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不要飞升 > 第五十三章 奇侠传
    听过徐千算一番酒话后,姜慕白翌日清早便赶去定武城内藏书最多的冀州书局分部寻找线索。

    此后几天,姜慕白日间往返于书局与学校比武场之间,夜里回家静养,伤势痊愈后恢复修炼,一帆风顺地冲开耳窍。

    经年迈的书局管理员指点,姜慕白在落满灰尘的角落处找到一本缺张少页的《奇侠传》,《奇侠传》残本共记录八位奇侠的“光辉事迹”,其中就包括嬴渊荣登全球通缉单的全过程。

    看完《奇侠传·嬴渊篇》时,姜慕白只有一个念头:幸好!幸好自己没有轻举妄动!

    但凡自己把脑子里有关传话的任何一个念头付诸行动,恐怕都是万劫不复的下场。

    不得不说,嬴老爷子真是个狠人。

    据《奇侠传》记载,嬴渊晋升第五境内天地后,离开青州西峰,前往第六域,途中一路游历,杀得人头滚滚,最后竟在离开第六域前斩了一位至高议会列席者!

    国家领导人遇刺身亡,震怒的联邦高层岂能善罢甘休,彼时尚未合道的沈大先生率万胜军封锁第六域,重创嬴渊。

    嬴渊侥幸逃生,漂洋过海去了天唐,在所有人都以为这位暴躁老哥已学会低调做人的时候,嬴渊剑挑天唐开国元勋,强闯皇家禁地,与已是半步人仙的女帝赵曌在龙血台斗了上百回合,毁了半座白玉京。

    最后,嬴渊去了罗门教皇国,因一桩儿童性侵案,先是从黑衣神父杀到地区主教,之后跟枢机主教团刚正面,拆了被罗门教徒喻为“后现代福音”的切雷斯教堂。

    经此三役,天渊剑宗名扬天下,因一言不合拔剑杀人的暴躁脾气,被冠以“斗战狂魔”的别称。

    然而,在名声攀升至巅峰时,嬴渊忽然消失,此后再没有人听闻过他的消息。

    《奇侠传》的记录未必完全准确,不过,联想到赢渊少年时期的记忆片段,姜慕白更倾向于确有其事。

    纵观嬴渊一生,灿烂狂放,活脱脱的主角模板。

    要是把佚名作者以春秋笔法留下的故事扩写成两三百万字的小说,那妥妥是本玄幻佳作。

    提到主角模板,姜慕白自然而然便想到张赤远。

    如果说嬴老爷子是无敌天骄流主角模板,那么张赤远就是貌似废柴流主角模板。

    这小子开局凄惨,是个早产儿,母亲奶水稀少,早早断了母乳,本就先天亏损,后来又因家庭贫困,长期营养不良,导致根骨萎缩,干瘦如猴。

    因“资质平庸”,张赤远受尽讥讽,但他毅然坚持,努力争取,终于遇到贵人,打开通往武道的大门。

    虽然体格差,但这小子悟性奇佳,进步神。短短几天功夫,已经能跟姜徽音有来有往地过上两招。

    假以时日,多加栽培,说不定也会成为励志鸡汤故事中的主角。

    不过眼下么,小张同学还是好好当个配角吧,姜慕白心想,小武圣杯擂台上的主角,应当是自家妹妹才对。

    “姜师兄,您早。”

    招呼声从对面传来,打断姜慕白思绪。

    先前在拾海楼门前见过的外门弟子迎面走来,带着讨好意味说道:“您吃了么?我出来给师兄弟们买早餐,用不用给您带一份?”

    “我吃过早餐了,谢谢。”姜慕白客气点头,问,“石师兄在么?”

    “在,石师兄在练功房。”外门弟子看出姜慕白不愿闲聊,识趣地拱了拱手,朝街角包子铺走去。

    姜慕白走到长剑与长棍两座石雕中间,进门前先喊了声师父。

    丘阳生拄着扫帚瞄了一眼,接着又多看几眼,点头赞叹:“不足半月,连开四窍,不错,不错。”

    姜慕白微微颔:“是师父教导有方。”

    “真会说话。”丘阳生抚须而笑,“进门吧,别站这儿耽误我扫地。”

    “是。”

    姜慕白与平常一样,检查鞋底后跨进聚英馆,但这回他没有右转去演武场,而是左转去了练功房。

    石山在二楼从前往后数第二间房,房门没关。

    姜慕白没有直接进去,而是站在门边轻敲门框。

    盘坐在棉垫上的石山热情招呼道:“小师弟,过来坐,哎呦,开耳窍啦。这么说,你伤好啦?”

    “是的,多亏了师兄送我的青玉断续丹。”姜慕白左掌右拳,行抱拳礼,“师兄,我来找您请教。”

    先前约好伤势痊愈后与石山切磋武艺,以技击之道一较高下,姜慕白说话算话,昨晚冲开耳窍,今天清早出门吃了早餐便赶来聚英馆。

    石山哦了一声,接着像是想起什么,哈哈笑道:“小师弟,你来的正是时候。同门切磋嘛,有的是机会,先往后放放,今天我去给你找个合适的对手。”

    “嗯?”姜慕白眨了眨眼,不解其意。

    “知道血刀帮烂顶甘吧?你在城郊杀的就是他手下小弟。”

    提起烂顶甘,石山冷笑连连。

    “叶家好歹派了个大管家过来赔礼道歉,也算有个说法,烂顶甘却当起了缩头乌龟,到现在都没点表示。他手下人对我师弟动手,居然没个说法?他不给我个说法,我自然要去找他讨个说法。我派人打听过了,烂顶甘这两天跟听春苑有生意,今天肯定要回城里,小师弟,你换身衣服,咱们去三全巷等着。”

    “等着做什么?”姜慕白心里猜到答案,但不敢肯定。

    石山两眼一瞪:“等着揍他啊!”

    姜慕白向来不觉得高调是件好事,他斟酌片刻,问:“师兄,我听说烂顶甘淬体大成?”

    石山毫不在乎地摆摆手:“我让他一只手,都能把他揍趴下。”

    境界相同不意味着战力相同,姜慕白相信石山没说大话,低头思考半晌,想到《奇侠传》中嬴渊的洒脱狂放,忽然改了主意,问:“师兄,我们什么时候出?”

    这分果敢让石山十分满意,他起身拎起兵器架上的长棍,说:“赶早不赶晚,你换身衣服,我们这就过去。”

    姜慕白从不优柔寡断,拿定主意就不会犹豫,换好衣服后跟着石山风风火火往外赶。

    吃着肉包和豆浆的施广闻在庭院里撞见两人,好奇问道:“干嘛去呢,这么着急?”

    “去打架。”石山甩出棍花,笑得异常兴奋,“施师弟,你来吗?”

    “废话。”施广闻扔了包子,撒开双腿向练功房飞奔,一边跑一边喊,“等着啊,我换身衣服,马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