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不要飞升 > 第五十九章 谋士
    整座定武城只有四位第三境修士,其中三位是武修。

    法修通玄,仅有主政官一人而已。

    以叶南风的资质,即使不能在二十岁突破通玄、刷新邺大法修院历史记录,也不会推迟太久。

    等到叶南风晋升第三境,他将会是定武城这几十年来最耀眼的新星。

    届时,叶南风即是叶家家主,与雷掌门、丘馆主和令狐主事平起平坐,而且潜力更胜于垂垂老矣的主政官。

    与财力雄厚的通玄法修相比,区区淬体武修,区区重案队副队长,算得了什么?

    苟会计听出弦外之音,也知道自己和烂顶甘是绑在一根绳上的蚂蚱,于是壮起胆子说道:“沈鸿,太嫩了。甘爷,如果沈鸿出事,邺都那边会派更厉害的人过来,你,我们可以想办法,让叶少忍不住对沈鸿出手,啊,甘爷,您……您今天是故意过来的?您之前心烦意乱,是装出来的?”

    让叶南风对沈鸿出手,叶家就会有更强大的敌人,血刀帮的处境也就更加安全。

    可叶南风要对沈鸿下手,必定是派血刀帮去干这份脏活。

    之后邺都方面派人清查,叶南风很可能弃卒保帅,交出血刀帮。

    除非……

    除非这时血刀帮的好手刚好都受了重伤!

    难怪聚英馆那个武痴能打听到血刀帮的行动路线,十有八*九是烂顶甘故意放出消息!

    这等心机,这等手段……

    以前还以为他是个只会耍凶斗狠的武夫……

    苟会计越想越惊,手脚止不住地抖。

    “苟会计果然是聪明人,不过,甘某是个粗人,哪想得到这些,是苟会计提醒了我啊。哦,这么说来,我的运气倒是不错呢。”

    烂顶甘的表情很是古怪,像是在笑,又像是在沉思。

    “苟会计,你看,接下来该怎么做呢?”

    苟会计咽了口唾沫,说:“给沈鸿一个证人,一个叶少必须除掉的证人。甘爷,您来看九娘,是这个意思?您要保九娘?”

    “不,我保不住。”

    “九娘啊,不是我不想保你,是我没用,保不住你。”

    烂顶甘望向窗外,嘴里低声念叨,目光似深情,却无情。

    苟会计这才想起,血刀帮和听春苑也有生意,如果九娘活着走上冀州法庭,先死的一定是烂顶甘。

    “苟会计,说了这么多,你懂了吗?”烂顶甘又把这个问题重复一遍。

    “懂了。”苟会计把头埋进臂弯,“甘爷,我懂了,这事……我会办好。”

    “哦,说说看,你要怎么办?”

    苟会计沉默许久,用开了耳窍才能听清的低微嗓音做出回答:“等九娘……等九娘走了,我会让沈鸿拿到他想要的线索。沈鸿性子急,再加上丁彪跳楼的事,他肯定会四处找人,想把九娘保护起来。他会去叶家逼问,或者,去听春苑找线索。听春苑是叶少的金库,叶少绝对不会放任沈鸿搜查。”

    分析完沈鸿,苟会计开始分析叶南风。

    “而且,叶少的狗被姜慕白杀了,姜慕白不但没死,还越活越好,叶少心里肯定憋着一团火。他才十九岁,打娘胎里生下来就一帆风顺,从来没受过挫折,碰到这种吃瘪的情况,很可能会冲动。”

    “然后呢?大点声。”烂顶甘继续追问。

    “我怕隔墙有耳。”苟会计不敢抬头看烂顶甘,仍旧埋头盯着裤裆,“然后……然后还有个关键人物,重案队波爷,鲍金波。他在听春苑入了干股,沈鸿要查听春苑,他也不会答应。”

    “但是沈鸿有背景,鲍金波不敢动他,所以鲍金波会去找叶少,有叶少开口给他撑腰他才敢对沈鸿下手。”

    “他都自己送上门当枪了,叶少不会不用。等鲍金波设局办了沈鸿,邺都方面会增派警力,叶少会先放消息给鲍金波,骗他出去顶罪,就说叶家会花大价钱打点,争取轻判,鲍金波不会不信,因为他觉得他跟叶南风是坐在一艘船上的人。而叶少肯定想着,等到鲍金波认罪,赶在他上法庭或改口供之前杀了他。”

    “这样一来,叶少认为有鲍金波去做替罪羊,杀了沈鸿也不会有事,再加上那一点点冲动,他很可能会点头。最后,沈鸿死了,鲍金波死了,后边调派过来的警官接任重案队队长,比现在的沈鸿更能让叶少头疼。”

    “就算后面来的那位警官被叶家收买,那也是后话,叶少不会被定罪,但沈鸿的死会记在他头上,沈鸿在邺都的后台绝对不会让冀州议政厅采纳邺大法修院的推荐。那么,叶少仕途就此终结,不能一展宏图,只能做个修士,做个边城富豪。”

    “叶家不能倒,叶家倒了,我们死无葬身之地。但叶少不能洗白,否则他就不需要血刀帮这把杀人的刀。甘爷,我……我只能想到这些了。”

    烂顶甘闭目沉思半刻钟,突然哈哈大笑:“苟会计,我真想知道,像你这样聪明的人,怎么会在赌档里输得倾家荡产?难道你不知道那些庄家都出老千?”

    “我知道,我、我算好了牌的。”苟会计终于抬起头,“我该赢的,我是被自己人害了。”

    往事重提,他眼眶泛红,一副快要哭出来的样子。

    “谁害了你?我得谢谢他,要是没有他,咳咳,你怎么会落到我手里。”

    烂顶甘大笑时牵动伤处,边咳边笑。

    “苟会计,把你从那赌档里捞出来,是我这辈子最赚的买卖。定武城这样的破地方,也能找到你这样的谋士,这是老天都在帮我,咳咳,哈哈。”

    “我算什么谋士。”苟会计飞快摇头,“要当谋士,只懂数学可不行。这定武城里,能当得上‘谋士’二字的人,只有一个。”

    “哦?你说的是谁?”

    “是我大学校友,他十四岁就被天京大学政法系破格录取,我是聚众赌博被学校开除,没拿到毕业证,只能回来。他不一样,他毕业成绩全系第一,本可以留在天京,是为了照顾家里老人才回的定武,老一辈人都想落叶归根,他是为了他家老人,才……”

    “苟会计,你这位校友叫什么名字?”烂顶甘出声打断后收起笑容,神色间透出一丝渴求。

    “他叫徐千算。”

    苟会计叹了口气,接着说道:“甘爷,听我句劝,别招惹他,也别找他,定武太小,容不下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