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不要飞升 > 第四十三章 夜谈(为炽缘Rush三盟加更~)
    沈鸿的来访没有让姜慕白感到意外,只不过在姜慕白预想中,沈警官会带着一队警员到聚英馆请他去警署“协助调查”,而不是像现在这样,身穿便服站在他家门前等候。

    既然沈警官没有摆出警官的架子,姜慕白也就没有冷眼相待,他取出钥匙打开门锁,和气笑道:“好啊,咱们进屋说吧。”

    沈鸿又看了姜徽音一眼,摇了摇头:“还是在外面说吧,不会耽误你太多时间。”

    姜慕白听出他弦外之音,拍拍姜徽音后脑勺示意她先进屋,接着带上房门,问:“沈先生,我们找个茶馆坐一坐?”

    从警官到先生的称呼转变让沈鸿脸上多出一丝轻松,他左右看看,见周围没有其他人,摆手道:“不用,我只是想找你聊聊天。”

    “哦,聊什么?”姜慕白观察着沈鸿的表情,心中揣摩他的来意。

    “聊聊你昨晚在城郊避雨亭里放过的那个年轻人。”沈鸿摸出烟盒,问,“抽烟么?”

    “戒了。”

    “嗯,定武城经济形势不好,很多年轻人找不到工作,整日厮混街头,从无业游民混成了地痞流氓。昨晚跟着血刀帮两名武修一起袭击你的,就是一伙地痞,他们自称拳头帮,成员共有六人,其中五个死在避雨亭,剩下一个叫丁彪,侥幸逃生,被人送到仁明医院抢救。”

    沈鸿以陈述事实的语气自说自话,姜慕白没接话茬,虽说现在有聚英馆撑腰,但官司最好是能免则免。

    “一个小时前,哦,一小时零十五分钟前。”沈鸿翻转手腕看了眼手表,“丁彪跳楼身亡。”

    “嗯?”姜慕白表面不动声色,心中飞快回忆,思考自己编造的事件经过是否存在破绽。

    出乎意料,沈鸿没有提问,他默默抽完一根烟,然后从衣袋里掏出一支录音笔,按下播放键。

    前半段录音是丁彪对案情的两次陈述,后半段录音是沈鸿与他上司的谈话。

    “小沈啊小沈,你怎么就不懂呢,叶家跟聚英馆讲和,这对咱们来说是最好的结果,你何必没事找事呢?”

    听到这一句,沈鸿再次按下按钮,关了录音笔。

    聆听录音时,姜慕白有过片刻紧张,但很快松了口气,因为丁彪的供述没有提到枪支来源,而且,沈鸿的上司没有说错,叶家与聚英馆讲和对警署来说是最好的结果,所以这个案子注定不了了之。

    “沈警官,为什么要给我听这段录音?”姜慕白捉摸不透沈鸿的想法,干脆问出心中疑惑。

    “因为我需要倾诉,因为我找不到另一个倾诉对象。丁彪死了,没人在乎,连他的亲属都不在乎,我想这座城市里只有我俩会在意他的死活。哦,也许,你也不在乎。”

    沈鸿鞋底反复碾着烟蒂,露出难以描述的怪异表情。

    “定武人的命,真贱。”

    姜慕白出声提醒:“严格来说,你也是定武人。”

    沈鸿轻轻点头:“是,所以我的命也贱,丢了也不可惜。”

    “……”

    “我不明白,我真的不明白,为什么这里所有人都把这样的事情看作理所当然,为什么没有人去反抗?”

    沈鸿又拿出一根烟,他按了几下打火机没点着火,甩手将火机扔出几米远。

    “为什么我想找个证人就这么难!为什么!”

    姜慕白看着情绪失控的沈鸿,心中无声叹息。

    还是太年轻啊,这么点城府,怎么斗得过那些魍魉鬼魅?

    沈鸿泄过后,递出一个满含歉意的眼神,问:“姜先生,那张取证记录表你还留着吗?”

    姜慕白思前想后,考虑妥当后点了点头:“已经填好了,不过,好像用不上了。”

    沈鸿把香烟滤嘴咬成扁平状,表情像是红了眼的赌徒:“不,还有机会,童阿七的案子还在我手里,我不会轻易结案,只要我找到证据,我们可以……”

    “不好意思,打断一下。”

    姜慕白实在听不下去,这位沈警官的确是个好警察,但他太幼稚,连交浅言深是大忌的道理都不懂。

    因为姜慕白与叶南风结仇,就在潜意识里认定姜慕白会站在叶南风对立面,帮助他对付叶南风?虽说姜慕白的确不打算放过叶家二代,但沈鸿不该这样想,更不该把他的想法说出口,他早该看清这利益关系错综复杂的定武城里,不只有黑与白。

    打断沈鸿后,姜慕白酝酿片刻,继续说道:“先,你是警察,我是武修,我们之间有很大差异,当我们面对同一个问题,或者说同一个仇敌时,你的想法可能是搜集证据将他绳之以法,而我的想法比这简单,我会静心修炼,然后一剑挑了他的人头。”

    “其次,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满腔热血融不了冰山。沈警官,有时我们想改变环境,必须要先融入环境,站在问题之外以批判、仇恨的态度去看待它,你很难了解到产生问题的根源,也就不可能真正解决问题。这是一点经验之谈,如果你不认同,就当我胡言乱语。哦对了,我有份礼物给你。”

    姜慕白不想再讨论这件事,所以没给沈鸿留下辩驳的机会,说完立刻跳转到下一个话题。

    他取出一封请帖,在空白的宾客姓名处填上“沈鸿”二字,随后将请帖递出,说:“我的拜师宴在三天之后,这是请帖,到时,定武城里有头有脸的人物都会来。叶南风……可能会来。”

    沈鸿看着请帖,迟疑不定。

    见沈鸿面色犹疑,姜慕白只好把话挑明:“叶家和血刀帮不可能杀光所有对立者,还有许多人对叶家心存不满,他们不愿摆明车马跟叶家对着干,但未必不会给你提供一些线索,说几句话就能让仇家麻烦缠身的好买卖,谁不愿意做呢?而且,宾客名单由我师兄制定,能来参加拜师宴的人,不会畏惧叶家报复。”

    沈鸿恍然,伸手接过请帖后,神色古怪地问了一句。

    “你二十岁?”

    “二十一。”姜慕白又往他手里塞了张纸,“这是你给我的护城奖金申请表,记得把我的奖金带来。”

    沈鸿深深看了姜慕白一眼,沉声道:“我明白,你杀了叶南风的狗,我给你送护城奖金,等于表明态度,这样一来,就算我不主动去找那些跟叶家有仇的人,他们也会来找我……对吗?”

    姜慕白眨眨眼,违心地点了下头。

    其实他没想这么多,他只是缺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