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不要飞升 > 第四十七章 人生规划
    烟花礼炮过后,石山领着姜慕白进了揽月阁,一一见过貌似老农的主政官、枭雄之姿的雷掌门、温文尔雅的令狐主事和抛下脸面嬉笑作陪的拾海楼大老板。

    如石山所说,聚英馆收徒没什么繁琐仪式,姜慕白只需在几位前辈的见证下为丘阳生奉一杯清茶,唤一声师父,便算是礼成。

    随后,石山与姜慕白两个小辈由左向右依次敬酒,听了几句嘉许鼓励的套话,便回了摘星阁大吃大喝,热闹了一整夜。

    翌日酒醒时,姜慕白已记不清太多细节,但依稀记得师兄师姐有所嘱咐。

    躺在床上回忆许久,总算想起几个片段。

    先是石师兄的黑历史,石山贪杯,遇上酒中豪杰刘龙虎,喝的是不亦乐乎。

    酩酊大醉后石山揽着桌子腿对姜慕白说了几句心里话。大意是:叶南风心胸狭隘,日后还会伺机报复,必须当心提防。

    施师兄则说:既然叶南风不太可能化干戈为玉帛,那倒不如找机会先下手为强。

    最后,滴酒不沾的邱师姐做出总结:这件事放下也对,放不下也对,全看个人。

    散席时,丘仪特意叮嘱姜慕白,若有机会去邺都,一定要带上姜徽音去找她,还说到时要见识见识姜慕白的剑法,考校他的《萧山龙形剑》。

    想到这,姜慕白掀开毛毯,伸手拉开床头柜的抽屉,取出一本半指厚的书册,书脊处写着五个汉字:《萧山龙形剑》。

    弟子刚进门就传授镇派剑法?可以,这很聚英馆。

    姜慕白耳畔回响石山那句口头禅,不禁莞尔。

    粗略翻看几页后,姜慕白放下剑谱,起身洗漱。

    洗漱过后,姜慕白坐到客厅的板凳上,盯着兔笼里的嘟嘟,认真思考人生。

    如今温饱问题已经解决,拜入聚英馆内门也算小有身份,是该做点人生规划了。

    虽说计划总是赶不上变化,但总得有个明确方向,才不至于一头雾水,四处乱窜。

    此前二三十年,姜慕白走南闯北,做过生意当过兵,能打能唱会做饭,算是多才多艺,但始终找不到用武之地,只能随波逐流。

    如今穿越到一百年后处处透着怪异的新世界,姜慕白可不想虚度此生。

    不管在哪个时代生活,总得活出精彩,做些有意义的事。

    “一,二,三。”

    姜慕白掰着手指,数出他要做好的三件人生大事。

    第一,修炼。

    甭管灵气复苏是不是弥天大谎,修炼都能为姜慕白打开阶级上升通道,先不提权财美色,就说当世宗师那些劈山倒海的神通,谁不想体会一番?

    第二,传话。

    嬴渊留下的任务必须完成,如果有机会,姜慕白也想找出真相,看看灵气复苏到底是怎么回事,看看这一百年来究竟生了什么。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事情,姜慕白想尽可能让姜徽音得到更好的教育,在良好环境中将她养育成人。

    这三件事关乎长远,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办成,所以姜慕白紧接着着眼于几件小事。

    先是境界修为的提升,避雨亭一战不仅给姜慕白带来些许名气,还让他在搏杀间有所感悟,等到伤势痊愈,即可冲开下一处窍穴。

    有石师兄赠送的青玉断续丹,再过几天,断裂的肋骨即可恢复,所以姜慕白把这事的优先级排在第一。

    另外,昨晚聚英馆在拾海楼宴请四百多位宾客,不知收了多少礼金礼物,其中相当一部分都记在姜慕白名下,归还欠款后还有一笔可观的数目。

    师父师兄很大方,姜慕白自信将来能加倍回报,也就没有推辞,他打算用这笔钱作为启动资金,把“汤爷爷的早餐店”升级成“汤爷爷的城市食堂”。

    餐饮业水很深,竞争激烈堪比刺刀见红,不光要解决供应链、食品安全、服务质量、菜品创新等问题,还要应付同行的倾轧、地头蛇的刁难和卫生部门的检查。

    之前姜慕白没有相应条件,顶多开个早餐店,现在则不一样,有了丘馆主关门弟子的身份,许多事情都会变得很简单。

    有了稳定的经济来源,接下来要考虑的就是更换住处,这房子实在太小,住着压抑不说,生活也不方便。

    所以,姜慕白打算过段时间租套三室两厅的房子,既然是两个人住,餐厅可以考虑改装成姜徽音的练功房,至于多出来那间次卧,正好改装成书房。

    有了书房和练功房,姜徽音便能专心备赛,这也是姜慕白要上心的事情,参加小武圣杯得做许多准备工作,他这个当家长的要把方方面面都考虑到。

    “哥,我回来啦。”

    姜徽音推开房门,换上鞋后凑到姜慕白身边,扇了扇手。

    “哎呀酒味好重,哥,我跟你说喔,我们换班主任啦,新来的班主任好漂亮呀。”

    “噢?马上都要期末考核了,怎么突然换班主任?董老师呢?”姜慕白的关注点与姜徽音完全不同。

    姜徽音撅起小嘴:“学校领导说董老师生病了,只能提前退休。”

    “这么严重?”姜慕白转头扫了眼墙边堆成小山的礼盒,说,“那咱们拿点礼物去看望董老师吧?”

    姜徽音摇摇头:“中午我和毛大可、温奥宇他们一起董老师家了,董老师明明没生病,精神得很呢。”

    “那就是被迫下岗?什么原因啊?”

    姜慕白其实对这些事不感兴趣,但他知道沟通的桥梁只能在日常生活里一砖一瓦慢慢建成,平时不予理会,到了关键时刻怎么能做到有效沟通?要知道代沟的跨越难度堪比天堑。

    “我也不知道,董老师跟我们说了好多话,但是我没听懂诶。毛大可说董老师的意思是他现在不用工作也能拿工资,所以董老师其实很高兴。唔,不知道是不是这样。”姜徽音说着说着,旧话重提,“新来的临老师好漂亮呀,温奥宇说临老师这样的美,就是书里写的那种,不食人间烟火的美。”

    “不管她多漂亮,在哥眼里你最漂亮。先不说这个了,小武圣杯海选赛什么时候开始?学校老师有没有说具体的时间地点?”姜慕白笑着带过话题。

    姜徽音点头:“说了,海选赛在期末考核结束一个月后开始,到时候我们学校的参赛生都要跟领队老师一起去邺都参加比赛,六、七年级武道班的都已经开始备赛啦。”

    “嗯,那咱们可不能落后。”姜慕白起身把小丫头的书包放到墙边,朝她招手,“走,我们吃饭去,吃完到比武场找人给你热热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