    “哥……”姜徽音又抛出了求助的眼神,“我到底该怎么办?”

    姜慕白咬咬牙,狠下心,沉声说道:“这是你的选择,不该由我决定,我只能告诉你,向弱者举起屠刀并非勇敢,面对强权敢于抗争才是真正的勇士。”

    “听着,不论你做什么决定,我都会支持你,假如你没能通过考核,不能进入武道班,那也没有关系。最后,有我在,你要勇敢。”

    姜慕白像往常一样揉乱姜徽音的头,笑道:“不要畏惧与众不同的后果。”

    “与众不同的……后果?”姜徽音眨了眨眼,似懂非懂。

    “嗯,也许是苦果,也许是丰收,总之,不用怕,大胆尝试。”

    姜慕白说完,起身走进厨房,炒了锅蛋炒饭,做了碗肉丸汤。

    这一餐姜徽音吃得很少,香喷喷的炒饭和鲜热的肉丸汤舀进嘴里,味同嚼蜡。

    这一晚姜徽音睡得不好,只要她闭上眼,就会看见嘟嘟被一个没有脸的邪恶黑影抽筋扒皮,变成血淋淋的不会动的肉块。

    夜色渐深渐淡,辗转反侧的姜徽音悄声下床,光着小脚走出卧室,把嘟嘟拎出兔笼。

    抱着嘟嘟呆立许久,姜徽音下定了决心。

    她打开剑匣,握住青黑色长剑的剑茎,费力地提起墨阳剑。

    三尺长的剑重达十斤,姜徽音连举剑劈砍都很难做到,她想了想,把墨阳剑放回匣中,提起两掌长的短剑。

    接着,她把嘟嘟放回兔笼,抓起一个麻袋,推着姜慕白新买的儿童自行车走出门外。

    这辆自行车尺寸虽小,但做工精良,不亚于成人山地车,姜徽音调整好座椅后,打开挂在车头前的照明电筒,蹬下踏板骑向远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