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不要飞升 > 第四十九章 只有命可以拼
    不服气归不服气,可输了就是输了,高个男生自觉丢脸,又担心再上场还会输,干脆脱了护具,转身就走。

    姜徽音扭头看向姜慕白,见哥哥朝自己竖起大拇指,开心地露出虎牙,唇角下陷出小小梨涡。

    姜慕白被这笑容感染,情不自禁地跟着笑:“继续,争取早日实现小目标!”

    “嗯嗯!”

    意犹未尽的姜徽音用力点头,目光落向他处,寻找下一位对手。

    这时,先前被推出拳台的男生走上拳台,问:“你叫姜徽音,是吗?”

    “对,你认识我?”姜徽音意外地看了他几眼,想不起这是谁。

    男生点头:“嗯,我知道你,你把王子帅打得尿裤子,对吧?谢谢。”

    “啊?”姜徽音更加疑惑。

    “我爸欠他爸两万块钱,还不上,他经常为这事打我,我还不能还手。所以,谢谢你帮我出了口恶气。”

    明显育不良的干瘦男生向姜徽音行抱拳礼,接着说道:“我听说你也报名小武圣杯了,那你肯定需要一个长期陪练,我来给你当陪练,怎么样?”

    “唔……”姜徽音有些迟疑。

    “虽然我不是很能打,但是我很抗揍,真的,我从小被打到大。”男生逐渐加快语,“而且,我学得快,以前没人教我,我只能自己摸索,所以……但是现在你可以教我,我看得出来,就算马大头没上当,他也打不过你,我想学你这种用技巧弥补体格不足的本事。你教我,我给你当陪练,不收钱,行么?”

    小女生脸皮薄,对方态度如此诚恳,姜徽音有心拒绝也不好开口,犹豫间又听到那男生说了句:“另外我还帮你写家庭作业,我数学、语文、古历史、当代史、自然科学都能考九十多分。”

    想到自己那些不及格的数学卷,姜徽音颇为心动,她悄悄瞄了哥哥一眼,看见哥哥脸上似笑非笑的古怪表情,连忙摆手道:“不用不用,我自己的作业我自己写,你,你真想学就跟我对练,然后我教你一些基本功的练法,你自己练。”

    “好!谢谢!”男生喜形于色。

    “那,咱们开始?”

    “行!”

    男生摆出姜徽音先前用过的拳架,竟模仿得像模像样。

    姜徽音歪着脑袋看了两眼,说:“这是练下盘的低拳架,刚才我要抢攻那个谁,马大头?我要攻他下盘才摆拳架,你现在摆拳架没用的啦,一会儿我教你怎么练。”

    “哦哦,好。”男生换了个站姿,不无尴尬地挠了挠头。

    “既然是我教你,那就由我出手抢攻吧,你先看看我的打法,看你能记住多少。”

    “好!”男生摩拳擦掌,跃跃欲试。

    姜徽音好心提醒:“先跟你说,我两三个月就要打坏一袋沙包,被我打到真的很疼喔。”

    “没事,我不怕疼。挨打,我经验丰富。”男生洒然一笑,看似爽朗,实则苦涩。

    既然他都这么说了,姜徽音也没留手,足尖贴地划着圆弧逐渐拉近距离,男生小心翼翼地提防,两手忽高忽低,仿佛无处安放。

    “看好!”姜徽音气沉丹田,出招时一声暴喝,如隔潮清磬,如金击玉鸣。

    男生强行压下闭拢双眼的本能反应,可他睁着眼也看不清姜徽音的出招,等到看见拳头奔向何处时,要么身体跟不上脑子,要么脑子跟不上身体,两条手臂抽风似的胡乱摆动,不出片刻就被一记当胸命中的冲拳击倒在地。

    姜徽音知道自己的冲拳有多重,见男生仰面倒下,急忙上前查看。

    还没等她伸手,男生骨碌一下爬了起来,摸了摸胸前挡板,问:“我能看到你出拳,但是我不知道你会打哪,就算猜到了,手脚也反应不过来,呃,我该怎么做?”

    姜徽音答不上来,扭头看向姜慕白,姜慕白上前两步,给出答案:“看肩不看手,看胯不看腿,看膝不看脚,看不清对手的动作很正常,多练练,挨揍挨得多了,会形成肌肉记忆。先让你的手脚快过脑子,然后再让你的脑子快过手脚。武道坎坷,想在技击上有所成就,只有勤学苦练,没有捷径。”

    “谢谢!”男生道了声谢,接着抬臂握拳,冲姜徽音点头,“再来!”

    “你不疼吗?”站在拳台附近的姜慕白忍不住问了句。

    护具能挡住拳锋,但不能消除疼痛,就像防弹衣能挡住子弹,但不意味着中弹者能像影视剧里那样活蹦乱跳。

    男生摇头:“没事,我学得越快,陪练的作用越大,来!”

    姜徽音看向姜慕白,见他没有反对,便对男生说道:“你要是撑不住就先休息,别把自己弄伤了。”

    “嗯!来,出招吧!”

    “那好吧,看好,出拳时要让脚踏地面的反作用力通过腰、腿、肩传递到手臂,再像弹簧一样展开手肘,这样出拳更有威力。”

    姜徽音被男生的精神所打动,认真教授他出拳的基础技巧,演示完毕后一拳打向他左肩。

    这回男生紧盯姜徽音双肩,看清了她出拳的动作,也不去想该怎么招架,全凭本能侧身闪躲,成功避开了姜徽音的冲拳,但没能挡住之后的变招,被姜徽音一记肘击轰下拳台,摔了个四仰八叉。

    顾不上疼痛,男生立刻翻身爬起,跳上拳台,摆好姿势。

    “来!”

    姜徽音微微蹙眉,欲言又止,再次出手。

    男生倒地,爬起,再倒地,再爬起,反复数次后,不少学生和家长聚到拳台周围看起热闹,令人遗憾的是,他们没有像励志影片里那样为失败者的坚韧鼓掌喝彩,而是抱着看笑话的心态,在男生一次又一次倒地后出哄笑,讥嘲他不自量力。

    讥笑声没有影响男生,却让姜徽音心生怒意,她瞪了眼笑得最欢的武道班学生,扶起不知倒地多少次的男生,忿忿道:“不练了,我们走。”

    男生抽回手臂,勉强站直身子,摇头道:“没事,我撑得住,再来!”

    “你干嘛啊!”姜徽音有些生气,“干嘛这么拼命!”

    男生咧着嘴笑,露出渗血的牙龈。

    “除了命,我什么都没有,我只有命可以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