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不要飞升 > 第四十二章 画中人(为传奇盟主的新年礼物加更~)
    上司有令,不得不听。

    沈鸿抽走丁彪揪着的袖口,收起录音笔和记本,跟着鲍金波走出病房,他心事重重,没注意鲍金波出门时扭头给守在门边的警员递了个眼神。

    “鲍队……”

    “小沈,跟我出去走走,这医院里边不干净,而且人多眼杂,不方便说话。”

    沈鸿刚开口就被鲍金波打断,只能保持沉默,一路跟着鲍金波下楼,走上住院部通往医院大门的步行道。

    此时天色已暗,医院里路灯较少,照明不足,显得周遭影影绰绰,看不清晰。

    走出几十步后,鲍金波忽然止步转身,以不容置疑的语气说道:“小沈啊,最近你太辛苦了,要注意身体啊!我看,南郊公园旧址那个案子,交给小吴去办吧。”

    沈鸿斟酌几番,回道:“鲍队,我身体很好,扛得住。这个案子我已经有眉目了,再给我两天时间,我一定查得清清楚楚,办得漂漂亮亮。”

    “哎呀,怎么跟你说呢,小沈,我让你把案子转交给小吴,可不是在跟你商量。”

    鲍金波咧了咧嘴,取出一封请帖,朝沈鸿晃了几下,说:“这是聚英馆送来的请帖,丘馆主要收姜慕白做关门弟子,我刚得到消息,说叶家下午就派了位管家去聚英馆赔礼道歉。喏,姜慕白的拜师宴在三天后,拾海楼,到时候定武城里有头有脸的人物都会出席,连署长都要去捧场。我这么说,你懂了吗?”

    沈鸿懂了,但他装作不懂。

    “这跟城郊的凶杀案有什么关系?涉枪案啊鲍队,这么大的案子破不了,主政官脸上也挂不住吧?”

    鲍金波嗤之以鼻:“昨晚那么大雨,除了我们还有谁知道?反正报社那帮混球不知道。涉没涉枪,结没结案,还不是我们说了算。小沈啊小沈,你怎么就不懂呢,叶家跟聚英馆讲和,这对咱们来说是最好的结果,你何必没事找事呢?”

    沈鸿早就见识过鲍金波的无耻,但还是没料到他能穿着警服讲出这样狗屁不通的话。

    “鲍队……”

    “行了行了,不用说了,案子转给小吴,有别的任务给你。”鲍金波很不耐烦地摆了摆手,“今天中午署里接到警治厅的电话,1字头,说是过两天有队秘警要来。署长点名要你负责接待他们,另外,配合他们调查、追捕反抗军。”

    署长点名,沈鸿想推也推不掉,无奈之中只好点头答应。

    “这事儿可比涉枪案严重,你可别辜负署长对你的期望啊,行,我回署里,你去跟小吴交接案情吧。”鲍金波意味深长地叮嘱一句,自顾自往医院大门走去。

    沈鸿点上一根香烟,盯着地灯光束中环绕盘旋的飞虫看了会儿,扭头往住院部走。

    趁着案子还没转交,他要抓紧最后一点时间从丁彪嘴里问出更多线索,只要证据确凿,就算鲍队收了黑钱,也不敢罔顾事实——如果他敢,沈鸿一封举报信寄到邺都,就能扒了他这身皮。

    走到住院部楼下,沈鸿把烟屁股扔进垃圾箱,正要跨上台阶,忽然眼前一花,紧接着听见一声大响。

    这是种成分复杂的撞击声,除了肌肉与大理石台阶的碰撞,还有骨骼断裂和内脏破碎的声音。

    沈鸿僵在原地,呆呆看着脚下的丁彪,看见他拖着呈诡异角度扭曲的胳膊,顺着台阶往下翻滚,看见他七窍流血,挣扎着闭合嘴唇。

    除了恼人的蜂鸣声,沈鸿什么都听不到。

    听不到尖叫声,听不到医院警铃声,听不到医生护士的喊声,只有嗡嗡一片的蜂鸣声。

    被冲下楼的警员推开时,沈鸿终于听到别的声音。

    他听到丁彪在呐喊。

    “我才二十二,我不想死啊警官!”

    ………………

    “叮铃铃——”

    放学铃声响彻教学楼。

    得知哥哥来接自己回家后,姜徽音高兴得一蹦三尺高,惊人的弹跳力让姜慕白吃惊不小。

    被褥枕套由学校统一放、清洗,所以寝室里要收拾的东西不多,姜徽音背着塞满教科书、习题册和课外书的书包,左手拎着兔笼,右手拎着装有换洗衣物的帆布袋,蹦蹦跳跳下了楼,先跟宿管大妈说了声再见,而后兴冲冲奔出宿舍楼。

    兄妹俩出了校门,找了家餐馆吃了晚饭,然后沿着小路往家走,姜徽音好像有说不完的话,一路上叽叽喳喳讲个不停,快走到家时,又分享了一个刚生不久的趣闻。

    “哥,我跟你说喔,今天下午美术老师给我们布置课堂作业,让我们画自己最喜欢的人,然后温奥宇追着毛大可画,把她画成了花脸猫,洗了好久才洗干净,嘻,毛大可都气哭了!”

    “喔~温奥宇喜欢毛大可,所以追着她画?你们语文老师有没有生气呀?”

    姜慕白不愿让姜徽音像曾经的自己一样过早失去童真,所以尽管他对姜徽音分享的趣闻不感兴趣,还是做出夸张的表情进行回应。

    “没有啊,咦,是美术课呀,为什么语文老师要生气?”

    “因为以小温同学表现出的阅读理解能力,会被人评价为‘语文老师死得早’喔。”

    “哈哈哈。”姜徽音笑得像个男孩,爽朗大方,笑完她神秘兮兮地问,“哥,你要不要看看我的课堂作业?”

    “嗯?”姜慕白微微一怔。

    “给你看!”姜徽音放下兔笼和帆布袋,从书包里取出一本书,然后小心翼翼地抽出夹在书页中的画纸。

    画纸上,几种常见颜色构成一副极其抽象的水彩人物画,完全看不出画的是谁,但在画纸下方写有两个秀气小字:哥哥。

    姜徽音举着画纸,等着表扬,可等了半天没听见声音,疑惑地垂下手臂。

    “哥?”

    “好看,画得真好。”

    姜慕白接过画纸,转身背对姜徽音,快步走向路灯。

    “哥,你走反了啊,我们家在……”姜徽音忽然收声,提着兔笼跟到姜慕白身边,小声说道,“哥,门口有人。”

    姜慕白转身望去,看见一道略显颓意的身影倚在门边,一口一口吸着烟。

    “没事,是我朋友。”姜慕白拍拍姜徽音脑袋,走到家门前,问,“沈警官,有事找我?”

    沈鸿看了眼小丫头,按灭还剩半截的香烟,沉声道:“找你聊聊天,咳咳,跟你说个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