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不要飞升 > 第四十章 危机解除
    姜慕白足尖轻点支撑脚架,将自行车停放在路边,接着冲石山抱拳行礼:“石师兄,恕我眼拙,误会了,您是在等我吗?”

    “是。”石山目光落在姜慕白伤处,深深皱起眉头,“今天凌晨重案队来了馆里,领队警官姓沈,找我打听你的下落。”

    “沈鸿,沈警官?”姜慕白有些意外,按理说,重案队不该有这么高的查案效率。看来,逃走的那人已经投案自。

    石山点头:“对,他说你有危险,还说你可能涉及两起命案。”

    “两起?”姜慕白这时意识到,事情的展与自己的设想有所不同。

    “童阿七死了,他留了封遗书,说他愧对叶家,不愿苟活,所以用所有积蓄买你的命,然后上吊自杀。沈警官不肯开口,施师弟只能打听到这些,师父担心你的人身安全,派我过来照看。”

    石山言简意赅说明了情况,让姜慕白有种拨开云雾见青天的感觉。

    丘馆主没有理由去关心一个兼职靶师的死活,特意派来大弟子保护照看,说明他有将姜慕白收入门下的打算。

    进了聚英馆内门,姜慕白就不再是命如草芥的贫民,除非叶南风得了失心疯,否则他不可能为一条宠物狗对聚英馆宣战。

    “姜师弟,我想问你一件事,希望你跟我说实话。”石山看看左右,见周围没有行人,压低声音问道,“昨晚城郊死了七个,是你杀的?”

    姜慕白念头飞转,在不能排除“石山是在录音取证”这一可能性的前提下,他迅编出对自己最为有利的答复。

    “昨晚我在亭子里避雨,一共有八人要围杀我,其中有两人是血刀帮的武修,都是开窍期,可能开了五窍,也可能是七窍。”

    “这两人,一人用钢丝手套和枪,另一人用刀,他们先杀了其他人再对我出手。我拼死反击,贴身缠斗戴手套拿枪的开窍武修,夺了他的枪,爆了他的头,但是我也被卸了左臂,胸前中了一拳。”

    “受伤之后我不是持刀武修的对手,所以我边打边退,退到了亭外,当时下着暴雨,我运气很好,趁着他脚下打滑踢断了他的左腿,然后……我当时很激动,多开了几枪,等我再回到亭子里时,地上尸体少了一具。我受了伤,又很害怕,丢下枪就跑了,等到今早才去正气堂开药,正打算去警署报案。”

    姜慕白算过,他昨晚在亭子里爆头用了一子弹,退出亭子后打空一,再加上持刀武修身上四个弹孔,正好六子弹。

    至于他“扔下”的左轮枪消失不见,跟他有什么关系?

    具有欺骗性的谎言,往往都是九真一假,让假的也变成真的。

    “哦,嗯……不错。”石山冲姜慕白竖起大拇指,眼神中满是欣赏,“你不用担心,也不用去警署报案,好好养伤,我会让叶家给你一个说法。”

    “给我一个说法?”姜慕白假装愣住,故意卖傻。

    “哦,说这么多,都忘了正事。”

    石山右手探进衣袋,取出一封帖子,双手递出,等姜慕白郑重接过帖子后,他清了清嗓子,说道:“姜师弟,这是拜师帖,师父想收你做关门弟子,如果你愿意,就在帖子上签名。”

    这回姜慕白是真愣住了,哪有这么收徒弟的?连拜师帖都准备好现成的,让他签个字就算完事?

    “石师兄,这……”

    石山轻拍姜慕白肩膀,爽朗大笑:“哈哈,当初我跟你一样吃惊。习惯就好,咱们聚英馆就是这种风格,既然要广聚英才,何必讲究那些繁文缛节。我代师父问你一句,可愿入我聚英馆门下?”

    姜慕白搜肠刮肚,总算想出一句合适的回应,他双手作揖,忍着伤痛微微鞠躬:“仰慕已久,求之不得!”

    “哎别别别,不用行礼,刚跟你说的,咱们聚英馆不讲究这些,就是拜师宴上你也只需捧一杯清茶。”石山回想起自己拜师时的场景,感慨道,“当初我拜师时要下跪磕头,师父一下把我拽了起来,他说尊师重道应当放在心里,下跪磕头都是陋习。”

    听石山这么说,姜慕白心里更加舒坦,于他而言,下跪磕头可不是件容易的事。

    “好啦,从现在起,你就是我家小师弟,谁欺负你,你告诉我,我揍他!”

    石山说了句玩笑话,接着说回正事:“择日不如撞日,今天我就请帖,拜师宴暂定三天之后,如何?”

    姜慕白露出自内心的微笑,说:“但凭师兄安排。”

    “行,那你先跟我回馆,跟我一起拟定宴请名单,有哪些你想请的人,告诉我,我都张请帖。哦对了,我有瓶青玉断续丹,就当是师兄送你的见面礼,你拿去日服两粒,不出一周,就能让你两根断骨闭合痊愈。”石山说完,单手提起自行车往聚英馆所在的方向走,成人自行车落在他手里像是塑料制成的儿童玩具。

    青玉断续丹价值贵重,姜慕白不想欠下太大人情,但他迫切希望尽快恢复,所以没有矫情客气,心里记住石山的恩情,诚恳道谢:“谢谢师兄,等我伤好了我来找您请教。”

    姜慕白早就听刘龙虎说过,石山和施广闻都是武痴,要是跟他说以后还钱或还一瓶青玉断续丹,那就太俗了。跟他说伤好以后找他请教陪他练拳,就像文人交好互赠笔墨,绝没有冒犯的意思。

    “好啊!”石山畅快大笑,“正巧,那天你跟施师弟打了个平手,师父说我技击水平不如你,我心里可不服气,等你伤好了,我们比一比,看看小师弟你能不能让我心服口服。”

    “大师兄说笑啦,我只不过学了点皮毛。”

    “学点皮毛就能反杀两个开窍期武修,小师弟你可真是天生杀神。”

    “运气好,运气好而已啦。”

    姜慕白跟石山一路闲聊,回到聚英馆后彻底放松,连吃两碗宽面。

    不必再担心叶家二代的报复,连胃口都好了不少。

    到了傍晚,姜慕白在聚英馆门前找了部黄包车,直奔萧山文武学校。

    危机解除,该接小丫头回家了。

    想想姜徽音先前委屈的模样,再想想一会儿她的惊喜雀跃,姜慕白心情大好。

    唯一的遗憾是,那张取证记录表交不出去了,因为童阿七已经死了。

    姜慕白闭目回想沈鸿恳请的眼神,无奈摇头。

    那位沈警官,现在应该很头疼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