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不要飞升 > 第六十章 请家长
    离开三全巷后,石山拉着两位师弟直奔餐馆。

    说好是吃午饭,可到了餐馆,石山二话不说先点了三瓶谷酒,咚咚两下往施广闻和姜慕白面前各摆了一瓶。

    “干嘛?”施广闻明知故问。

    “喝酒啊!”石山又摆上三个酒盅,说,“今天这架打得痛快,不喝个尽兴怎么行?喝!”

    石山非得喝个过瘾才肯回聚英馆,施广闻拗不过嗜酒如命的石山,但也不肯端起酒杯。

    “大师兄,二师兄,我敬你们一杯。”

    姜慕白倒了个满杯,右手三指捏住酒盅边沿,左手托在酒盅底部,抬手仰头,一饮而尽,接着翻转酒杯,展示杯底。

    石山看见姜慕白杯中空空,点滴不剩,立刻击掌喝彩:“是豪杰必有真情,大丈夫岂无酒量!好!施师弟,你学学人家小师弟,喝个酒,扭扭捏捏是干什么,来,痛快点,干杯!”

    施广闻呸了一声,端起茶杯对姜慕白说道:“姜师弟,我以茶代酒,贺一贺你。四窍武修打败八窍武修,而且是木剑对单刀,这一战,有资格登上《武林》。”

    “谢谢师兄。”姜慕白又喝了一杯,谦虚道,“全靠本门《萧山龙形剑》的精妙,我才能以弱胜强。”

    石山伸手指着姜慕白点了两下,笑道:“小师弟真会说话,萧山龙形剑你才练了几天?怎么样,今天拿无尾猴练剑,有收获吗?”

    姜慕白微阖双目,回味片刻,点头道:“收获良多,再用几天时间巩固耳窍,我就能冲开下一处窍穴。”

    “嚯,你这开窍度,连当世宗师都比不了啊。”石山啧啧称奇。

    施广闻也为姜慕白感到高兴,说:“厚积薄嘛,姜师弟开窍晚了点,不过势头足,以后成就不可限量。”

    “多承谬赞,实不敢当,对了,大师兄,你怎么知道今天烂顶甘会来三全巷?”

    姜慕白打了个哈哈,转移话题。如果他的实力源自于自身努力,那么这样的吹捧他会很受用,然而事实并非如此。

    “喔,我让几个外门师弟打听烂顶甘的动向,何师弟在茶馆喝茶的时候听说血刀帮跟听春苑有生意往来。”

    石山说完,自顾自喝了几杯,问:“怎么突然问起这个?”

    “哦,没什么,随口一问。”

    姜慕白端起酒杯,陪石山痛饮,嘴上没说,心里却十分疑惑。

    石师兄是个嗜酒的武痴,聚英馆外门弟子也只是练武的普通人,凭什么打听到烂顶甘的行踪?血刀帮干着见不得光的勾当,按说应该谨小慎微才是。

    世界上的确有许多蠢货,但作恶多端还能活得滋润的黑帮头目,不该是蠢货。

    联想到之前铁斧门在城郊设伏却被血刀帮反杀的惨案,姜慕白隐约觉得事情不像表面那么简单。

    既然是设伏,那么铁斧门必须事先得知血刀帮的行动路线,可他们是怎么知道的呢?

    可以肯定,铁斧门内没有专业的情报工作人员,否则铁斧门弟子不会不知道烂顶甘已淬体大成,也就不会在城郊设伏,送了十几条性命。

    那么,会不会是烂顶甘淬体大成后,故意泄露行踪,设下陷阱呢?

    有这个可能!

    假如真是这样,那今天三全巷这出好戏,也有可能是烂顶甘自导自演。

    可是,意义何在?

    总不会是烂顶甘想跟石山掰掰手腕,却没料到实力差距太大吧?那也太蠢了。

    思来想去,姜慕白想不出一个逻辑通顺的解释,干脆专心吃饭,不再去想。

    吃完午饭,师兄弟三人回了聚英馆,石山带着满身酒气进门,被师父丘阳生用扫帚抽了下屁股,痛得跳起身来嗷了一声。

    姜慕白本以为石师兄是用出了碰瓷的演技,回了练功房跟施广闻闲聊才知道,原来师父手中的扫帚也是上品宝兵。

    兵器法器有凡、宝、灵、玄、神五等,上中下三品,总共十五个品级,徐千算那柄八面汉剑是中品凡兵,售价近三万。

    而宝兵则采用与旧时代全然不同的铸造工艺,以特殊材料为主体,由铸器师用真火淬炼后,以灵气温养成型,无法量产,价值宝贵,普通人家省吃俭用奋斗二三十年,也未必能攒出一件宝兵。

    按照洗剑阁对上品宝兵级佩剑的定价来推算,上品宝兵的价格约摸在百万上下,想想师父平时拿着上百万的扫帚扫地,真是奢侈得过分!

    说到兵器,施广闻想起姜慕白今天只能用木剑,便提醒道:“抽空去洗剑阁选一柄佩剑,找不到合适的可以加钱定制,师父把拜师宴那晚收的礼金礼物都留给你,就是这个意思。本来呢,令狐前辈该送你一把好剑,不过,他有他的难处,哎。”

    这事让姜慕白有些纳闷,拜师宴当晚,主政官送了一块磨剑石,价值不高,但寓意甚好,雷掌门则送了一瓶辅助开窍期修炼的丹药,也有嘉许后辈的意思,唯独令狐主事两手空空,没有任何表示。

    出于好奇,姜慕白多问了句:“施师兄,令狐主事有什么难处?”

    “呃,听说那天令狐前辈选了一柄八面汉剑,临出门却被令狐夫人拦住。咳,这个,令狐夫人听说你是个美人,可能有所误会。所以,令狐主事只能空着手去拾海楼了。”

    明明是在说一件好笑的事情,施广闻的表情却渐渐变得悲伤,说完叹了一声:“令狐前辈和他夫人很恩爱,外人都说他是软骨头,怕老婆,其实他只是很爱他夫人,不愿让他夫人不开心。”

    姜慕白知道,施广闻也曾这样爱过他的妻子,但他妻子不幸患上绝症,施广闻带着她辗转各地,四处求医,最终还是没能治好。

    这件事成了施广闻的心结,如果没有这一劫,施广闻如今也该是淬体大成。

    姜慕白没有经历过这样的伤痛,不敢说自己能理解施广闻的感受,也不知道该如何安慰,正想转移话题,练功房外有位身穿灰衣的外门弟子急匆匆地敲门进来。

    “姜师兄,有电话找你,是萧山文武学校的老师。”

    “嗯?”姜慕白愣了愣,接着想起自己拜入聚英馆后,便把留给学校的联系方式改为聚英馆的座机号。

    出门下楼接过座机话筒,姜慕白喂了一声,接着听见一个清冷女声如冰泉般涌进耳道。

    “姜先生,您好,我是姜徽音的班主任,临初雪。我想请您来学校,和我们一起处理姜徽音与其他几位同学的矛盾。如果方便的话,请您带上伤药,谢谢。”

    “好的,我现在过去。”

    姜慕白放下话筒,摇头苦笑。

    得,小丫头又打架了,还把同学给打伤了。

    如果是姜徽音受了伤,只有蠢到无可救药的老师才会让姜慕白带伤药去学校。

    而且,学校有医务室,不会缺伤药。这位临老师让他带上伤药,无非是请他做个姿态给其他家长看,以免矛盾激化。

    “这丫头。”姜慕白无奈摇头,“这回又揍了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