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不要飞升 > 第五十八章 聪明人
    假如这场刀剑对决的场地不是三全巷,而是荒僻无人的城郊,那么无尾猴必死无疑。

    可惜,这里是三全巷,周围看客没有一百也有八十。

    众目睽睽之下,姜慕白不能杀人,只好诛心。

    无尾猴虽捡了条命,但他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受了这样的羞辱,往后的日子注定不好过。

    不出意外,这场对决会在入夜之前传遍城内武道圈子。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里,无尾猴会被武修们当作茶余饭后的谈资笑料,直到下一个笑话出现。

    无尾猴悲愤欲死,想要起身拼个你死我活,可四肢却不听使唤,勉强站起身,又被姜慕白轻易放倒。

    见姜慕白这边分出胜负,石山收棍撤步,紧接着再出手时,朝天棍化作无数棍影,将烂顶甘笼罩其中。

    烂顶甘无力招架,先后被朝天棍抽击手臂、脚踝、大腿,最后被一记“劈山盖岳”打翻在地。

    石山没说大话,就算他单手跟烂顶甘打,烂顶甘也未必是他对手,如果他一开始就全力施为,烂顶甘几分钟前就该趴下了。

    可烂顶甘不能倒得太早,否则无尾猴哪还有斗志?哪还能用他苦练多年的刀法,为姜慕白磨剑?

    所以,石山跳下酒楼时没有借着居高临下的优势使用劈山棍法,空中下落、无处借力时,劈棍不仅更具威力,而且可以根据对手的应对调整打击方向,逼迫对手招架,使对手落入极其被动的境地。如果石山那当头一棍不是戳而是劈,烂顶甘恐怕撑不过三招。

    “烂顶甘,听说你今天来谈生意?巧了,我跟你有笔账要算,你小弟打断我师弟两根肋骨,你看,这债怎么还呢?算上利息,我断你三根肋骨,合情合理吧?”

    石山一边说着,一边探出长棍,抽飞烂顶甘手中长刀,接着在他双肩和膝窝连点四下,让他动弹不得。

    说完,也不管烂顶甘什么反应,石山用朝天棍帮他翻了个身,然后转身一棍抽在烂顶甘胸膛,不多不少,正好打断三根肋骨。

    烂顶甘闷哼一声,两边腮帮子高高鼓起,而断骨处向下微微凹陷。

    石山用看待垃圾的眼神看着脚下的烂顶甘,冷笑道:“你应该感谢雷掌门,如果不是他定了城内同道不相残的规矩,我会废了你。哦,对了,听说你最近躲在某个农场?嗯,有空我去周边乡里转转。”

    烂顶甘从石山眼里看出杀意,他咧了咧嘴,还了石山一个难看的笑。

    石山把他的神情看在眼里,笑得更加爽快。

    你笑我也笑,大家走着瞧。

    等聚英馆师兄弟三人走出三全巷,无尾猴扶起面无血色的烂顶甘,看了眼躺在地上重伤昏迷的两个兄弟,又看了眼躲在墙角瑟瑟抖的苟会计,恶狠狠地说:“大哥,这里不能用枪,找个机会,我们把他们打成筛子!”

    “打死他们,我们还能活吗?”烂顶甘捂着胸口伤处轻轻摇头,“走,先去医院,苟会计,去取钱。”

    无尾猴急道:“大哥!他们都骑到咱们头上拉屎拉尿了!这口气,咱们不能不出!”

    烂顶甘瞥了他一眼,冷声道:“先去医院,报仇的事以后再说。”

    纵使无尾猴恨得咬牙切齿,也不敢忤逆烂顶甘,乖乖跑回听春苑用座机拨打279,叫来一辆急救车。

    急救车载着血刀帮五人离开巷子,一场闹剧落下帷幕,围观者带着兴奋、喜悦或幸灾乐祸的情绪,四散而开,向更多人分享观后感。

    翠梨园的戏台上,四人一猫目送急救车离去,两名护卫暗自咂舌,刚想说点什么,就听见少女一声大喊。

    “我决定了!我要练武!”

    少女转身看向两名护卫,笑得像个收获新玩具的孩子。

    “好啊师妹,你肯练武那可太好了!我这就回去禀报掌门!”曹姓护卫喜形于色,“我和黄师弟学艺不精,怕是会误导你。得请内门师兄,不,必须请长老来教你!”

    “不用。”少女摇头摆手,“我要去聚英馆学武,让那个姜慕白来教我吧,他看着养眼,嗯嗯,顺眼。”

    “这……师妹,这样不好吧?”曹姓护卫很是为难,止戈派掌门独女跑去聚英馆学武,传出去不是让人笑话么?

    “不用你管,我爹会同意的。”少女挥挥手,打道,“喂,虾米饿了,你俩去拾海楼买条鱼来,顺便给我和丹青姐姐带两碗海鲜粥。”

    曹姓护卫无奈地叹了口气,摇摇头又点点头:“我去就行,黄师弟,你跟着师妹。”

    说完,不等少女再开口,他逃命似的跑下了楼。

    ………………

    仁明医院住院部,六楼单人病房内,烂顶甘轻轻拍着白色床单,问:“苟会计,你脸色很差啊,怎么,断了三根肋骨的人不是我吗?”

    苟会计连忙摇头,支支吾吾地说道:“甘爷,您这间房,呃,之前那个拳头帮的丁彪,他从这间房里跳下去的。”

    “哦。”烂顶甘语气如常,“止戈派不欢迎我们,很正常。苟会计,老三、猴子他们都不明白我为什么不报仇,你读的书多,你明白吗?你知道,我喜欢用聪明人,不聪明的人,我留着没用。”

    苟会计吓得两腿抖,一屁股坐在地板上。

    “我、我知道,但是我不敢说。”

    “没关系,说吧。”烂顶甘眼睛转了两圈,冷笑一声,“哦,对了,我先提醒你,叶少生性多疑,苟会计,你懂吗?”

    苟会计抱着膝盖缩成一团,畏畏缩缩地答道:“懂,我懂,叶少多疑,不会留着背叛主人的狗。要是我去叶家告您的状,您未必会死,但我一定会死。”

    “嗯,看来你是真的懂,也是真的明白。”烂顶甘露出满意的微笑。

    苟会计急忙点头:“是,我懂,我明白,兔死狗烹,鸟尽弓藏。如果叶少没了敌人,血刀帮就……所以,叶少必须有敌人,叶家必须有敌人,就算有机会,也不能杀姜慕白,更不能杀石山、沈鸿。”

    “但是,叶少的敌人好像还不够多。”烂顶甘微眯着双眼,像是在叹气,“等到他突破通玄境,接任定武主政官,石山也好,沈鸿也好,都不算是敌人了。苟会计,你觉得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