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不要飞升 > 第四十六章 盛宴
    两面全身镜对立摆放,姜慕白站在中央,缓缓转身,细细观察,收回视线后满意点头。

    嗯,三百六十度无死角,完美。

    量身定制的武服不仅合体舒适,而且精致雅观。

    据说黑底白纹的统一设计,源于武圣牺牲后天下武者自换上黑衣,为其披麻戴孝。

    这个说法未必准确,但由此可见武服的庄重肃穆。

    换上男士武服之后,英气盖过俊美,让姜慕白困扰多时的中性美消失不见。

    “哇——”

    不知从哪冒出来的姜徽音围着姜慕白装了两圈,拍着小手喊道:“好帅!太帅啦!”

    “嗯哼,这衣服好看吧。”姜慕白反复理着衣襟,这是他穿越以来次穿上不显寒酸的衣服,换上武服时他的喜悦堪比当年入手第一套名牌服装。

    “好看!”姜徽音兴奋地挥动粉拳,“我要努力练功,以后也要像哥哥一样,衣冠禽兽!”

    “噗,好,等你开窍,我带你去‘铭羽’定做武服。”

    明朝文官官服绣禽,武官官服绘兽,因而“衣冠禽兽”最初是赞语,后来宦官专权,文官武将欺压百姓,这个成语才被用作贬义。

    武服和法袍在设计创新过程中,逐渐采用龙、凤、鹤、雁、狮、虎、豹、彪等图案作为纹饰,于是衣冠禽兽又摆脱贬义词身份,重回褒义词行列。平时街坊邻居大爷大妈们坐在一起闲聊,提起谁谁谁家的某某某衣冠禽兽,语气中大都带着羡慕。

    虽没有明文规定,但没开窍就穿武服是让人看笑话,所以一窍不通的姜徽音还得等到正式成为武修之后,才能“衣冠禽兽”。

    “谢谢哥!”姜徽音眼里亮起憧憬的小星星,“我穿武服也会这么好看吗?”

    “嗯,你穿武服一定比我更好看。”

    姜慕白瞄了眼石英钟,见时间已是下午三点,束起用于佩戴武器的腰带,说:“快去换衣服,我们该出门了。”

    欢乐轻松的时光总是过得飞快,三天时间一晃眼就溜得没影,今晚便是姜慕白的拜师宴,作为主角之一,他可不能最后登场,必须早早赶到。

    坐车到了拾海楼,姜慕白刚下车就看见一个还算面熟的外门弟子殷勤地迎上来。

    “姜师兄来了,师傅您辛苦,一点心意您收着。呀,这是姜师兄的妹妹吧?”外门弟子给车夫塞了个红包,接着看了眼姜徽音,用出十二分夸张的咏叹调,“怪怪咧,真漂亮,小仙女呀这是!”

    话音未落,拾海楼门前两排迎宾九十度鞠躬。

    “贵客光临,请——”

    今晚拾海楼被包场,闲杂人等不予入内,整座酒楼专为晚宴主办方及宾客服务。

    换作平时迎宾们可不会笑得这么热情,不过聚英馆出手大方,酒楼上上下下人手一个大红包,她们自然卖力。

    姜家兄妹出身贫寒,姜徽音从没见识过这样的场面,一时有些紧张,攥着姜慕白衣袖往后退了半步,像要躲到姜慕白身后。

    姜慕白握住她的小手轻轻捏了两下,对出来迎接的外门弟子点头:“辛苦你了。”

    “不辛苦不辛苦。”外门弟子连忙摇头,双手抱拳,“恭喜师兄,您里面请,摘星阁。”

    摘星阁是拾海楼顶层包厢,设在揽月阁右侧。

    揽月阁是头号包厢,丘馆主得用来招待主政官、雷掌门、令狐主事等贵客,而摘星阁则留给小辈。

    摘星阁内摆有七张座椅,拜师仪式过后,石山、施广闻、丘仪、姜慕白就在这里用餐,还有三个位置,留给姜徽音、刘龙虎和汤师傅。

    至于沈警官和邻居吴大叔父子俩,他们只能坐在大厅,由外门弟子给他们安排座位。

    此时摘星阁内只有姜家兄妹两人,姜徽音看见这富丽堂皇的装修,下意识屏住呼吸,生怕吹口气吹倒了瓷瓶陶罐等工艺摆设,她小心翼翼地在包厢里走了两步,凑到已经入座的姜慕白跟前,贴着哥哥的耳朵压低声音问:“哥,在这里吃饭是不是很贵呀?”

    小丫头还不太懂大人的事情,姜慕白跟她开了个玩笑:“贵不贵我不知道,反正不用我们花钱,有人请客,你尽管吃。”

    姜徽音似懂非懂,摇了摇头:“不行不行,别人请客,那更不能多吃啦,看起来很贵啊。”

    “咳,没事。”姜慕白憋着笑,“这是拜师宴,哥要拜入聚英馆门下啦。还有,石师兄已经付过钱了,不多吃点可就是浪费粮食啊。”

    “这样啊……”姜徽音盯着圆桌上的果盘,咕咚一声吞了口口水。

    两个小时后,丘仪推门进来,与面前摆满果皮的姜徽音大眼瞪小眼看了半晌。

    姜徽音没觉得不好意思,她又剥开一瓣橘子,问:“姐姐你吃吗,可甜啦。”

    丘仪噗嗤一下笑出声,坐到姜徽音身旁空位揉她小脑瓜,全然忘记旁边那位刚入门的小师弟。

    石山和施广闻跟在丘仪身后进了包厢,施广闻上下打量姜徽音几眼,万分笃定地做出判断:“是个练武的好材料,师弟,你妹妹将来肯定比你更优秀。”

    “而且更漂亮。”丘仪冷不丁补了一句。

    石山出招牌式大笑:“师弟你别往心里去,咱们聚英馆就是这风格,你……”

    “我已经习惯了。”姜慕白跟着笑,虽然相识不久,交情也不算深,但他能感受到师兄师姐们的善意。

    石山点头:“王家叶家估计只会派个大管家来,咱们就不必迎了,一会儿等主政官、雷掌门和令狐主事到了,你跟我去揽月阁奉茶敬酒,然后咱们就回来喝个痛快。哦,你伤还没好吧?能喝吗,不能喝不勉强,有的是机会。”

    “区区小伤,何足挂齿。”姜慕白说完,瞥了眼姜徽音,她跟丘仪聊得火热,应该是没听见石山的话。

    “好!”石山面露喜色,伸手指了指施广闻,“施师弟,今天你不陪小师弟喝几瓶,怎么说的过去。”

    施广闻苦笑不已:“我酒量不好,几瓶就免了,小酌几杯吧。”

    “行,你喝三杯。”

    石山说着,变戏法似的从宽大武服里取出三个茶缸大小的玻璃杯。

    “我……”

    楼外礼炮轰鸣,盖住施广闻的声音。

    城区内,行人纷纷驻足仰头。

    拾海楼上空,烟花绽放,华光熠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