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不要飞升 > 第五十七章 磨剑
    听春苑门前闹出不小动静,三全巷里各栋楼房的门窗纷纷被人推开,还没睡着或是已经睡醒的人们都看起了热闹。

    梨翠园大戏楼里最高的那座戏台上,早起练功的青衣女子停下动作,好奇地朝楼下望去,正巧看见石山一棍戳得烂顶甘满地打滚,不禁掩唇惊呼。

    “怎么了,丹青姐姐?”

    问的是位少女,她把沙搬上了戏台,半躺半坐窝在沙里,身子往左边倾倒,脑袋枕着半人高的魔化蓝猫,没穿袜子的小脚搭在茶几中央,浑身上下透着慵懒气息,唯有双眼皮下一双大眼睛显出精神,此时这双眼睛正直勾勾地盯着青衣女子那双修长美腿。

    名为丹青的戏子转过头,放下手中花枪,柔声答道:“雷妹妹,楼下有人打架。”

    少女眨了眨眼,摘下头戴式耳机,问:“丹青姐姐,你说什么?”

    “楼下有人打起来了。”丹青不敢有半点不耐烦。

    “打扰我看美腿,烦死啦!”少女抬头起身,指着身后两名护卫,喝令道,“去,下楼让他们滚远点打。”

    两名护卫彼此看看,面面相觑。

    少女一脚踹翻茶几,怒道:“你们聋啦?去啊!”

    半人高的魔化蓝猫转动赤红双瞳,盯得两名护卫心里毛。

    “师妹,楼下是血刀帮烂顶甘和聚英馆石山,他们打起来,我俩哪能劝得住啊。”

    年纪较大的护卫出声解释,身旁同伴立刻附和:“是啊,我和曹师兄才开了八窍。”

    “真没用,你俩还不如虾米呢,天天跟着我干嘛,真到了关键时刻,凭你们两个八窍来保护我?”少女翻了个白眼,言语间丝毫不留情面。

    虾米就是那只魔化蓝猫,蹲着足有半人高,虽然外形不像刀齿犬那样凶猛骇人,但猫科动物的战斗力远胜于犬科动物,魔化生物亦是如此。

    “我们也不想啊。”

    年纪小的护卫嘀咕了一声,而年纪较大的护卫则放下脸面赔笑:“师妹,是掌门让我们来照顾你的生活嘛,有我们给你安排,你吃住玩乐都方便,是吧?”

    “嘁。”少女懒得理他,走到丹青身旁,也往戏台外边看去,一眼看见对面酒楼里站在窗边的美人,顿时两眼光。

    “那是谁?长得好好看喔。”少女伸手指着酒楼雅间,惊奇道,“咦,怎么有喉结呢。”

    丹青顺着少女所指的方向望去,看清那人面容后只觉得他是块磁石,把自己的视线牢牢吸住,怎么也挪不开。

    痴痴看了一会儿,丹青既爱慕又羡慕地说:“是位俊公子,面如冠玉,说的就是他吧。”

    “男人也能这么好看?”少女啧啧称奇,接着突奇想,拍手道,“脸蛋长得这么漂亮,不穿裙子可惜了啊。”

    这时脾气好的护卫凑上前,小声道:“师妹,那是丘馆主的关门弟子,姜慕白。”

    “是他杀了叶南风养的蠢狗?早知道长这么好看,那天拜师宴我该去的,哎呀呀,真可惜。哦哦哦,关窗户了,别关窗户啊,还没看够呢,咦,下楼了,他提着把木剑是什么意思?那个瘦巴巴的又是谁?”

    少女低头看着瘦骨嶙峋的持刀武修走近姜慕白身前,心感担忧,指着姜慕白对身旁曹姓护卫说道:“曹师兄,你快下楼,英雄救美的机会就在眼前呢!”

    曹姓护卫认出了无尾猴,脸色为难,他自忖不是无尾猴对手,正想着如何推脱,就听见丹青一声惊呼。

    “他出刀了!”

    ………………

    无尾猴手中单刀是短柄砍刀,单刀的要义在于变化多端,对使用者手眼配合的能力要求极高,进退闪转、纵跳翻腾时若不能做到刀随身换,很容易露出破绽,甚至会误伤自身。

    要弥补出刀后变招的空隙,就要靠不执刀的闲手,通过伸缩、开合、缠裹等配合,助势补漏,因而有“单刀看手,双刀看走”的说法。

    无尾猴抬臂出刀的瞬间,姜慕白紧紧盯住他另一只手,同时递出手中木剑。

    木剑剑锷拍在无尾猴持刀的手腕上,可单刀刀势不减,削向姜慕白面颊。

    姜慕白上半身直直向后仰倒,看似是招铁板桥,但双足在身体折出六十度角后忽然离地,踹向无尾猴双腿,借着反作用力向后空翻。

    无尾猴下盘很稳,退出两步后换手持刀,再出刀时,血红单刀竟更加灵动。

    经过刚才一番相互试探,姜慕白大致摸清了无尾猴的实力。

    凭他这手出其不意的左手刀,对付一般的四窍武修,应当能在二十招之内结束战斗,若是偷袭,说不定能一招毙命。

    然而姜慕白不是一般的四窍武修,他有原主多年苦练打下的扎实基本功,还有天渊剑宗的剑道传承,再加上这段时间勤奋修炼,如今姜慕白的剑术已是造诣不凡,只用一柄木剑也能把无尾猴耍得团团转。

    《天渊剑典》中的剑招杀意太重,动辄一剑分出生死,姜慕白想在实战中磨炼基础剑术,所以他没有使出“剑出无我”,而是使用《萧山龙形剑》中的剑招与无尾猴周旋。

    《萧山龙形剑》脱胎于形意龙形剑,注重身形步伐与剑招的配合,观赏性极高,配合姜慕白这身略显累赘的白衣,飘飘然如游龙戏珠,让戏台上两位观众目不转睛,生怕眨下眼睛就会错过一幕精彩。

    随着时间推移,投向姜慕白的目光越来越多,无尾猴出刀的度也越来越快。

    无尾猴看得清清楚楚,那柄木剑不是什么百年灵木制成的宝兵,就是普普通通的木材做成长剑形状而已,这样的木剑他一刀就能斩断,可他连出五十几刀,刀刀落空!

    他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实战中,尤其在兵器对决中,闪躲的难度比招架要高出几个层次,姜慕白能轻易躲过他的刀,说明姜慕白的身法剑术高绝妙,远胜于他。

    可姜慕白才二十一岁!就算打娘胎里开始练剑,也不该练出这样精妙绝伦的剑法!

    “给我断!”

    心急之下,无尾猴暴喝一声,改为双手持刀,倾尽全力挥刀斩向木剑。

    这一刀,终于如愿。

    姜慕白手中木剑一分为二,被血红单刀拦腰斩断。

    单刀劈断了木剑,却连姜慕白的衣角都没碰到,姜慕白抓住无尾猴破绽,翻转手腕,出手如电,将只剩半截的断剑刺向无尾猴腋下。

    整齐平滑的木剑断口精准地戳中无尾猴腋窝,腋神经骤然遭受重击,立刻产生易位放电。

    脑部接受器无力负荷失控释放的电信号,神经回路载后,疼痛感刺激身体大量分泌钙、钾和激素,一场电荷风暴形成刺痛,使无尾猴整个身体陷入瘫痪,他急促地痛呼一声,无力地倒地。

    姜慕白弯腰拾起断裂的半截木剑,将剑尖对准无尾猴的眉心轻轻一戳。

    “嗒”

    “你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