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不要飞升 > 第三十三章 请君入瓮(上)
    清晨第一缕阳光洒落天幕时,聚英馆弟子已在练功房集合完毕。

    面对睡眼朦胧呵欠连天的外门师弟们,二师兄施广闻老生常谈,又讲起武圣王晁前辈的故事。

    “王晁前辈出生在新灵前十八年,自幼崇慕武道,但他天资有限,拜访了十多家武馆都没有一位武师愿意收他为徒。但是王晁前辈没有放弃,他坚持每日早起,登山练功,打完三套拳后刚好可以在山顶看到日出。”

    “后来,王晁前辈十八岁那年,灵气复苏,世界大变,王晁前辈成为了第一批修炼者,在武修的修炼途径上,他并不是走得最快的那一个,但他是最有毅力的那一个!结果,他成为了有史以来第一位人仙!”

    “所以说,天资不是最重要的,毅力、恒心才是最重要的!老话说得好,水滴石穿,量变引起质变!来,我们开始练功!”

    这故事大家听了太多次,早已没有热血沸腾的感觉,灰色队列中,一个爱挑事儿的刺头嚷道:“施师兄,我爷爷说你讲的这些叫心灵鸡汤,骗人的!武圣王晁生在武学世家,他姥爷是旧时代武学泰斗,他爹是重量级拳王的教练,他从小练功,要什么有什么,而且,他明明天资过人,四十岁就铸成内天地啦,就算放在今天也能震惊世界啊。”

    施广闻这三十年走得坎坎坷坷,暴躁脾气早被消磨干净,因此被师弟反驳也不着恼,宽容地笑了下,说:“不管是真是假,让你们勤奋练功总不会错,这是为了你们好。你觉得我在骗你,那咱们不说王晁前辈,说说当世武道宗师,‘降魔杵’玄心法师,‘太极剑’朱守义,‘平天锏’赵夜阑,‘三心两意刀’刘中千,不都是厚积薄发、大器晚成么?”

    不等刺头师弟开口回话,施广闻做出手势示意他不要再说。

    “好了好了,开始练功!”

    聚英馆传承有三,拳、剑、棍,外门弟子必须掌握三门基本功,练过一套拳法,一套棍法和一套剑法后,灰衣弟子们各自散去,先前跟施广闻顶嘴的刺头跑上二楼,进了从前往后数第二间房。

    “石师兄,早啊。”刺头点头哈腰,嘿嘿笑道,“你让我盯着姜慕白,我盯了,可是他好像知道我在跟踪他,嘶,昨晚我跟到龙津街就跟丢了。”

    石山点点头:“嗯,说说看,他这两天都做了什么,状态如何?”

    “这……”刺头挠挠后脑勺,迟疑道,“我听陈政说,他这两天就跟之前一样,早上去萧山文武学校门口卖早餐,卖完早餐来咱们演武场看书,看那个,那什么未解之谜。哦对了,他还把他妹妹送去住学校宿舍了。”

    “好,你去忙吧。”

    石山挥手打发了师弟,站到需一人合抱的粗厚木桩前,喃喃自语:“把家里小孩送去学校宿舍,说明他知道自己可能有危险,但他还是不慌不乱,这小子心性真是不错。扛过今天,就通过了师父的考验,不过,他表现越好,师父越欣赏他,叶南风对他就越是除之而后快。叶南风,叶南风……”

    “咤!”

    反复念叨几次叶南风的名字后,石山陡然变色,一拳轰在木桩上。

    木桩离地而起,整间屋子像地震般颤动。

    ………………

    正午时分,一间外墙涂有红色油漆的平房内,童阿七打开钱袋,将袋子里大把现金展示出来。

    为了营造视觉效果,他特意把二十万元酬金从两百张紫钞换成两千张蓝钞,晃得围在身旁的小流氓眼花缭乱。

    “咕咚”

    领头的地痞咽了口唾沫,结结巴巴地说:“童童童老大,弄死那小子,二十万都给我们?”

    “对。”童阿七笑呵呵地点头,“不过,姓姜的小杂种是个开窍武修,你们恐怕不是他的对手,所以,我特意给你们请了两位帮手。”

    说着,童阿七指了指身旁两名神情冷酷的汉子。

    “这两位都是开窍期的好手,这两天姓姜的到了晚上就会骑车去城郊,等他出了主城区你们就动手!”

    “开窍期?这……”

    地痞们面面相觑,领头的壮起胆子,问:“童老大,我们几兄弟加起来也不是开窍期武修的对手,您都请了两位开窍期武修,何必还要花钱让我们动手?”

    “你傻啊,这两位可是血刀帮的高手,万一重案队查到些什么线索,难不成要他们去坐牢?姓姜的得你们动手要他的命,明白吗?杀了他,你们带上钱回乡里避一避,等风头过了再回来。来,先拿一半,去三全巷听春苑找点乐子,等着晚上干活!”

    童阿七嘿嘿奸笑两声,从袋子里抓出十沓百元蓝钞,分别塞进几个混混手里。

    几个小混混从没见过这么多钱,再想想三全巷里那些美若天仙的漂亮姐姐,一个个头晕目眩,哪还想得到其他,立马顶着胯下的小帐篷,哄笑着出了门。

    等到这伙地痞出了屋子,童阿七神情转冷,不屑至极地往脚下吐了口浓痰。

    “蠢货就是蠢货,命都快没了还这么高兴。”童阿七心中冷笑,“凭你们也配拿钱,也敢拿钱?拿吧,有命拿,没命花!”

    站在童阿七身旁的一个开窍期武修从腰后取出柄尖刀,刀身漆上了有色涂层,猩红一片。他用锋利的尖刀修了会儿指甲,说:“童先生,老大让我们听你吩咐,你说吧,晚上要我们怎么做?”

    “简单,先杀了姜慕白,再把这伙自称‘拳头帮’的小瘪三宰了,记得布置现场,伪装成拳头帮围杀姜慕白结果跟他同归于尽的样子,重案队信不信无所谓,留下尸体背黑锅就行。”

    童阿七说完,阴恻恻地补充道:“少爷的意思是,惊鸿死得痛快,就让他也死得痛快。不过,劳你们二位帮个忙,别让他死得太便宜!”

    “懂了,放心吧。”手持血色尖刀的开窍武修微微点头,露出一抹冷冽笑意。

    他的眼神和笑意让童阿七心底发寒,但想到那个不知死活的姜慕白很快就要横尸街头,童阿七的心情不由地愉悦起来,他把剩余十万交到持刀的开窍武修手中,哼着不着调的小曲,一步三晃出了门。

    温言对酒说

    感谢ChiKwang堂主打赏~~求推荐票~~~哇新书签约榜掉出20名外了,惨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