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绝对一番 > 第四十八章 你必须做个有良心的男人
    精选《世界奇妙物语》中的顶级短剧来保证剧集足够出彩,在二次偶像风潮马上来临前和偶像们进行联动,以及在互联网上进行水军推广,这是千原凛人努力想出来的三板斧,而再让他想别的办法快速提升《世界奇妙物语》的收视率,他实在想不出了。

    虽然这话他不想说,但此时此刻,除了一句“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外,似乎也没什么能说的了——能不能拿到一番,能不能让分时平均收视率超过2o%,他该做的都做了,接下来只能听天由命。

    他暂时老实了下来,除了依旧认真完成日常工作外,这周的主要兴趣放在了吃瓜上——《田野上的幸之助》的创作组好像内讧了,虽然不太明显。

    《东部联合经济新闻》连续三天拿出了大版块来暗示观众,《田野上的幸之助》之所以会收视率连续下滑该怪导演,而导演内山右京毫无动静,似乎是默认了,放在行业内部人的眼中,感觉他像是准备要承担主要责任了——巨额投资血本无归,谁承担主要责任肯定要被雪藏好几年,不然难以服众,这几乎是行业内的惯例了。

    就连千原凛人都有点误会了,以为这个人准备牺牲自己,保全同伴,颇为可敬,但没想到第四天主创编剧寺田隆司跳了出来,在另一家报纸的专栏里发声,力挺导演内山右京,表示谁都有失败的时候,这没什么,唯一对不起的只有观众,但收视率下滑是创作组全体的责任,让某些人适可而止,别以为有个好姐姐就能为所欲为的欺负老实人,真要把某些人在剧组里做的一些事说出来,谁都没好果子吃,最好还是互相保留点颜面比较好。

    这是千原凛人读出的意思,原文说得相当文雅,寺田隆司虽然也是编剧,但文笔相当不错。

    随后,《东部联合经济新闻》那边针对导演内山右京的攻击便停止了,也不知道背后发生了些什么博弈和交换。

    千原凛人没看懂,找村上伊织打听了一下才明白,原来石井次郎的专务老爹也就那样了,说高不高,说低不低,但亲姐姐相当厉害,据说在《东部联合经济新闻》本部出任重要职位,好像还和报社的某位大佬有点不清不楚的关系——只是传言,没证据的,不是村上伊织和他特别熟了,也信得过他,这种话都不敢乱说。

    千原凛人明白了,原来不是官二代,是“小舅子”啊,难怪受到特别关照,各方面资源都是最优的,这是他姐姐上边有人。

    这社会上的有些事,简直让人无话可说,比剧本还离谱。

    报纸上连着四天都在为《田野上的幸之助》而吵吵,凑热闹的人很多,说什么的都有,水浑得厉害,大坏口碑,但就算不坏,千原凛人也觉得这剧应该拍不了第二季了——虽然没指名道姓,但主创编剧明显和制作人干起来了,搞不好当面吵过好几次,关系紧张到已经需要通过报纸来对话了,那这剧起死回生的可能性无限趋近于零,基本算是没救了。

    而在热播榜上,《田野上的幸之助》也早跌出了前五名,本应四大民放齐头并进的格局似乎一下子就变了,东京放送TeB虽然还有几个老牌节目能支撑一下颜面,但突然给了人一种后继乏力的感觉。

    制作局内部也有些风言风语,有人说这剧要被腰斩,有人则说关系到台里的颜面,肯定会咬着牙拍完,但没有高层发话,真会怎么样没人能说个准话儿——石井次郎感觉人缘不怎么好的样儿,不少人在幸灾乐祸,认为他八成要被调出本部一段时间。

    至此,千原凛人算是把瓜吃完了,对这瓜的质量表示满意,原来在互联网没有兴盛前,同行们是这么吵架的,长见识了,真的长见识了,感觉和豆瓣上直接撕逼也差不多,就是用词文雅了一些而已。

    他觉得看到这里就行了,那边创作组最后谁背最黑的那口锅不干他的事,又看完了当天的报纸,发现《世界奇妙物语》被提及的不多,大概要明天第五集播了后,要还能挂在热播榜上,报纸上才会趁着热乎劲再讨论一波。

    当然,前提是第五集质量还是一样靠谱,不然就该是骂声一片了。

    他收拾收拾东西就回家,留下水军白木桂马在那里继续刷论坛和兴趣圈,变着法儿鼓吹《世奇》,以铁杆剧迷的身份忽悠别人明晚一定要看,拿脑袋担保不看一定终身遗憾,但他走到制作局附楼大厅时,迎面就撞见了最近热瓜的主角。

    石井次郎已经没有了大半个月前的那种意气风发,孤身一人微微低着头走路,一脸阴沉,头发微乱,黑眼圈格外浓重,而且颇有些行色匆匆,也不知道要去制作局的哪里——他压根儿就没注意到千原凛人,感觉有些魂不守舍。

    千原凛人也不奇怪,要是《世奇》扑了,他脸色估计比这人要难看十倍,直接和石井次郎擦肩而过,依旧回家。

    只是刚出了东京放送的大门,突然听到一声轻呼:“凛人,这么巧?”

    千原凛人来到这个世界两个多月了,一直被人“千原、千原”的叫着,对这个姓倒是挺熟了,能反应过来是在叫他,但被直呼名真没有过,竟然没反应过来,依旧一无所觉的往前走,但走了几步听到身后传来急促的高跟鞋响,还又听到有人在叫:“凛人,凛人,等等我!”

    他讶然回头,发现竟然是“前女友”近藤爱理,而近藤爱理追上了他,拍了拍胸口撒娇道:“怎么叫你你都不答应,别走这么快嘛……”

    千原凛人有些奇怪了,这“前女友”也遇见过几次了,见了他和老鼠见了猫一样,连个屁都不敢放,怎么这次主动找上门来了?但他也不想惹这女人,免得她无事生非添麻烦,便客气问道:“抱歉,刚刚没听到,近藤小姐是有什么事吗?”

    “什么近藤小姐?这么叫太生份了,你以前都叫我爱理的。”近藤爱理明显精心打扮过,声音还特别温柔,而且还一个劲往他身边凑,那股浓郁的香水味顿时熏得他后退了小半步——他是受不了各种奇怪味道的,感觉很不适。

    他沉默了一会儿,觉得这事不太对了,没接这话,而他一但不说话也不笑了,只是盯着人看,天赋自然就生效了,竟然让近藤爱理不敢再往前凑,直接惴惴不安起来——这前男友到底怎么了,为什么变得这么吓人了?以前不是这样的啊!

    等她老实点了,千原凛人才淡淡说道:“咱们其实也不熟,该有的礼貌还是要有的,所以……近藤小姐,到底有什么事?”

    近藤爱理觉得有点口舌发干,她还是适应不了千原凛人突然变成了另一个模样,在她的记忆中,千原凛人还是那个对她有求必应的傻小子,但此时箭在弦上也不得不发了,她勉强柔声道:“那个,就是好久不见了,这刚巧遇到了,想和你打个招呼,你……你有时间吗?咱们一起吃个饭叙叙旧好吗?”

    千原凛人眉头轻皱,不觉得和她有什么旧好叙,这“前女友”是带引号的,和他完全没关系,也不想扯上关系,直接说道:“谢谢,但不了,我还有事。”

    “有什么事?”

    “私事。”

    “什么私事?”

    千原凛人有些不耐烦了,我有什么私事关你什么事?你又不是我什么人!

    他低头看着她,面色更加严肃了,轻声说道:“近藤小姐,以前可能我们之间发生过什么,但那已经是过去式了,该忘就忘记吧!我有什么私事和你没有任何关系了,如果可以,以后再见面咱们当成不认识,这样可以吗?如果可以,那真是太感谢了!”

    要不是在电视台门口不方便,怕这女人拉拉扯扯起来太难看,他早就直接甩手就走人了,而尽量礼貌的拒绝完了,看近藤爱理愕然愣在了那里,眼中一片迷茫,便点了点头转身往车站走去。

    这样就行了,只要对方还要点脸,以后就不会再有这种事了——没什么好叙的,大家相忘于江湖最好了。

    再说他又不傻,能看出来这女人应该是有事要求他,要是在原主落魄时不离不弃的女友,那还另有说法,哪怕不能投入什么感情,但能帮的忙,他真不介意帮一帮,算是了一下因果,而分了手另攀了高枝的前女友,哪凉快哪待着去吧,他没那个闲工夫!

    男朋友刚破产被退学,她就马上就不回信了,那她有考虑过处在人生低谷期的男友的感受吗?或许原主那种对她还抱有痴心的人还能原谅她,又或者格外宽容的人还能和她好好相处当朋友,但他不行,他只是个表面好人——他感觉近藤爱理人品不行,根本不想和她打交道,而且他也不觉得欠了她什么。

    他走得挺快,但没走几步,近藤爱理又追了上来,低声哀求道:“凛人,你这是怎么了?为什么要生气?我没有别的意思,我只是最近很苦恼,想找个人说说话,以前我有苦恼的时候,你不都是很乐意陪我的吗?就这一次,我们一起吃顿饭,说说话好不好?”

    她的样子十分可怜,眼圈都红了,连声道:“求求你了,求求你了,我最近真的很辛苦。”

    漂亮女孩子楚楚可怜,软语相求,换了一般人也许就心软了,但千原凛人不吃这一套,戏子的眼泪不值得相信,他就是干这一行的最清楚,连步子都没停,随口道:“近藤小姐,我说了我有事,没时间,你找别人吧!”

    “我不信,你这不是要搭环内线去目黑吗?我问过了,你们剧组的人说你现在住在目黑北……哎呀……”近藤爱理穿着细高跟追人,差点崴了脚,而千原凛人也懒得管她,连停都没停,继续往车站走。

    “凛人,你等一下,等一下!”近藤爱理连叫了几声,但见千原凛人这狠心人连头都没回,咬了咬牙,把高跟鞋一脱,赤着足就追了上去——如果有可能,她也不想来求前男友,但她真的没办法了,想来想去也只有千原凛人还能救她,无论如何也得再把他套回来!

    咱们是有过感情的,看在以前的情份上,你不能不管我!

    你必须做个有良心的男人,以前你说的话你都忘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