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不要飞升 > 第五十二章 酒话
    汉语是第二域通用语,英语是第四域通用语,二者都不能算作联邦通用语,这件事的确让姜慕白感到困惑。

    《礼记·中庸》第二十八章有段耳熟能详的经典:今天下,书同文,车同轨,行同伦。

    早在名义上统一的东周时期,就有能人认识到统一文字、统一语言、统一思想的重要性,从经济展到国家管理,无不需要秩序,而人类的秩序究其根本源自于交流。

    如此简单的道理,两千多年前就有人说得清楚透彻,联邦高层怎么会想不明白?

    要说是受限于技术水平导致政策无法实行,也不合理。

    即使民用科技大跨步倒退,统一语言也不是难事。

    要说是师资不足,使得通用语普及度缓慢,那也不对。

    联邦正府有人,有枪,有钱,有的是办法。

    先出台相应政策,制定奖励机制,比如将通用语列为高等学府入学测试、城市管理人员录用测试、州域行政部门入职测试等重要考试的必考科目;比如设立通用语等级考试,使精通通用语的国民享有考试加分、优先入职、福利提升等特殊待遇。

    政策出台后,再在各州核心城市修建语言教师培训基地,创办通用语教学电台,为平民打开通用语学习渠道。

    然后找语言学专家吹捧通用语,找小说作家以通用语创作动人心扉的故事,找影视剧组拍摄通用语电影,最后推出一系列各款式、说着标准通用语的明星名人,在潜移默化的过程中,把“通用语是上等语言”的概念植入新生代内心。

    若无战事,不出二十年,即可在联邦境内统一语言。

    可七十多年过去了,联邦六大域境内居民仍在使用不同语言。

    “为什么?”姜慕白出声问道。

    “接下来我要说的,都是个人看法,未必全对,但我自觉不会错得太离谱。”徐千算踱步回了餐桌,忽然话锋一转,“屋里有酒么?”

    “只有烧菜的白酒,怎么,你要煮酒论英雄?”

    “不不不,喝了酒,我说的就是酒话。”

    “等着。”

    姜慕白拿了酒来,徐千算小酌两杯,带着酒气开口:“联邦高层不是没有想过统一语言,事实上,自联邦成立以来,普及通用语的进程从未停止。”

    “要知道新灵历以前,全球有两百多个国家地区,数千种语言,其中上百种都是固定地区的常用语或通用语,使用者数以万计。”

    “而在联邦成立之后,小语种迅衰亡,天京大学有位着力研究‘世界语’的社会语言学家做过统计,联邦成立三十年后,作为非正式语言存在的民间方言,已消失百分之六十。”

    “换句话说,联邦高层不是没有统一语言的想法,而是六大域各自为战,在所属地区推广普及各自的通用语。”

    “为什么会这样?要说清楚这件事,得先说说联邦的由来,还有联邦这古怪的政体。”

    “请说。”姜慕白微微侧头,耐心聆听。

    “‘新灵历元年,灵气复苏,全球异变,自然灾害频,能人异士辈出,原本从两极化走向多极化的国际形势突然来了个急转弯,变成一多强、各方对峙的抗衡格局’。这是蔡教授,那位历史系老教授的原话。”

    徐千算复述完毕后,思考半晌,继续说道:“这段历史记载不多,我想是联邦正府刻意抹掉了细节,只留下模糊的框架。蔡教授说的新格局,不是指当时各个强国的军事实力,也不是经济实力和科研能力,而是各国修士的数量和实力。”

    “我们所处的第二域,也就是曾经的华国,就是‘一多强’中的一。武圣王晁,元皇赵曌,霸王项天问,出云剑宗姬云,还有至高议会沈大先生,都是华人……”

    “等等。”姜慕白突然出声打断。

    赵曌、项天问、姬云,全对上了,还有至高议会沈大先生,八成是传话名单里的沈流年!

    “嗯?”

    “徐兄,你有没有听说过嬴渊?”姜慕白抱着试试看的心态提问,他翻了几个书柜,也没能找到这个名字。

    徐千算不假思索,点头回道:“听说过,天渊剑宗,斗战狂魔,哦,他还有个更劲爆的身份。”

    没想到徐老哥真听说过嬴老爷子,姜慕白喜出望外,急忙追问:“什么身份?”

    “被联邦、天唐、罗门教皇国联合悬赏一百亿的全球通缉犯。”徐千算一脸认真,没有半点开玩笑的意思。

    “咳咳,咳咳咳咳——”

    端着酒杯掩饰紧张的姜慕白很担心,他担心自己咳得太厉害,会把几近痊愈的两根肋骨给震裂。

    嬴老爷子,您也太不靠谱了!

    老友?

    联手把您挂上一百亿悬赏通缉单的大佬也算老友?

    “姜兄,你怎么了?”徐千算目露狐疑。

    “没事,太劲爆了,一百亿,啧啧。”

    “哈哈,其实联合悬赏只是表明态度,要是真有人能拿下天渊剑宗,又怎么会在意区区一百亿?”徐千算轻笑两声,说,“不过,天渊剑宗消失多年,他的种种事迹都流传在我父亲出生之前,而且联邦正府刻意封杀与他有关的消息,所以现在还记得他的人,不多了。”

    “那有人知道他去哪儿了吗?”姜慕白心里有答案,但他更想听听错误答案,因为他尚未确定嬴渊飞升和陨落的具体时间。

    “有人说他殒身魔域,有人说他远渡无尽海开宗立派,有人说他为突破更高境界闭关苦修,都是传言而已。”徐千算停顿两秒,咦了一声,“你对天渊剑宗格外地感兴趣啊?”

    姜慕白立刻转移话题:“还好,随口一问,你接着说,一多强的格局,这跟联邦通用语有什么关系?又跟反抗军有什么关系?”

    “喔,一多强的对峙格局持续十年,新灵历十年,魔潮爆,第一次全面战争打响,上百国家灭亡,各大国、强国也先后面临危机,要么分裂,要么政权颠覆,在全球动乱的背景下,沈大先生联合多国脑及顶尖修士,组建至高议会,成立联邦。”

    “咱们联邦的政体是州域议会制,六大域各设参议院与众议院,十二位议院院长加上席沈大先生,就是联邦最高决策层,也就是我们说的至高议会。”

    “至高议会往下是大域议院,再往下是州属议政团,然后是地方主政官。联邦建立之初是战时联合体,所以才诞生了这样古怪的政体。只有各州域正府有权制定各自的法律法规,才能更好地管理当地民众。”

    “这是保证战时团结的无奈之举,按理说战争结束后应当重组政体,统一语言文字,大力推行新政。但是,不知出于什么原因,第二次全面战争结束后,至高议会十三位列席者停止统一进程,各自为政。”

    “相对靠谱的一种说法是,联邦的内部斗争从未停止,至高议会列席者都想让自己的母语成为联邦通用语。正因如此,出云宗才能享有然地位,因为出云剑宗也是法修第六境,合道大能,沈大先生不愿失去他的支持,而至高议会其他列席者则希望借助他的力量,撬动沈大先生席之位。”

    “当然,这只是没有根据的猜测,当不得真。至于反抗军么,蔡教授说,那几支反抗军都是从联邦前身各大强国中分裂出去的叛军,他们反抗联邦的手段绝不仅仅是低级的打打杀杀。为保正统地位,联邦无论如何不会认可他们组建的国家,更不可能对他们打开外交、贸易通道。”

    徐千算说完,举杯痛饮,接着喘了口气。

    “姜兄,我已经把我知道的全都说了,你还有其他想问的吗?”

    “没,没了。”

    姜慕白讷讷摇头,其实他心里还藏着许多问题,但他没有再问,因为他需要一些缓冲时间,慢慢消化今晚听到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