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不要飞升 > 第六十四章 大侠梦(为止境无涯盟主加更~)
    姜慕白猜不出吴迪的来意,放回热水瓶后坐到吴迪身旁,等着他先开口。

    吴迪用满含羡慕的目光把姜慕白从头到脚打量一遍,嚷道:“你真不够意思,这么痛快的事情,不叫上我就算了,还藏着掖着不告诉我!”

    “嗯?”姜慕白眨了眨眼,没听明白他在说什么。

    “今天中午你在三全巷跟血刀帮的无尾猴单挑,你用的是木剑,他用的是单刀,最后你赢了,对吧?卧槽,太帅了,太牛比了!血刀帮横行霸道,除了止戈派谁都不放在眼里,他妈的,总算有人站出来收拾他们!我下午听说这事的时候,真没想到居然是你!”

    说到兴奋处,吴迪挥动双拳,恨不能身历其境。

    故事配上好酒,方显味道。

    桌上没酒,于是吴迪拧开瓶盖,把鼻尖凑到瓶口,陶醉地深吸一口气,接着咕咚咕咚痛饮半瓶大力宝,最后打了个长长的嗝,露出满足的笑意。

    姜慕白不由地联想到可口可乐电视广告,忍不住问:“味道很好?”

    “我觉得好喝,呃,先别打岔,让我说完。”

    吴迪顿了顿,接着说道:“我去拾海楼吃酒的时候,只知道你小子鲤鱼跃龙门,进了聚英馆内门,今天我听说你干翻无尾猴,到处找人打听,才知道你拜师之前就在城郊杀了两个血刀帮的杂种,都是开窍期的好手,杀得好,杀得痛快!嘶,你什么时候变这么厉害了?生场病就把你任督二脉给打通啦?”

    避雨亭一战没有登报,过了这么些天,也只在武修的小圈子里流传。

    严格来说,吴迪没有开窍,不算武修,只是个狂热的武侠爱好者。

    任督二脉属于奇经八脉,与十二正经脉合称十四正经脉,任脉主血,为阴脉之海,督脉主气,为阳脉之海,当十二正经脉气血充盈时,气血便会溢入任督二脉,当任督二脉气血充盈时,则会反馈十二正经脉,形成循环。

    几乎所有大小周天吐纳法,都会运用到这种循环作用,因此,打通任督二脉是武修的必修课,也是开窍前的基本功。

    所以在武修眼中,任督二脉既不神秘也不神奇,只有像吴迪这样深受旧时代武侠小说影响的人,才会用“打通任督二脉”来形容武功突飞猛进。

    姜慕白笑了笑,说:“厚积薄而已,这么多年的基本功,不是白练的。”

    “练基本功真的有用吗?”吴迪咂舌不已,“我听人说,开窍期打开人体秘藏,就能突破生理极限,淬体之后更是全方面大幅度提升生理机能,所以基本功练得再好,淬体之后都是一样,还得靠药浴和功法,那淬体之前苦练基本功,不是白费功夫么?”

    “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姜慕白委婉表达他的异见。

    在姜慕白看来,淬体之前苦练基本功,就像是高考之前遨游题海。

    过了高考这一关回头再看,之前点灯夜读狂刷试题似乎都是无用功,可要是没有这份“无用功”,又怎么过得了那一关?定武城开窍武修四五百号,又出了几个淬体呢?

    再者,基本功练得不仅仅是肌肉,就像读书做题不仅仅是为了通过考试,更是为了培养解决问题的多方位思维和补充新知识的学习能力。

    诚然,淬体之后,苦练基本功所换来的回报,可能低于那几千个日日夜夜的付出。

    但若是连练功都要带着功利的心思去计算得失,那倒不如放弃修炼,拿起算盘去做生意。

    “也是。”吴迪点了点头,“要不是你基本功扎实,怎么赢得了肾虚猴,对吧?啧,你现在当得起一声‘姜少侠’喽。妈耶,时间过得真快,你还记得我们小时候轮着扮侠客和恶棍吗,每次我都抢着当大侠,到了秋天,起风的时候,我总会买吃的分给你们,让你们拿扫帚围着我扫地上的树叶。哈哈,可惜啊,我当不了大侠,天赋不够啊,到现在还是一窍不通。”

    原来是个心怀侠客梦的大龄中二病,姜慕白会心一笑,点点头,没说话。

    吴迪喝完剩下半瓶大力宝,带着极其复杂的微妙情绪感慨道:“二十一啦,到了我小时候最羡慕的年纪,却只能看着别人成为那时候我羡慕的人,唉。”

    姜慕白原本打算安安静静当个听众,但听到这句话,内心有些触动。

    酝酿片刻后,姜慕白开口说道:“我给你讲个生在我身边的故事。前些天我带徽音去她学校的比武场找陪练,遇到一个叫张赤远的孩子,他被徽音揍趴了十几次,每次都爬起来咬牙死撑。徽音问他为什么这么拼命,他说他只有命可以拼。这些天他拼命练习,现在已经能打赢武道班的学生。”

    “喔,厉害啊。”吴迪赞了一声,问,“干嘛跟我说这个?”

    姜慕白不答反问:“张赤远是早产儿,很早就断奶,而且家里穷,吃不饱饭,他这先天和后天条件都比武道班的学生差远了,为什么他能赢呢?”

    “呃——”吴迪挠挠头,说,“因为他很拼命?”

    “你这么说,对,也不对。我觉得,他赢了不是因为他强,而是因为他的对手弱,天赋决定上限,努力决定下限,武道班的学生各方面条件都比张赤远好,结果却输给张赤远,说到底,不是因为他上限更低,而是因为他下限更低,你说呢?”

    姜慕白向来觉得交浅言深是大忌,把话说到这份上已是极限。

    吴迪听后愣了一会儿,总算听明白这故事说的是谁。

    想想自己这些年一无所成,总想着走捷径,结果总是半途而废,吴迪羞得面红耳赤,抱拳道:“谢谢,你说这个是为我好,我知道。道理我懂,就是不知道明天还记不记得住。”

    姜慕白抬手回礼:“明天的事谁知道呢?我们能把握的,只有当下。”

    “嗯,也是。”吴迪附和一声,接着突然醒悟,“噢!我这就回去练功,下回再来找你。”

    说完,吴迪起身就走,出门前瞥见墙角兔笼时,他小声嘀咕了几句。

    姜慕白开了耳窍,能听得清吴迪说了什么。

    他说的是:这狗屁考核还没取消呢。

    狗屁考核?

    姜慕白侧头蹙眉,看向兔笼里胖嘟嘟的嘟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