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不要飞升 > 第四十八章 姜徽音的小目标
    为纪念武圣、激励后辈,天京武道协会于武圣故居修建演武楼,举办第一届小武圣杯,邀请十一至十五周岁的少年武者切磋交流。

    此后十七年,每年一届的小武圣杯越办越大,赛制逐渐完善,如今已是风靡第二域的盛大赛事。

    第二域十四州内共设有十二个分赛区,冀州一直是夺冠热门,竞争极其激烈,不少参赛选手会提前半年甚至一年开始备赛,仅看备赛时间,姜徽音已落后许多。要想在分赛区拿到名次,她不仅要熟悉擂台规则,更要熟悉实战中招术套路的运用。

    由于姜徽音的对手都是同龄人,姜慕白并不适合给她陪练,因为体型和经验差距太大。要让她熟悉赛场,必须找她的同龄人作为对手,模拟擂台比武。

    所以晚餐过后,姜慕白带姜徽音来到萧山文武学校的比武场,寻找合适人选。

    比武场相当于以前的体育馆,不过武校学生一般用来约架,若是同学之间起了冲突,都会戴上护具在比武场解决。“放学别走,操场见”这句经典台词,放到萧山文武学校就变成了“放学别走,比武场见”。

    眼下小武圣杯开赛在即,比武场更是异常火爆,人满为患。

    姜慕白带着姜徽音在比武场内转了两圈,在观战区找了个视野开阔的位置,问:“徽音,你看看这儿有没有认识的同学?”

    姜徽音四处张望,不无失望地摇头:“他们都是武道班的,我认识他们,他们不认识我。”

    七年制基础学校前五年不分科,从六年级开始分设武修预科、法修预科和职专预科。

    姜徽音今年读五年级,同年级同学中参加小武圣杯的少之又少,因为大部分有意参赛的学生都会在学习武道课程后报名。

    姜慕白微笑点头:“没关系,很快他们都会认识你。”

    “唔?”

    姜慕白伸手在比武场内指了一圈,以陈述事实的语气说道:“因为在海选赛开赛之前,你会把他们全都打趴下。”

    “诶?”姜徽音被哥哥的豪言壮语吓了一跳。

    “这是我给你定的小目标,怎么,没信心?”姜慕白笑了笑,“冀州赛区卧虎藏龙,要想拿到州域名次,至少得先称霸校园吧。”

    “我……”姜徽音捏起小拳头,“我会努力。”

    “嗯,从那儿开始吧,那边马上要分出胜负了。”姜慕白说着,指向右侧一座拳台,拳台上一高一矮两名男生正在角力,个头较高的男生育良好,身高约摸一米六几,身板壮实,而他的对手体型干瘦,只能苦苦支撑。

    “徽音,注意观察,边看边想,你觉得谁会赢?他的弱点在哪里?如果你对上他,该怎么打?”

    “个子高的会赢。”姜徽音先做出判断,接着想了想,说,“唔,他是靠体格取胜,下盘不稳,一看就没有好好练功。我比他矮,是劣势也是优势,我应该佯攻上三路,主攻他下盘。”

    姜慕白赞许点头:“很好,思路清晰。”

    话音刚落,拳台上两人便分出胜负,高个男生凭借力量优势将对手推出没有围绳的拳台。

    “歇着吧你。”胜者洋洋得意,对手下败将做了个鬼脸,晃着脑袋表获胜感言,“这里一个能打的都没有,还有谁?”

    姜徽音仰头看看姜慕白,看见哥哥点头,便快步上前,跨上拳台,对高个男生行抱拳礼。

    “干嘛?你要跟我打?”男生盯着姜徽音的脸蛋愣了好一会儿,接着拨浪鼓似的摇头,“我不跟你打。”

    “为什么?”姜徽音很是不解。

    “你……”男生刚挪开视线,又忍不住偷瞄姜徽音一眼,脸颊微微涨红,“反正我不跟你打。”

    “你是担心输给女生会被别人嘲笑吗?”

    姜徽音提问时的神情很认真,不像是在激将,可越是一本正经,激将效果反倒越好。

    男生好胜心高涨,皱眉嚷道:“乱说,我怎么会输给你?你怎么赢得了我?”

    姜徽音摆出拳架,回道:“你的破绽是出拳时手臂摆动幅度很大,胸门全开,我先弯腰躲掉你的勾拳,再出拳打你胸腹,然后你就输了。”

    “嘁,拿你的小拳拳捶我胸口?来啊!”男生拍拍胸前护具,“来,你来。”

    “那我来了。”

    姜徽音没有半点拖泥带水,像平时练功一样腰腿力,冲步上前。

    这小丫头看似弱不禁风,但一出手就体现出这些年勤学苦练的成果。

    男生听见她蹬地时出的声响就知道,这小拳拳打在他胸口,怕是能把他锤得无法呼吸。

    想到姜徽音说他出拳时手臂摆动幅度过大致使胸门全开,男生也没敢仗着身高手长的优势抢攻,急忙用双臂护住上身,打算格挡这一拳后再趁着姜徽音旧力已去新力未生的空档起反击。

    然而姜徽音没给他机会,她冲步上前后并未朝上三路出拳,而是屈膝弯腰,降低重心,将这一拳打在男生大腿。

    左腿肌肉吃痛收缩,男生顿时忘了招架变化,下意识抬起右脚往后撤步。这一抬脚,就把他下盘不稳的弱点无限放大,姜徽音瞅准时机将左手绕到男生右腿脚踝处,扣住他脚踝后用力朝反方向拉扯。

    男生抬起左脚向后撤步时重心向身体左侧转移,偏偏这时右腿又被向前拽来,他根本来不及反应,整个身躯向后栽倒。

    天旋地转间,男生出于本能将双臂摆到身后抵挡冲击,以免后脑勺着地摔成脑震荡。

    人刚倒下去,就看见那小拳拳飞向眼前,男生双臂贴着地面,已来不及抬手格挡,只能紧闭双眼缩起脖子,等着这一拳把自己揍个眼冒金星。

    可预想中的疼痛并未来临,男生疑惑地睁开眼,看见姜徽音化拳为掌,朝他伸来。

    拉起男生后,姜徽音退后一步,再次行抱拳礼。

    “承让。”

    “你、你骗人!我二叔说得对,越漂亮的女人越会骗人!”男生很不服气,急得泪水在眼眶里打转,“你明明说我破绽是胸门,居然绊我脚!”

    姜徽音眨了眨眼,正色道:“我哥说,永远不要相信敌人的话。上了拳台就是对手,你怎么能相信我说的话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