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不要飞升 > 第六十一章 开门一掌
    王子帅很委屈。

    上回他跟温奥宇闹别扭,姜徽音帮温奥宇说话,他气不过,骂了句孤儿,结果当着全班同学的面被她打得鼻青脸肿。

    这回他跟几个武道班的学生一起捉弄张赤远,姜徽音又跑来横插一脚,像是故意跟他作对。

    王子帅本想说今天就放张赤远一马,因为老爸说过不许再招惹姜徽音,可没想到武道班的兄弟们很讲义气,认出姜徽音后立马把她团团围住,要给他出口恶气。

    结果……

    王子帅抬起胖手,摸了摸高高肿起的半边脸,接着看了看进门后一直盯着临老师的老爸王鸣,委屈地闭上双眼,泪流满面。

    忽然,一阵冰凉贴在肿胀疼痛的脸颊上,王子帅睁开双眼,看见临老师对着他笑。

    “男儿有泪不轻弹,乖。”

    临初雪轻拍王子帅额头,将冰袋放在他手中后,带着礼貌的微笑看向王鸣,问:“您好,请问您是哪位同学的家长?”

    王鸣痴痴看了半晌,眼都不眨,直到王子帅喊了声爸,他才如梦初醒似的回道:“哦哦,我是,我是王子帅的父亲,不好意思啊临老师,给学校添麻烦了。”

    说完,王鸣瞪了眼王子帅和他身旁几个武道班学生,沉声斥责:“马上就期末考核了,不好好复习,成天惹事!说,又跟谁打架了?”

    话音刚落,王鸣眼角余光瞥见站在另一侧的姜徽音和张赤远,神色骤变。

    “哎呀!”王鸣惊呼一声,冲到姜徽音面前,既紧张又担忧地问,“怎么样?有没有受伤?伤着哪儿了?疼不疼?”

    这番变化让人意料不到,站在王子帅左边的男生低声问他:“喂,这是你爹?”

    “是啊。”王子帅呆呆地点头。

    男生吐出舌头做了个鬼脸,小声嘀咕:“不是亲生的吧。”

    姜徽音也无法理解王鸣的反应,想了想,实话实说:“王叔叔,我没有受伤,但是王子帅被我打伤了,对不起。”

    王鸣松了口气,摆手道:“没关系,他皮厚。”

    “爸!”王子帅急得跺脚,“她打了我!是她打我啊!你看我的脸!”

    “不管怎样,总之打架就是不对,走,跟我回家反省去。”

    王鸣急着摘身事外,哪顾得上儿子的小情绪,拉起王子帅的手就要往门外走。

    这时门外闯进几个身材魁梧的男人,把王鸣给堵了回来。

    他们是武道班学生的家长,个个满脸怒意,像是即将爆的火山。

    然而这一座座火山都在进入教师办公室后立刻熄灭,因为他们撞见了冰美人。

    临初雪与几位武道班学生的家长含笑对视,一一问清身份后,轻声说道:“张赤远同学的家长暂时联系不上,请各位再等一等姜徽音同学的家长。”

    “等他个鸟。”

    一位脾气暴躁的壮汉指着自家孩子,怒道:“看看我儿子被打成什么样了,到底怎么回事嘛!”

    “同学之间难免会有矛盾,至于具体怎么回事?还是让孩子说吧。”临初雪看向姜徽音,柔声道,“姜徽音,你先说,好吗?”

    姜徽音点点头,回忆片刻,指着王子帅说道:“体能课课间,我看见王子帅他们在欺负张赤远,我觉得他们这样不对,所以我想阻止他们。然后……”

    “等等。”王鸣出声打断,看看姜徽音,又看看张赤远,问,“你们认识?”

    姜徽音还没回话,张赤远抢着说道:“是我不对,是我先动的手。”

    “才不是呢,明明是他们先动手。”姜徽音急道,“你爸欠钱又不是你的错!”

    张赤远固执摇头:“跟这个没关系,的确是我先动的手,我看见他们把你围起来,着急了,是我的错。”

    “本来就是!”另一边有个男生忍不住出声,他扭头对办公室内另一位中年男教师说道,“田老师,我们说要帮王子帅出气,就是想让姜徽音给他道个歉而已,因为姜徽音之前打了王子帅。可我们没想过要打架啊,我们几个男生打一个女生,传出去不丢人吗?”

    姜徽音气不过,攥着拳头说:“你们五个人打不过我们两个人,传出去更丢人!”

    男生被呛得说不出话,王子帅接过话茬:“反正我们没打算动手,是张赤远先动了手,我们才打起来的。”

    坐在办公桌后的田老师是萧山文武学校的教导主任,校长的得力助手,他听完几个学生的争辩,缓缓站起身,对在场家长点了点头,说:“我们学校有比武场,同学之间有了矛盾想要比划两下,可以去比武场。像这样不戴护具在操场斗殴,不仅危险,而且影响恶劣。既然是张赤远先动手,那他要负主要责任,记大过,留校察看。”

    张赤远用力咬着嘴唇,一声不吭,默默接受这个不公平的结果。

    也不知是气张赤远的消极应对,还是气教导主任对王子帅等人的偏袒,总之姜徽音气得浑身抖,握拳太过用力以至于指节泛白。

    田主任往前走了两步,接着说道:“其他参与斗殴的学生,每人写一份检讨书,值日一周。如果再犯,那……”

    “就算是张赤远先动手,难道他们欺负人就没错吗?”

    一向乖巧懂事讲礼貌的姜徽音突然出声,打断教导主任。

    田主任微微皱眉,神色不悦地看向临初雪。

    临初雪笑意不减,说:“田主任,请让我重新梳理一遍。事件起因是王子帅和几位武道班的同学欺负张赤远,对吗?那么,请问在姜徽音试图劝阻之前,这几位同学有没有动手呢?”

    说着,临初雪看向王子帅等人。

    几个男生纷纷心虚低头,事实如何,一看便知。

    田主任眉间的褶皱更加显眼,他端起茶杯喝了口浓茶,压住心头火气,缓声道:“欺负同学固然不对,但是老话说得好,一个巴掌拍不响。如果张赤远没有过错,为什么只有他被同学欺负,别人却好好的没事呢?”

    “咚!”

    一声闷响,木门撞上墙壁。

    田主任扭头看向门外,只见门边站着一位身穿白衣的年轻男子,正缓缓收回手臂。

    门板中央,一道掌印深可见底。

    “挺响的,不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