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不要飞升 > 第三十一章 老黑酒馆
    姜老板给钱给得爽快,车夫自然卖力,也顾不上吃饭,踩着踏板一路蹬了几十分钟,总算赶在天黑之前把姜慕白送到了城郊老黑酒馆。

    三轮黄包车停在酒馆前二十米处,车夫像大狗撒尿似的翘起一条腿,跳下了车。

    双脚着地后,车夫先揉了揉屁股,然后用泛着酸臭味的毛巾擦拭汗水,接着就地坐下,双手揉捏拍打大腿和小腿肌肉。

    “老板,到啦,前面那儿就是老黑酒馆。”车夫一边按摩放松双腿,一边对坐在车里的姜慕白说道,“干我们这行的都挺忌讳这个,不敢把车停那儿,您走几步呗?哦对了,先跟您说,这一块没路灯,只能靠我这电筒,所以回去得慢点。”

    姜慕白下了车,往前边看了一眼。

    从外面看,就是个普普通通的酒馆而已,为什么车夫不敢把车停在酒馆门口?

    “忌讳?怎么说?我第一次来,这里边有什么讲究么?”姜慕白问。

    “哦,您想啊,这老黑酒馆的常客都是猎人,也就他们才会在这鬼地方找乐子,那这些猎人三天两头往深山里跑,老是跟魔物打交道,总会受影响不是?要不然,哪有人能长成那样?肯定是跟那些魔化生物一样,魔化变异啦!”车夫缩了缩脖子,“也有人说他们天生就长那样,反正我是觉得不吉利。”

    姜慕白恍然,原来老黑酒馆是定武城猎人的聚会场所,难怪徐千算让他来这里碰碰运气。

    许多城市周边都有深山老林,森林内不仅有野生动物,还有魔化生物,运气不好的话,进山后可能遇上真正的魔怪。

    除非放火烧山,否则很难把躲藏在山林里的魔怪清剿干净,可魔怪不同于野生动物,魔怪嗜血疯狂,随时可能跑出山林袭击农户,有时甚至会奔走十几公里袭击城镇居民。

    林业畜牧部的山林巡防队力量有限,看不住大片山林。于是,一门几近消失的职业重新焕发活力。

    通过市政部门的考核评测,获得猎人资格证书,即可合法持有二级及以下级别武器。

    职业猎人每年需要完成相应业绩,才能获得正府发放的各种福利,并延长证书有效期。换句话说,职业猎人每年要进山林猎杀一定数目的魔化生物和魔怪才能保住自己的工作,既然是与非人生物战斗,人员和武器的损耗在所难免。

    至于这些“报损”或“消失”的枪械最后去了哪里,是埋在土里生锈,还是暗中流入地下交易市场?

    谁知道呢。

    “你在这里等我,不会太久。”姜慕白对车夫点点头,迈步走向酒馆。

    酒馆大门没开,但也没锁,姜慕白轻轻一推,挂在门后的铃铛叮当作响。

    下一刻,被十几道目光围观的姜慕白愣住了。

    瞬息之间,姜慕白猜到了“老黑酒馆”这个名字的由来,也明白了车夫所谓的忌讳与不吉利。

    酒馆内十几号人,从酒保到驻场歌手再到顾客,全是黑色皮肤。

    那车夫显然没有读过多少书,因为愚昧无知,所以产生误解,把肤色的不同归因于魔化生物。

    姜慕白没有种族歧视的倾向,因此他在少许惊讶后大步走向吧台,用发音不算准确的半吊子英语对酒保说道:“Excuse me,I’d like to have a glass of beer.”

    酒保瞅着姜慕白,掀起嘴唇,眯起眼睛,皱起眉头,只差额头三个问号即可构成黑人问号表情包。

    “Beer,drinking.”姜慕白开始比划手脚,这时坐在他右手边的光头黑人也对他摆出黑人问号脸。

    “你说人话行不?”光头黑人开口就是一句略带地方口音的普通话,把姜慕白当场镇住。

    “我……”姜慕白看看他,又看看酒保,咳嗽两声,“有啤酒吗?”

    酒保点头:“有,八块钱一斤。”

    姜慕白盯着酒保看了一会儿,确认他不是在开玩笑后,说,“那,给我来一斤。”

    “行。”酒保转身,哗啦一下抖开透明塑料袋,对着装在酒桶上的水龙头接了小半袋,接着塞了根吸管到塑料袋里。

    “来,八块。”酒保递出塑料袋,让姜慕白有些不知所措。

    看着漂在白沫上的吸管,姜慕白眨了眨眼,问:“没有杯子吗?”

    “噢,你要在这喝啊,我以为你带走呢。很少有人敢来这儿喝酒,都以为我们被妖魔诅咒了,妈的。”酒保咧嘴一笑,门牙在肤色的映衬下显得十分白净。

    酒保动作娴熟地把塑料袋里的啤酒倒进玻璃杯里,姜慕白接过酒杯,说:“你的普通话说得很好啊。”

    “普通话?”酒保面露疑惑。

    “就是第二域通用语。”光头黑人接过话茬,“我们在这儿出生,在这儿长大,还能说不好这儿的通用语?”

    在这儿出生,在这儿长大?

    这里面想必又有一段故事。

    生活在另一个时代,最大的惊喜就是日常生活里时常跳出的新鲜感。

    姜慕白瞥了眼光头黑人腰间枪袋里的左轮,和斜斜搭在脚边的双管猎枪,问:“你是猎人?”

    光头黑人顺着姜慕白的目光低头看了眼自己腰间和脚边,不答反问:“你想买枪?”

    “……”姜慕白不知该不该回答。

    “像你这样的生面孔,跑来这里无非就为了两件事,魔化生物,枪。现在冀州禁止饲养魔化宠物,那你就是来买枪的咯。”

    光头黑人说着,掏出左轮枪拍在吧台上,然后弯腰握住猎枪枪管,对姜慕白说道:“左轮三万,猎枪五万,谢绝还价。”

    “……”姜慕白低头喝酒,默不作声,他知道刀口舔血的猎人必然作风彪悍,可光头老哥这么搞,让他不得不怀疑这是不是钓鱼执法。

    “哦,忘了自我介绍,他们叫我老黑,这家酒馆是我开的。你刚才问我是不是猎人?我有猎人证书,但我不是猎人。如果你担心我是警察,那你就想多了。”

    老黑摸了摸自己的光头,怒骂一声。

    “草他妈的,你知道定武正府给猎人发多少工资吗?狗日的歧视我们,因为我们皮肤是黑色,所以我们只能干最脏最累最危险的活,只能拿最低的工资?你知道吗,我的同胞们,运气不好的时候连饭都吃不饱!”

    “所以,我们得想办法赚钱,魔化宠物是个赚钱的行当,但现在冀州禁养魔化宠物,我们想活得好一点,只能卖枪咯。”

    温言对酒说

    本书写未来架空世界,没有影射,没有涉政,没有敏感内容,请大家不要再在评论区和本章说里开404、作死之类的玩笑,拜托了,谢谢!