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不要飞升 > 第四十五章 剑修
    出了演武场,姜慕白迎面遇上石山。

    石山站在院子里朝他招手:“你来得正好,我刚要去你家找你。把东西放着,跟我来。”

    与昨天那套随意散漫的衣着不同,石山今天穿了一身黑底白纹的武服。

    武服是结合唐汉武士服特点、专为武者设计的正式服装,与法修的法袍地位相当。

    不论男女,武服都是武修出席严肃场合的着装选。

    姜慕白没有多问,放下手里的书跟着石山往练功房走。虽然石山没说,但姜慕白能猜到,石师兄换上这身武服,是为了领他这个小师弟进内门。

    聚英馆的内门,即是练功房的后门,一扇用了几十年的木门。

    门栓处短横木掉光了漆,门锁不知去向,看起来普通到不能再普通,唯一值得注意的是贴在门框两侧的对联:

    【武道坎坷六重关,推门容易进门难。】

    吱呀一声,石山推开木门,门外是处栅栏围起的院落,约摸八九十平,离木门最远的那面栅栏前,立着一栋小茅屋,茅屋左右种着花花草草。

    院落中央,矗着一座灵璧石制成的假山,山下由龟纹石砌出片小湖,湖中清水映出湖底翡翠的碧绿。山水结合,峰壑湍濑,曲折平远,虽难体现高山之巍峨,但有“片山有致,寸石生情”的魅力。

    假山旁有位五官秀丽的姑娘,看年纪不过十八九岁,眉宇间却透着成熟女人的韵味。

    比这更大的反差是,她左手拈花,右手舞剑,身形步法翩然悦目,可她却披着法袍。

    石山伸手指着茅屋,说:“小师弟,看见那间茅屋没,当年师祖就在那间茅屋里收师父入门,这方小院就是聚英馆前身,过了这扇门,就进了内门。”

    说完,石山率先迈步。

    姜慕白紧随其后出了门,强行压住好奇心没有提问。

    “这位是,我想想……”石山手指转向舞剑女子,停顿片刻,“你就称呼她为丘师姐吧。”

    “师姐?”姜慕白愣了愣,他记得刘龙虎说过,在他之前聚英馆仅有三名内门弟子。

    “对,丘师妹驻颜有方,其实她年纪比你大了半轮。”石山说话时一直看着丘仪,眼中爱慕难藏。

    “石师兄,我从没听说咱们聚英馆内门有位师姐?”

    “哦,这事儿,说来话长。”石山摇头苦笑,“丘师妹全名丘仪,是师父独女,师妹剑术天赋极高,因为我练的是本门劈山棍法,施师弟练的则是拳法,所以师父一直希望丘师妹能修炼本门萧山龙形剑,但是……”

    “但是丘师姐成了法修?”姜慕白看着丘仪的法袍,若有所思。

    石山纠正道:“不是法修,是剑修。”

    “剑修?”

    还没等石山解释,姜慕白就看见丘仪所持的长剑脱手而出,笔直冲向半空。

    长剑出手的刹那,丘仪伸展左臂,足尖轻点石砖,原地旋转七百二十度,转动过程中,丘仪匀屈膝下沉,掌间花瓣片片纷飞,以她为中心构成盘旋上升的螺旋线。而她头顶上方的长剑仿佛不受重力作用,竟停滞半空。

    花瓣下落时,丘仪右手成剑指竖于胸前,滞空长剑犹如活物般转动,迅且精准地绕着她飞了两圈。

    随后,长剑自行入鞘,姜慕白目光落向地面,现飘落在地的花瓣尽数破碎。

    丘仪转身看向木门前二人,轻启朱唇:“剑修,即是视剑道为大道的修士,以传统流派划分观念来看,我既不是武修,也不是法修,而是介于二者之间的异类。剑在手时,我是武修,剑离手时,我是法修。我穿法袍,是因为我在邺都法修院御剑系任助教一职。”

    还有这么个玩意儿?

    既是武修又是法修,那不就是常见于主角身份的魔武双修?

    姜慕白头回听到这么个说法,行礼致谢:“谢师姐解惑。”

    丘仪摇头:“师妹不必客气。”

    “……”

    “她跟你开玩笑呢。”石山轻拍姜慕白肩膀,哈哈大笑,“其实剑修也不是什么新鲜东西,就是器修的一个分支而已。老一辈都认定,唯有专精方能得道,所以既炼体魄又修元神的剑修一直是非主流。在定武这样的小地方,剑修少见,但在邺都、临海那样的大城市里,非主流修士没有一千也有八百。”

    这么说来,聚英馆馆主丘阳生显然属于老一辈,两代人之间观念不同,产生矛盾是正常现象。

    估计是丘馆主不认可剑修,不认同女儿的选择,所以父女间闹了别扭。后面的剧情也不难猜,十有八*九,丘仪考上邺都大学,毕业后没回定武,而是留在学院当助教。

    这也很正常,就像以前那些选择自由职业或新生行业的年轻人,大多会选择留在大城市,因为大城市足够大,因为住在大城市里的人见惯了繁华和变化,所以那里容得下异类。

    “师妹,这次回来,待多久啊?”石山问时,像小男生似的挠了挠头。

    “三天,我专程为师弟的拜师宴赶回来,只请了三天假。”

    “哦哦,不多待几天啊?师父嘴上不说,其实心里很想你啊。”石山开始强行尬聊。

    “喔?师父想我?那你呢,大石头,你想我吗?”

    丘仪嘴角噙笑,一句话便让石山闭上了嘴。

    姜慕白暗自摇头,心里突然对石山感到同情。同为武痴,施师兄好歹还结过婚,而这位石师兄想必是母胎单身至今。

    丘仪的玩笑只开到这里,因为丘馆主带着施广闻走出了茅屋。

    此时的丘阳生身穿武服,手持宝剑,面容庄严,尽显一派掌门之威风,再没有半点慈祥和蔼。

    见师父现身,石山抛开乱七八糟的心思,如标枪般站到姜慕白左侧。

    丘仪神色间有些许傲娇,但也乖乖走到石山右侧站好位置。

    等到施广闻站到石山与丘仪之间、四人并肩齐排,丘阳生双手捧着剑鞘将手中宝剑抬至齐眉。

    “拜见师祖。”

    石山、施广闻、丘仪三人异口同声,齐齐鞠躬。

    师祖?

    那柄剑?

    姜慕白没来得及多想,忍着伤处隐痛弯腰。

    一片肃穆端庄的气氛中,姜慕白听到丘馆主的声音。

    “好,师祖拜了,以后姜小白就是你们的小师弟,你们做师兄师姐的要照顾好他。没别的事就散了吧,我要去扫地啦。”

    姜慕白愕然抬头,恰好看见丘馆主放下宝剑,拿起扫帚。

    这……

    石山看见姜慕白惊愕神情,笑道:“跟你说过,这就是咱们聚英馆的风格,习惯就好。现在就等拜师宴正式宣布了,走,我带你去定做一套武服,拜师宴上你可不能穿练功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