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不要飞升 > 第五十六章 无尾猴
    简单,干脆,直截了当,这就是聚英馆的风格。

    说揍你,就揍你,连借口都懒得找,这就是石山的风格。

    姜慕白是司空见惯了,可烂顶甘做梦都想不到,堂堂聚英馆大弟子居然守在妓院门前,等着给他当头一棍。

    石山长棍出手,不是劈,而是戳,齐眉长棍一端盈把握在手中,另一端如猛龙探,裹着呼呼破空声,直奔烂顶甘脑门。

    这根长棍乃是上品宝兵,由百年灵木制成,当年十三棍僧救唐王所用的白蜡杆齐眉棍与石山手中的朝天棍比一比,只配拿去做烧火棍。

    烂顶甘知道,要是脑袋被朝天棍戳中,那必定是砰的一声,稀巴烂,就像气球被缝衣针给扎破。

    顾不上个人形象,烂顶甘立即扑倒,狼狈地在地上滚了两圈,接着左手撑地,右手拔刀,整个人像弹簧似的弹跳而起,同时长刀出鞘,向身前横劈,逼退朝天棍。

    石山的朝天棍是宝兵,他烂顶甘的追风刀也是宝兵,只不过品级次了一等。

    虽说这一刀劈不断朝天棍,但总能留下点痕迹,石山爱惜兵器,故而收手回棍,没让朝天棍碰撞刀锋。

    烂顶甘拍拍身上打滚时沾上的灰尘,总算明白不安感从何而来,他咬牙瞪着石山,问:“什么意思?”

    “还不明显么?揍你啊。”

    石山哈哈一笑,提起朝天棍,站在原地立圆舞花,棍影翻飞间倏然出手。

    朝天棍是齐眉棍,顾名思义,棍身竖直时与使用者双眉齐高,石山身高过一米九,为他量身定做的齐眉棍不多不少,刚好一百八十公分,再加上他手臂长度,打击范围过三米。

    棍尾刹那间跨越两米距离,带着尖锐破空声,劈向烂顶甘左肩。

    因视觉暂留而出现的棍影能骗过普通人,甚至能骗过开了眼窍的武修,但骗不过淬体大成的烂顶甘,他侧身躲过朝天棍,却见棍尾笔直落向地面,击碎一块青砖后反弹离地,以极快度奔向他腰腹。

    烂顶甘再次闪躲,想要提刀反击,却有心无力,只能堪堪招架,无暇顾及其他。

    石山压根没把烂顶甘当一回事,甚至不屑用出劈山棍法,只用劈、抡、戳、撩、挂、崩、点、扫、穿、拦、挑、架、托、云、砸等基本招式,始终保持三步至五步的距离,将手长的优势挥到极致,没给烂顶甘留下任何反击的机会。

    十步开外,血刀帮两名九窍武修正纠结着该不该上前帮自家老大解围,还没拿定主意,就被施广闻以从天而降的拳法打得节节败退。

    石山跃出雅间玻璃窗后,施广闻先看了会儿热闹,等到属于他的两名对手抽出红色短刀,他才翻窗跳出酒楼。

    施广闻苦练八极二十载,拳、肘、肩、膝的杀伤力,比起金吾、金瓜锤等钝器毫不逊色,尤其在佩戴宝兵级指虎后,一拳能打死蛮牛!区区开窍期武修,还没用灵气淬炼过肉身,哪敢让施广闻近身。

    慌乱之下,两名九窍武修连出昏招,非但没有把握住以多打少的优势,反而彼此拖累,其中一人急于反击,露出破绽,中了八大形中的熊精硬靠,像断线风筝似的飞出去老远,撞塌两扇木门。

    八极凶猛,九窍武修也扛不住,挨了这么一下,短时间内不可能爬起来,至少得在病床上躺个十天半月。

    另一名九窍武修倒也果断,被施广闻近身后弃了短刀换用匕,摆出不要命的架势,要跟施广闻以伤换伤。

    施广闻担心他匕上涂有毒药,心存忌惮,反而施展不开,没能迅解决战斗。

    无尾猴攥着腰侧刀柄,被这番意想不到的变化惊得不知所措,他只开了八窍,根本没资格参与淬体境武修之间的战斗,而施广闻明显擅长以多打少,贸然出手只会让他赢得更快。

    但无尾猴又不能像苟会计那样躲着,苟会计是读书人,手无缚鸡之力,干起仗来不拖后腿就算他表现优异,可无尾猴不一样,论刀法他在血刀帮排名第二,战力不比开了九窍的老四老五要低,要是这边打完了甘老大回头一看,兄弟们个个受伤,只有他无尾猴屁事没有,那甘老大会怎么想?

    这也不是,那也不是,到底该怎么办!

    无尾猴心急火燎,面露忧色,四处张望时他忽然看见酒楼门内走出一个人来,那人白衣胜雪,俊美无俦,目含星芒,摄人心魄。

    是他!

    无尾猴认出了姜慕白,顿时转忧为喜。

    柿子挑软的捏,半个月前才开眼窍的新晋武修,可不就是个软柿子?更不用提姜慕白手中提着一口木剑,简直是任他拿捏。

    无尾猴转瞬间下定决心,要趁着石山和施广闻被老大老四拖住的大好机会,废了姜慕白,给八弟、十一弟报仇!

    此时仇恨盖过理智,无尾猴没去想废了姜慕白会有什么后果,他抽出血红色单刀,快步走向酒楼。

    ………………

    姜慕白是从楼梯走下来的。

    两位师兄都是猛人,二话不说翻窗跳楼,酒楼雅间离地面约莫有五六米,以姜慕白现在的修为,要想跳下去不受伤,必须像跑酷运动员一样,落地后立即向前翻滚卸力。

    跑酷动作的确具备观赏性,但得搭配合适的服装,还要选择合适的场合。想象着自己身穿一袭白衣跳楼打滚的画面,再看看三全巷里驻足停步的吃瓜群众,姜慕白默默关上窗户,提着木剑走下楼去。

    走到酒楼门前,姜慕白一眼看见两位师兄留给自己的对手。

    无尾猴瘦骨嶙峋,像皮包骨头,而且面色蜡黄,一副久病不治的模样,怎么看都不像是打开人体秘藏的武修。

    这让姜慕白不由地感慨,肾虚真是可怕!

    “姜慕白是吧?”无尾猴走到姜慕白身前,咧嘴狞笑,脸上皮肤堆起几道干瘪的褶子。

    姜慕白面无表情地看着他,没说话。

    “有师兄护着,就敢来三全巷撒野了?”无尾猴嗤笑一声,“原来你这杀狗的,也会狗仗人势啊。”

    “我在城郊避雨亭杀了两个武修。”姜慕白语气平淡,不带任何情绪。

    “你他妈用枪!”无尾猴怒骂出声,“没了枪,你算什么东西!”

    姜慕白恍若未闻,说出下半句:“他们跟你一样,废话很多。”

    简单且简短的陈述句,让无尾猴气得嘴角抽搐颤动,额头青筋暴起。

    “去死!”

    一声暴喝,单刀削向姜慕白脸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