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不要飞升 > 第六十七章 捡漏
    领着姜慕白上了试剑台后,导购戴上一尘不染的雪白手套,拿起折叠扶梯走向试剑台后方画有先天八卦图的墙壁。

    导购架起扶梯,伸手探向右上方,按下一个不起眼的机关,拉开抽屉似的从“五巽”位取出剑匣。

    随后,导购双脚离开扶梯,缓缓走向试剑台,双手捧着剑匣,神情郑重端庄,颇有些收藏家取出古董珍宝给客人赏鉴的意思。

    光是这份仪式感,就足以刷满顾客的好感度,难怪洗剑阁会成为第二域无数剑客的选。

    “请看。”

    导购开启剑匣,姜慕白定睛看向匣中长剑。

    长剑剑、剑茎、剑镗刻有繁复华丽的雕饰,剑流苏由天青色渐变为奶白色,剑身通体亦呈青白二色,以剑脊为分界线,一侧青,一侧白,泾渭分明。

    “青者,青凤也,白者,白凰也,此乃青凤白凰剑,由凉山寒铁所铸,以无尽海黑水淬成,剑长三尺三,剑宽一寸二,轻薄如蝉翼。剑、剑茎、剑镗共刻有青凤白凰九对十八只,属性极寒,中品宝兵。”

    先做了一番让人不明觉厉的推荐,接着导购换成大白话补充道:“这是今年夏季新品,炎炎夏日,佩一柄青凤白凰剑,浑身凉爽,绝不会有半点燥热!而且这是限量款,往后绝不翻版复刻,过了这一回,下回再来可不一定还有啊。哦,我多嘴提一句,不必担心会跟别人撞剑,整个第二域只有八百八十八柄青凤白凰剑,找遍冀州,青凤白凰剑的数目不会过六十,咱们定武城更是只有这一把!”

    姜慕白看看青凤白凰剑,又看看台词背得滚瓜烂熟的导购,纵使导购说得天花乱坠,可他内心毫无波动,甚至还想笑。

    作为来自二十一世纪的穿越客,姜慕白曾经历过消费主义的狂轰滥炸,熟悉种种奢侈品营销套路,自然不为所动。

    想了想,姜慕白对导购说道:“青凤白凰剑很好,但不适合我。”

    “了解。”

    导购应了一声,用微笑掩饰眼里的失望,正要转身走向藏置剑匣的墙壁,就听见徐千算出声问道:“售价多少?”

    导购立即回答:“全域统一价,六十八万八。”

    徐千算点点头:“这柄剑我要了,给我按你们员工内部价算,没问题吧?”

    导购喜出望外:“是是是,没问题,八二折,56416o.”

    这位导购倒是专业,心算很快。

    徐千算潇洒地摆摆手:“给你凑个整,五十六万。”

    “多谢徐公子!”

    导购乐得眉开眼笑,让姜慕白感到莫名其妙。

    徐千算接过剑匣,将青凤白凰剑握在手中把玩片刻,满意点头,对不远处面色古怪的姜慕白说道:“能把装饰品做成艺术品,巧工难得啊。”

    有钱人真是任性,姜慕白暗自腹诽,接着看向导购。

    导购会意,快步走向墙壁,从“坤八”位取出剑匣,捧到姜慕白身前,朗声介绍:“剑名‘扶摇’,剑长三尺一,剑宽一寸一,由昆仑玉石所铸,剑分五节,、茎、格、璏、珌皆有透雕、阴刻之纹饰,光滑如丝绸,乃是罕见的美人剑。能配这柄剑的人,少之又少。”

    言下之意,美人剑应配美人,方能交相辉映。

    姜慕白笑了笑,仍然摇头:“文剑、礼剑都不适合我,我的剑,只用来杀敌。”

    导购二话不说,放回扶摇剑,又从“乾一”位取出剑匣。

    这回他取出的长剑没有任何装饰,朴实无华,通体青黑,让姜慕白眼前一亮。

    导购捕捉到姜慕白的微表情,继续卖力推销:“剑名‘玄青’,由天唐玄铁所铸,剑长三尺,宽一寸二,‘玄青’随前任主人辗转流离,由我们洗剑阁定武分部的浦先生修复如初。”

    玄铁本是存在于武侠小说或武侠游戏中的虚构物质,想来所谓的天唐玄铁就是某种灵气复苏之后新明或新现的特殊金属,被商家冠上一个好听的名头,以便提高售价。

    不过,天唐玄铁的确符合“颜色深黑、极为沉重”的描述。

    青凤白凰剑长三尺三,重量只不过三斤,而玄青剑长三尺,重量约有十斤,可见铸剑材质密度极高。

    姜慕白接过玄青剑,握在手中舞出几道剑花,然后抬到眼前细细打量。

    玄青剑剑身厚重,剑刃锋利,握柄已有纹理线条,剑身则完好无损,两相结合,产出妙不可言的矛盾感。

    导购看出姜慕白很中意这柄剑,于是趁热打铁,说道:“玄青剑原本是中品宝兵,修复之后降了品级,所以售价才三十二万,说句良心话,按现如今的市价,十斤天唐玄铁就得二十万啦!”

    姜慕白确实喜欢,但不至于爱不释手,他将玄青剑轻轻放回剑匣,扭头看向徐千算。

    徐千算沉吟片刻,点头不语。

    姜慕白向来果断,见徐千算点头,当即拍板:“就它了,三十二万?也给我按八二折算吧。”

    “没问题!”导购满口答应。

    姜慕白曾是洗剑阁员工,令狐主事又欠他一份礼物,要个折扣不是难事。再者,业绩冲上去了,导购也有奖金,至于员工折扣额度,放着也是无用,不如拿来做个人情。

    三十二万打完折是二十六万零两千四,而姜慕白的预算是三十万整,多出来这三万多他没打算带回去,敲定交易后便回到剑铺大厅,买了一柄下品凡兵级短剑和一柄玄青剑的合金专仿。

    所谓专仿,即是由洗剑阁专门为顾客提前准备的仿制品。

    仿品的长、宽、重与正品完全相同,只是铸剑材质与工艺不同。

    兵器在使用过程中难免磨损,所以需要仿制品用于平时练习。

    至于下品凡兵级短剑,那是给小丫头的礼物。

    倒不是姜慕白小气,只是姜徽音现在还驾驭不了宝兵,下品凡兵已是她能掌控的极限。

    离开洗剑阁后,沉默许久的徐千算突然朝姜慕白伸手:“姜兄,给我看看你的剑。”

    姜慕白没问原因,直接递出佩剑。

    徐千算捧着三尺长剑端详半晌,笑道:“姜兄,你赚大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