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不要飞升 > 第五十一章 秘辛
    巡警问话时,那医馆学徒紧张得额头冒汗,怎么看怎么不对劲。

    不过姜慕白没心情多管闲事,收下药包后也没多问,给拎着大包小包的张赤远塞了几张零钱,便带着姜徽音坐车回家。

    本想着回了家就洗漱休息,到了家门前却一眼看到不请自来的访客。

    那人背对街道,一边蹲在门边笑抚旺财的狗头,一边与遛狗的吴大叔闲聊。

    只看一个背影,姜慕白也知道来的是谁。

    穿青衿批鹤氅,如此骚包的装扮,还能是谁?

    吴大叔看见姜慕白下车,挥着手热情招呼道:“小姜,回来啦,你朋友等你呐。”

    徐千算转过身,打开手里的包装袋,笑道:“姜兄,我给你带了常明县特产,腊狗肉,香得很啊!”

    “呃,你们聊。”吴大叔笑不出来了,牵着旺财来福往街道另一头走,步比平时散步要快得多。

    姜慕白忍俊不禁,推开房门,说:“进来说吧,什么时候回的定武?老爷子身体可好?”

    “刚回,都挺好,哎呀,说起来我今晚还没吃呢,姜兄,家里有吃的吗?”徐千算露出贼兮兮的笑容,“我记得令妹说过,六味居的红汤鸡丝面也比不过你煮的面。”

    难怪这家伙特意打听了住处跑来门口守着,原来是想蹭吃蹭喝。

    正好,姜慕白心里有许多疑惑,用一碗面换几个答案,这买卖很划算。

    “厨房有手工面,不过高汤得现煮,你等得了吗?”

    “煮汤很麻烦吧?哎呀,这多不好意思。”

    徐千算脸上的表情很有趣,让姜慕白想起过年时那些看见红包后嘴里说着不要、手上拿个不停的小孩。

    姜慕白摆摆手,客气道:“不算麻烦,你先坐,我去生火,一会儿问你点事情。”

    “有劳姜兄啦。”徐千算眉开眼笑,拱手道,“徐某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见姜徽音也坐到餐桌旁,姜慕白指着她的书包,说:“徽音,去屋里写作业。”

    等着吃面的姜徽音哦了一声,委屈巴巴地走到墙边拿起书包。

    “等等,姜兄,作业不用急,先让令妹收下我给她带的礼物嘛。这是蛋白粉,这是钙片,这是维生素,这是果干,这是……”徐千算从包装袋里取出瓶瓶罐罐,最后拿出英文包装的礼盒,问,“小妹妹,你吃过巧克力吗?”

    “吃过,哥哥在百货大楼买的。”姜徽音想起巧克力糖果的滋味,忍不住抿嘴咽口水。

    徐千算递出礼盒:“这是我在银座商城买的本狄克斯巧克力礼盒,看,出产地是第四域,漂洋过海才到了淮州。来,拿着。”

    姜徽音乖巧懂事,伸手前先看看姜慕白,见哥哥点头,才接过巧克力礼盒。

    “谢谢徐哥哥!”

    “不用谢,别客气,去写作业吧。”徐千算笑呵呵地应了一声,转头对姜慕白说,“可惜啊,选好了礼物,却没赶上你的拜师宴。”

    “徐兄有心了。”

    姜慕白道了声谢,撸起袖子走进厨房,生火烧水。

    鸡腿骨和猪棒骨剔肉洗净,置入锅中,铺上姜片葱段去腥,再添半碗虾皮增鲜,水沸后撇去浮沫,盖上锅盖再熬煮半小时即可熬出一锅高汤。

    趁着熬汤的时间,姜慕白将鸡腿肉撕成鸡丝蒸熟,与黄瓜丝、胡萝卜丝和土豆丝拌成凉菜,棒子骨上剔出的肉则与鸡粉、精盐、青椒、豆瓣酱翻炒,接着用清水煮熟手工面,捞出面条后沥干摆碗。

    最后,高汤出锅,浇入碗中,汤汁没过面条后,直接把青椒炒肉盖在面汤上调味。

    姜慕白走出厨房,放下瓷碗瓷碟,碗中盛着盖浇汤面,碟子里摆着三丝素拌鸡腿肉,一热一凉,令人食指大动。

    “趁热吃吧,放久了,面和汤的味道都会变差。”

    “好,哈哈,多谢款待。”

    徐千算抛开矜持文雅,左手拿勺,右手持筷,左右开弓,不亦乐乎,不消片刻功夫便把满满一碗汤面吃得干干净净。

    姜慕白含笑问道:“怎么样?”

    “虽无三牲五鼎,亦可称八珍玉食!”徐千算吃得痛快,夸得也很痛快,放下瓷碗后闭目回味片刻,赞道,“美味,美味!此时此刻,我只想为这碗汤面赋诗一。”

    姜慕白担心自己要被这家伙的文青气息给酸死,抢着说道:“我先来吧,你看这个面,它又长又宽,就像这个碗,它又大又圆,咳咳。”

    “姜兄……”

    “嗯?”

    “以后不要再作诗了,好吗?”

    “好的。”

    姜慕白强忍着笑意,说:“今天我在正气堂开药时遇到巡警盘问,无意间听到一位巡警说,有反抗军从外地逃窜到定武。”

    徐千算吟诗作对的兴致一扫而空,不无郁闷地叹了口气:“我也听说了,大街小巷都贴了悬赏通缉单。”

    见姜慕白盯着自己不吭声,徐千算很快会意,解释道:“民间把所有对抗联邦正府的武装势力统称为反抗军,据我所知,很多所谓的反抗军其实是逃兵、逃犯,只不过被秘密警察借了人头拿去邀功,才被安上反抗军的名头。”

    姜慕白哦了一声,问:“那真正的反抗军呢?”

    徐千算思索片刻,答道:“反抗军大多在第三域抗魔前线和魔域之间活动,其中有一部分是联邦叛军,还有几支实力强大的反抗军来历神秘,据说联邦成立之前就已存在。”

    姜慕白皱眉:“正府都没成立,哪来的反正府军?”

    “嗯,我在天京大学听一位历史系老教授说,势力最大的反抗军在联邦以外建立了属于他们的国度,只是不像天唐、摩门教皇国那样受到联邦认可。”

    徐千算转笔似的转着筷子,低声说道:“至于原因,可能与第一次全面战争有关。”

    “第一次全面战争?你是说第三次世界大战?”姜慕白从书本里了解过这段模糊的历史,当年那场席卷全球的大战,并不只是人类之间的斗争。

    徐千算点头:“对,那位老教授也把第一次全面战争称作第三次世界大战。”

    “这跟反抗军有什么关系?”姜慕白疑惑不解。

    徐千算忽然起身,关上窗户,低声问:“姜兄,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联邦成立近八十年,还没有统一文字语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