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不要飞升 > 第六十六章 洗剑阁(感谢sofia若冰盟主打赏!)
    黄昏时分,姜慕白离开练功房,打车到徐千算住处,邀请他出门购物。

    于剑客而言,手中长剑不仅是武器,更是身份地位的象征,习剑者选购宝剑,就像以前的生意人买车,不光要考虑实用性,也要考虑外观、性价比和后期维护。

    按说姜慕白上门,洗剑阁不会宰客,毕竟原主曾在洗剑阁工作,而且令狐主事是两手空空去的拜师宴,下面人再怎么不懂事,也不至于做出明显会让领导丢脸的事情。

    但姜慕白不懂行情,也不了解这里边种种门道、讲究,所以请徐千算来当回参谋。

    徐千算住在白河区,离洗剑阁不算太远,步行一刻钟便到了目的地。

    洗剑阁的建筑设计风格极具特色,整体结构分为上中下三层。

    最上层是异形金属亭,亭身呈海棠状,正脊中央的宝顶是一柄琉璃长剑。

    中间是块面积巨大的圆盘,像座迷你广场,青红两色覆盖圆盘表面,形成阴阳双鱼。

    最下层是剑铺,中间宽两边窄,外墙涂满亮银色反光油漆。

    远远望去,整座洗剑阁分部就像一柄半截插入地下的宝剑,海棠亭是剑茎,青红圆盘是剑镗,圆盘下的剑铺则是半截剑身。

    姜慕白观望片刻,点头说道:“建筑设计倒是别出心裁,看着有趣。”

    “不止是有趣而已,所有洗剑阁分部全部采用相同设计,这栋剑阁可是大有讲究。”

    徐千算哗啦一声打开由象牙、玳瑁、韧纸制成的折扇,十二分骚包地说道:“洗剑阁阁主楚言沉早年雅号‘海棠仙子’,在她晋升第五境时,引天地异象,令满城海棠盛放,因而得名‘海棠剑宗’,所以洗剑阁顶部是海棠亭。”

    “亭上宝顶,哦,就是亭子上那柄琉璃剑,是楚言沉佩剑‘紫璃’的子剑,据说母剑‘紫璃’是下品神兵,数百柄子剑则是上品、中品、或下品灵兵,但与一般灵兵不同,这些子剑寄有楚言沉一丝神念,隔着数千里也能调动,所以即使洗剑阁分部离天京总部有千里之遥,地方势力也不敢招惹。先不说半步人仙的怒火能否承受得住,只要分部主事一个电话打到总部,海棠亭上那柄琉璃剑就要飞出来斩人头啦。”

    “中间青红两色的圆盘则是太极图,不是流传甚广的双鱼太极图,而是明代理学家来知德绘制的来氏太极图,陈氏太极拳第八代传人陈鑫在《陈氏太极拳图说》里大量引用来氏太极图,说‘白者,阳仪也,黑者,阴仪也。黑白二路者,阳极生阴,阴极生阳,其气机未尝息也,即太极也。’”

    “意思是黑白二路阴阳螺旋使气机缠绕不息,中间圆圈是太极本体,这是古代武学太极缠丝劲的精要,洗剑阁海棠亭设在圆盘中央,其实就是太极本体的位置。哦,顺带一提,咱们冀州的太极剑宗朱守义,正是海棠剑宗楚言沉的小师弟。”

    听了这番讲解,再看向洗剑阁时,姜慕白有了全然不同的感受。

    “姜兄,有何感想?”徐千算问。

    姜慕白沉默半晌,不答反问:“你考虑过当导游吗?”

    “不不不。”徐千算大摇其头,摸出蓝色小本本,“我是旅行家。”

    这段时间跟徐千算几番来往,也算熟悉,姜慕白便开起玩笑:“能把一个贩剑场所说得如此清新脱俗,徐兄,你不当导游可惜了。”

    徐千算收起折扇,皱眉道:“历年魔祸,都有洗剑阁弟子奔赴前线,抗魔杀敌。姜兄,请收回你的话。”

    姜慕白肃然起敬,正色道:“是我失言了,抱歉。”

    说完,姜慕白有些汗颜,小时候得靠伶牙利嘴各处吐槽才能保护自己不被欺负,如今活了一把年纪,偶尔还是会犯这毛病,实在不应该。

    “我倒不在意,就怕令狐主事听见了,一剑削了我俩。”徐千算嘻嘻笑道,“进去之前,先跟我说说你的预算?”

    “三十万。”姜慕白报出早已算好的数字。

    将拜师宴上收到的各式礼物变现,再加上红包礼金,姜慕白收获近六十万,师父的意思是这笔钱给他用来购置兵器。

    六十万约摸能在洗剑阁选购一柄中品宝兵级长剑,但姜慕白觉得自己第一把剑不用买那么好。

    就像新车上路难免磕磕碰碰,兵器在练习和战斗中使用,难免磨损,磨损之后,又难以修复如初。

    与其用六十万买一柄中品宝兵,不如拿出三十万作为快餐店启动资金,再用剩下三十万买一件下品宝兵,或几件上品凡兵。

    徐千算点点头,给了姜慕白一个眼神。

    姜慕白读懂了这眼神的意思:你放心,看我的。

    进了洗剑阁,徐千算向迎面走来的导购递出一个高冷微笑,拒人于十步之外,随后径直走向贵宾通道。

    姜慕白跟着他边走边看,大饱眼福。

    各式各样的剑如艺术品一般陈设在兵器架和玻璃柜中,长剑、短剑、阔剑、重剑、软剑、方形剑、蛇形剑、锯齿剑……

    与其说这是间剑铺,倒不如说这是座剑道博物馆。

    过了剑铺大厅,徐千算推开一扇暗门,顺着门后的楼梯走进地下室。

    姜慕白这才知道,原来洗剑阁真有另外半截插进地下的“剑身”。

    走下楼梯后,徐千算指着身前二十米处的试剑台,轻声解释:“上面都是哄外行花钱的东西,外观精致,但不实用,我的佩剑就是在上边买的,装饰而已。下面这些剑,才是杀人的剑。”

    地下室内的导购比大厅导购年长许多,他本来面无表情,借着灯光看清姜慕白面容后,惊讶道:“小姜?”

    “嗯。”姜慕白挤出一丝尴尬又不失礼貌的微笑。

    这位导购认出了他,他却不知道这位导购姓甚名谁。

    “你们认识?”徐千算同样感到诧异。

    “认识。不过今天只谈正事,不叙旧。”姜慕白抢着说了一句,紧接着转头看向导购,说,“我惯用长剑,先请你做些推荐?”

    导购神色复杂,先朝姜慕白拱手,说了声恭喜,随后右手掐剑指,指向试剑台。

    “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