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不要飞升 > 第五十四章 三全巷
    色情服务业在冀州属于合法产业,但冀州正府对这类特殊服务业的管理极其严格。

    经营者需按照相关规定,使服务场所在消防、卫生等方面达标,并且要求所有从业人员持有二级以上正规医院开具的健康证明。

    此外,还有条条框框的限制和比烟草更高的税收,若经营者稍有疏忽,很可能被罚个倾家荡产。

    所以,要想赚钱,合法经营此类场所并非理想选择。

    换句话说,想赚钱,就得违法经营。要么,玩出各种明令禁止的花样,要么,销售某些让人欲罢不能的违禁品。

    要论这些歪门邪道,三全巷听春苑是冀州同行业内的佼佼者。

    三全巷是白河区一条长巷,原名早已被人遗忘,因巷内黄、赌、毒三全,本地人和外地游客都把这条巷子称作三全巷,而听春苑则是三全巷的头号招牌。

    听春苑对面一座酒楼内,施广闻站在雅间窗边,看着下方听春苑大门,此时是正午,听春苑还没开门接客,时不时有留宿过夜的嫖客走出院门,大多精神萎靡,明显纵欲过度。

    过了一会儿,施广闻回头说道:“还没见着烂顶甘的人影,师兄,你说他今天要来听春苑,消息可靠吗?他们会不会从旁边翠梨园大戏楼的后门进去?”

    “血刀帮跟听春苑那点龌龊事谁不知道?静下心等吧,肯定会来。”石山品着杯中温热黄酒,砸了咂嘴,“咦,施师弟怎么对三全巷这么熟悉?嘿嘿,难怪不肯跟我痛饮几杯,原来你喜欢喝花酒。”

    施广闻虽比石山落后一个境界,但两人年岁相仿,平时没少拿对方开涮,也就没有师弟对师兄的敬畏。他翻了个白眼,正要开腔,眼角余光恰好瞥到楼下几个身影,立马收起玩笑心思,沉声道:“来了,五个。”

    姜慕白和石山同时起身,不分先后站到窗边,姜慕白透过窗户往下看,正巧看见一行五人从三全巷入口处走来。

    “小师弟,看,戴毡帽那个就是烂顶甘,都说他坏事做绝,所以头上长满暗疮,嘿,也是活该。跟在他身边那个穿长衫的是个会计,还有后边三个,都是血刀帮的杂种。”

    石山说完,稍作思考,迅制定出一套分配方案。

    “一会儿等他们出来,烂顶甘交给我。施师弟,那两个九窍交给你,没问题吧?”

    “没问题,对付他们,不用留手吧?”施广闻戴上指虎,揎拳掳袖。同为九窍齐开,他丝毫不把血刀帮两名好手放在眼里。

    “别当街打死了就行。”石山说着,扭头看向姜慕白,笑道,“小师弟,看见走在最后边那个瘦竹竿了吧?他绰号无尾猴,也叫肾虚猴,本来呢血刀帮二当家应该是他,因为他的刀法仅次于烂顶甘。不过,这人肾虚,怎么补都补不好,尿道是肾苗,所以他只开了八窍,还剩最后一处阴窍没开。”

    石山介绍得如此详细,姜慕白哪能听不明白,当即点头:“两位师兄,这只猴子就留给我吧。”

    “就是这个意思,哈哈,你在龙津街杀狗那晚冲开眼窍,避雨亭一战后又开耳窍,我看出来了,你就是典型的厚积薄!只要找到合适的对手,在实战中运用你所学所练,你还能再做突破。”石山笑眯眯地看着走到听春苑门口的血刀帮众人,像是在打量一盘菜。

    “谢谢师兄。”姜慕白诚挚道谢,本以为两位武痴师兄都是好战分子,没事就拉着自己来打架,现在看来,其实是用心良苦,特意为自己创造机会。

    施广闻技击水平不低,且九窍齐开,若全力以赴,只开了四窍的姜慕白未必招架得住。同理,石山淬体大成,更不适合为姜慕白陪练,因为实力差距太大。

    要让他们压制实力当陪练倒不是不行,可收获必定不如实战。

    对上血刀帮武修,情况则大不一样,开了八窍的武修虽在境界上胜过姜慕白,但姜慕白剑法精湛,足以追平区区四窍的差距。

    逮住血刀帮武修揍一顿,不仅能在交手过程中感受其他窍穴对身体机能的提升,还能出口恶气。

    拿肾虚猴做垫脚石,再合适不过了。

    这时,戴着绿帽的龟公将烂顶甘等人迎进听春苑,闭拢大门。

    石山握着为他量身定制的齐眉棍,冷笑一声:“烂顶甘可真给‘淬体大成’这四个字丢脸,我们在这儿计划着怎么弄他,他居然没有气机感应。”

    “师兄,请问气机感应是什么?”姜慕白已不是第一次听到这个说法,但他只能看到《天渊剑典》开窍部分,因此仍不清楚所谓的气机感应到底是什么。

    “哦,气机感应就是……我想想怎么给你解释。”

    石山用另一只手揉了揉前额,接着说道:“武修晋升第二境后,以药浴、灵气淬炼肉身,不仅会大幅提升体能,还会提升环境感知能力。修炼特殊功法或天赋异禀的武修,会拥有感官知觉,也就是以前人们说的第六感。而在淬体大成之后,又会形成气机感应。打个比方,方圆一里之内,若有人要对我不利,或是对我起了杀心,即使我事先不知情,也会有所感应,这就是气机感应。”

    “方圆一里?”姜慕白暗自心惊,“那师父呢?”

    “师父当然比我强多啦,他离第四境洗髓只差半步,只要有人在方圆二十里内对他动了杀心,他连具体位置都能感应个七七八八,除非对方是第四境修士,或者拥有干扰、屏蔽气机感应的手段。”

    方圆二十里,也就是以丘馆主为圆心,覆盖半径一万米的圆面。

    在这个范围内对他动了杀心,不但会被感应到,还可能暴露当前位置?

    这谁顶得住啊?

    姜慕白在心里爆了句粗口。

    难怪《新世纪未解之谜》里写着第三境是凡之始,难怪当年灵气复苏之后国际形势迅转变为一多强的对峙格局。

    想到书中灵气实验室所做的各种奇奇怪怪的研究,姜慕白追问道:“师兄,请问气机感应的原理是什么?”

    “不知道,第一次全面战争前后都做过不少研究。”石山挠挠头,语气有些迟疑,“好像说是,量子纠纷?量子纠结?施师弟,我没记错吧,师父是这么说的吧?”

    “没错。”施广闻点头。

    “原来如此。”姜慕白心中叹气,但没有把失望表现在脸上。量子纠缠不能光传递信息,但能传递信息,这倒没错,可姜慕白觉得这解释不太靠谱。

    “啊呀,糟了!”石山突然惊呼,“小师弟,你落了佩剑啊!”

    姜慕白向来细心,绝不存在落下佩剑忘带的马虎,只是他压根没有佩剑。

    这些天忙得晕头转向,还没去洗剑阁选购佩剑呢。

    走回雅间转了一圈,姜慕白伸手摘下悬挂在墙壁上作为装饰的木剑,放在手中掂量。

    “姜师弟,你要用这玩意儿?”施广闻面露忧色,劝道,“无尾猴怎么说也是八窍武修,不要托大啊。”

    “师兄放心。”姜慕白握住剑茎翻转手腕,笑道,“我的剑,杀意太重。不用木剑,他恐怕会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