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不要飞升 > 第四十四章 武道坎坷(为眼中只有海盟主加更~)
    《天渊剑典》开窍期的大小周天吐纳法可以消除疲惫困乏,但不能让伤势更快好转。

    正气堂郝大夫建议在伤势痊愈前暂停修炼,所以姜慕白送走沈鸿后没有像往常一样打坐吐纳,而是放空脑袋美美地睡了一觉。

    自从获得嬴渊的神识碎片,他再没睡过觉,这回摆个大字型赖在床上躺到日上三竿,睁眼后真是浑身舒爽。

    只可惜,没能睡到自然醒。

    唤醒姜慕白的是屋外一阵敲门声,他小心翼翼地伸了个懒腰,随手披起外套走出卧室,打开房门。

    门外站着两人,左边是汤师傅,手里端着盖有锡纸的瓦罐,右边是刘龙虎,提着满满一袋补品。

    姜慕白有些意外,赶紧侧身招呼:“汤伯,刘哥,进来坐,不用换鞋。”

    刘龙虎一点儿不客气,哈哈笑着走进屋里,把装着补品的袋子放到餐桌上,说:“今早我听说你受伤,赶紧拿上东西跑去找汤叔,他刚好收摊,就带我过来了。这些补品是我上次买给汤叔的,他不肯收,那我借花献佛,送你嘛。”

    借花献佛是说拿别人的东西做人情,这个成语用得不恰当,不过刘龙虎连七年制基础学校都没毕业,实在不能对他的语文水平做出太高要求。

    姜慕白双手抱拳:“谢谢刘哥,哦对了,再给我点时间,最多半个月,我就把那五万块还上。”

    “不急,不还都行。”刘龙虎大手一挥,十分豪爽,“你小子爆批牛B,弄死两个血刀帮的杂种,我早上听说这事的时候,妈的,心里别提多舒坦,比全身按摩、精油推拿还爽,哈哈哈,杀得好!诶,你伤势怎么样,严重吗?”

    “还好,血刀帮两个废物,拳头软趴趴,像没吃饭。”

    屋里没外人,姜慕白不必假意谦虚,干脆说点痛快话让大家开心。

    “牛B!下回再碰到血刀帮的废物,多杀几个,你才开眼窍就能杀一个五窍和一个七窍,真不得了,我看,等你突破淬体,烂顶甘都不是你对手!”

    刘龙虎笑得灿烂,换作别人说这话,多半是捧杀,但刘龙虎不一样,他是真心这么想。

    汤师傅知道这话不好接,于是插嘴道:“好啦好啦,不要总说些打打杀杀的嘛,小姜师傅,还没吃早餐吧,我给你带了碗汤,把汤喝了再说吧。”

    “好嘞,谢谢汤伯。”姜慕白接过瓦罐放到餐桌上,转身去厨房拿了个汤匙,一边喝着汤,一边问,“刘哥,你从哪儿听说这事?”

    城郊避雨亭一战尚未登报,知情者寥寥无几,而刘龙虎只过了两天就听说此事,这让姜慕白倍感不解。

    刘龙虎想都不想就答道:“还能是哪儿,聚英馆啊,我是听几个外门弟子闲聊,无意间听到的,我估计这会儿功夫,大家都知道了。”

    “这么快?”

    “正常啊,整个定武城,开窍以上的武修,满打满算都不一定凑得齐五百人,我们这圈子小,消息传得快,之前血刀帮灭了铁斧门,我隔天就听说了,不像你这事,过了两天才知道。”

    刘龙虎说到这,忽然想起件事,顿时喜上眉梢。

    “都忘了恭喜你,恭喜啊!哈哈,丘馆主关门弟子喊我一声刘哥,说出去我脸上都有光。”

    这么一说,姜慕白倒是想通了,难怪消息传得这么快,想必是丘馆主或两位师兄故意放出消息,为他造势。

    武修的名声是打出来的,对一个初出茅庐的开窍武修来说,斩下两名同阶人头已是骄人的战绩。

    喝完瓦罐汤,姜慕白给汤师傅和刘龙虎各送了封请帖,接着换了衣服跟刘龙虎一道回聚英馆。

    既然姜慕白拜入聚英馆内门的消息传遍定武,那么他作为靶师的职业生涯已然结束,就算有人敢请丘馆主关门弟子作陪练,姜慕白碍于身份也不能再上拳台。

    于情于理,姜慕白该去演武场跟相处不久的同行们道个别,再说他的地摊文学还放在演武场里需要收捡,所以姜慕白穿着靶师的白色练功服,进了演武场。

    这次,姜慕白享受到明星级待遇,他刚进门,休息区的靶师集体起立,连拳台上对练的武者和靶师都停下动作对他行注目礼。

    不得不说,他们脸上那种敬佩中透着畏惧的神情很让人受用。

    收拾好东西后,姜慕白四下看看,没看见熟悉的灰衣身影,随口问道:“陈政呢?”

    “好像是走了。”刘龙虎回道,“听说他一直想进内门,结果……嘿,我看他十有八*九是被你刺激跑了。”

    姜慕白哦了一声,没再多问。

    ………………

    白河区富水路一间茶馆内,陈政放下茶碗,将茶盖翻转放到茶碗里,示意茶馆伙计他已用茶完毕,可以收走茶具。

    “这么急着走?你还没给我答复。”

    对面座位里传出干涩沙哑的声音,那人穿着黑衣,缩在窗户与墙壁构出的阴影里,若不仔细观察,很难现那儿坐了个人。

    陈政正色道:“道不同,不相为谋,我跟你没什么好说的,别以为我不知道叶南风派你来拉拢我是为什么。现在我已经离开聚英馆,对你们来说没有用处,所以你不用再浪费时间。”

    黑衣人轻笑两声:“嗬,你误会了,我家少爷只是单纯地欣赏你而已。武道坎坷,从淬体开始需要大量资源,成为叶家的门客,你会得到你需要的资助。我保证,你在突破第二境时能用上顶级药浴!如果你表现好,少爷还会为你购置玉鼎阁的一元萃灵丹。”

    “多谢好意,陈某心领了。不过,我这人骨头硬,学不会弯腰下跪,也不想寄人篱下。”

    陈政敷衍至极地拱了拱手,起身离座,昂头挺胸走出茶馆。

    他知道叶南风是什么货色,也知道叶南风想让他做什么,虽然丘馆主选了姜慕白做关门弟子,他既委屈又不服,愤然出走,但这几年聚英馆师兄弟们待他不薄,他绝不会对聚英馆的敌人低头。

    得罪了叶家,定武城是不能再待了,而且那条叶家走狗说的没错,武道坎坷,没有强大靠山根本承担不了资源耗费。

    所以,陈政要去外面闯一闯。

    也许,参军是个不错的选择。

    陈政从衣袋里摸出一张冀州空军招募传单,咬着牙在心里誓。

    “不管多累多苦,我一定不会比你姜慕白混得差!”

    ………………

    三全巷,听春苑。

    寻欢作乐的客人们打道回府,彻夜笙歌的莺莺燕燕们也卸妆休息。

    三楼最不起眼的包厢内,血刀帮成员齐聚一堂。

    烂顶甘看着手下人花大价钱从重案队买来的照片复印件,神色阴沉。

    “老大,八弟、十一弟死了,我们真的什么都不做?”

    出声询问者是个瘦骨嶙峋的汉子,面色蜡黄,病恹恹的模样好像刮阵风都能把他吹跑。

    “看你说的,怎么能什么都不做。”烂顶甘放下照片,作悲伤状,“八弟很中意苑里刚来的那姑娘是吧,送下去陪他。哦,还有十一弟的男宠,也送下去吧。”

    “老大……”

    “至于报仇,以后再说。”烂顶甘斜着眼睛看了过去,“除非,你也想下去陪他们?”

    包厢内一片死寂,落针可闻。

    烂顶甘满意点头,最后补充道:“这段时间先出城避避风头,还有,去给我弄几把枪来,从明天起,你们都到农场练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