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不要飞升 > 第三十二章 熟能生巧
    如老黑所说,黑人族群在定武城的处境确实糟糕。

    即使在一百年前,信息传播极为便捷的时候,都有“造谣一张嘴,辟谣跑断腿”的说法,更何况现如今?

    由于他人的偏见,老黑和他的族人既不能找到正常工作,又不能分到适合耕种的农田,而且严苛的户籍管理制度禁止他们迁离定武,于是黑人们只能进山狩猎,靠着正府发放的基本工资和售卖猎物的收入艰难度日。

    一个合格的猎人要养活自己不算难事,但要养活无法从事生产的一家老小可就难了,为了生存,为了拥有更好的生活,猎人们铤而走险,有的生擒魔化生物,驯化出售,有的趁着与魔怪战斗的机会掩埋枪支,假报损毁,消除枪支序列号后私自贩卖。

    这不是一个人能完成的工作,必然有一个完整的体系,有一个分工明确的团伙。

    而眼前自称老黑的光头黑人,很可能是负责枪支销售的关键人物。

    姜慕白将信将疑,问:“你这么光明正大地卖枪,就不怕我向重案队举报?”

    老黑撇嘴,满不在乎地笑:“举报又能怎样,我有猎人资格证书,我这是合法持枪,至于我刚才说的嘛,喝醉了说点酒话,还能当作证据?”

    贩卖枪支卖出了名气还没被关进监狱,这老黑肯定有些手段,绝不会像他说的那样简单。

    不过,别人的行业机密,哪有那么容易套出来,姜慕白很干脆地问:“左轮和猎枪弹容量太小,容错率低,还有没有别的?”

    “别的枪?有,不卖。”老黑轻拍吧台上的左轮,“虽说比不上临海那边活跃在抗魔前线的猎人,不过真要是碰上大型清剿任务,我们至少能申请使用步枪和榴弹发射器。但是那属于二级武器,审查很严,不可能拿出来卖。”

    “自动装填手枪呢?我习惯用9毫米或者5.8毫米口径的,有吗?”姜慕白对步枪不感兴趣,他需要的是能够随身携带且易于隐藏的防身武器。

    “嚯,是个行家。”老黑拍了拍巴掌,摇头道,“我们不用那玩意儿,容易卡壳。再说,对付魔怪,还是转轮手枪的杀伤力靠谱。”

    姜慕白微微蹙眉,略感遗憾,左轮枪和半自动手枪各有利弊,严格来说其实半自动手枪的安全性更高,因为左轮枪密闭性不强,至于卡壳哑弹之类的问题,有熟练度即可排除。

    说到威力,左轮枪要发挥威力得用大口径开花长弹,加大口径是为了给弹头增重提升动能,弹头开花是为提高停止作用,此外还要额外装药提高初速,这就使得开枪时后坐力大增,牺牲了射程与准确性。

    好在手枪的定位本就是近距离自卫武器,左轮枪也不是不能接受。

    不过,吧台上这把左轮,外形与使用.44马格南子弹的柯尔特巨蟒相似,全长超过三十公分,并不符合姜慕白的需求。

    这把枪,太大了,不方便随身携带。

    想了想,姜慕白问:“有没有小一点的左轮?最好是8发弹容的战术左轮。”

    “明明是转轮,为什么你一直说左轮。”老黑小声嘀咕一句,终于没再摇头,“小一点的有,但没有你说的战术左轮,嫌弹容量不够,你就买两把呗。喂,你带钱没?”

    姜慕白双手交叉,压住伸手摸钱的冲动,面不红心不跳地说了个谎:“只带了一千。”

    “一千就一千,拿来吧,这不是定金,是你请我喝酒,懂吧?”老黑抛出一个大家都懂的眼神,“留个地址,明天或者后天有人给你送货,到时把钱交给他就行。”

    原来如此,姜慕白心中了然,酒馆里谈什么都作不得数,就算他向重案队举报也毫无意义,至于过来“送货”的人,估计是老黑族群里的老弱病残,即使被重案队抓个人赃并获,大不了进牢里蹲着,还能管吃管住呢。就算判处死刑被枪毙又怎样,吃不饱饭的人,往往不会对法律有太多敬畏。

    姜慕白拿出自己的钱包,取出十张百元纸钞放在桌上,半开玩笑地说了句:“还没谈拢价钱呢?小点儿的枪,是不是该便宜点?”

    老黑大手一挥:“价钱不用谈,我说了算。两把,六万,子弹一百一发,不要拉倒。”

    “那我凑个吉利数吧,子弹要六十六发,一共六万六千六,我会把钱准备好。另外,我需要练习,你们应该有靶场吧?”姜慕白说话时盯着老黑,见他表情没有丝毫变化,心中确信他真是本地人,而不是“老外”。在西方文化里,666可不是什么吉利数字,恰恰相反,666是魔鬼、撒旦的象征。

    “有,五百一小时。”老黑狮子大开口。

    “行。”姜慕白做事向来爽快,交了定金并留下地址后扭头就要走。

    “喂,等一下。”老黑叫住姜慕白,目光耐人寻味,“你当过兵?”

    “你觉得呢?”姜慕白给了个模棱两可的回复。

    老黑砸吧砸吧嘴,说:“能不能告诉我,你买枪干嘛?”

    “不能。”姜慕白答得十分果断,说完转身出门。

    光靠两把手枪还不够,抓紧时间修炼、尽快提升实力才是治本的法子。

    若是姜慕白像石山一般淬体大成,就算没有靠山,叶南风要报复他也得掂量掂量,为了一条狗,到底值不值。

    若是姜慕白像丘馆主一般跨入第三境,童阿七早上就该脱掉上衣来“负狗请罪”了。

    用了一天一夜的时间以灵气温养窍穴,姜慕白巩固新晋境界,将目标放在下一处窍穴,静心等待下一次开窍的时机。

    第二天夜里,裹头巾戴口罩的黑人老妪带着两柄质量还算合格的仿制左轮来到龙津街,将包裹送到姜慕白指定的棋牌室内。

    完成交易后,姜慕白带着两把仿制左轮,骑着新买的自行车赶往老黑酒馆。

    太久没用枪,得找找手感。

    城区里不能随意开枪,深林里可能遇到魔化生物,还是在靶场里练习最安全。

    两个小时后,简陋靶场内,姜慕白双枪回袋,满意点头,掏出五百递给瞠目结舌的老黑。

    “我不收你钱。”老黑盯着十二张纸靶红心上的十二个枪孔,急忙摆手,“你……你能不能教教我?”

    “教不了。”姜慕白微笑摇头,“熟能生巧而已,哦,打开眼窍对射击有很大提升,如果有条件,不妨试试修炼。”

    老黑呆愣着目送姜慕白离开靶场,捡起散落一地的弹壳,低声嘟囔。

    “哪来的神枪手,该不会是反抗军吧?妈的,他要是反抗军,那可就……”

    温言对酒说

    (PS:我知道一定有人要问,所以提前解答。为什么要多此一举,在龙津街交易拿枪然后跑回酒馆找靶场?首先,老黑不会同意在酒馆内交易,贩卖枪支毕竟是重罪。其次,姜慕白也不会同意在酒馆交易,因为担心黑吃黑,所以,双方要在远离酒馆的地方完成交易。拿到枪以后,姜慕白有了防身武器,钱又已经付了,身上不带钱去靶场,不用太过担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